以巴衝突|美國自相矛盾與不作為 是導致衝突的間接原因

撰文:歐敬洛
出版:更新:

聯合國安理會5月17日召開會議討論以巴衝突,但因美國的反對安理會無法發表聯合聲明,以聯合國的聲音要求雙方停火。美國傳統對以色列的支持,成為以巴最新一輪衝突的間接原因。

圖為5月18日,以色列轟炸加沙地帶,大樓被擊中倒塌冒起濃煙及塵埃。(Reuters)

在1995年,美國通過一項法案,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但過去從未有總統願意把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直至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年代。特朗普決定把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至耶路撒冷,對以巴談判造成巨大負面影響。

耶路撒冷被穆斯林及猶太人視為聖城,也是解決以巴衝突中任何談判的重要部分。對支持巴勒斯坦建國的人而言,以色列對東耶路撒冷的控制是不可碰觸的紅線。

拜登(Joe Biden)當時批評特朗普的行為是短視,但他上任後並未有撤回有關決定。

在戈蘭高地亦同樣,以色列在1967年從敘利亞手中奪取了高地的控制權,被普遍視為非法侵佔。但特朗普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更派譴特使訪問約旦河西岸,以色列建立的殖民地艾瑞爾(Ariel)。

為感謝特朗普的支持,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特意把其中一個殖民區命名為「特朗普高地」。

拜登雖然曾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的殖民區表達抗議,但未打算進一步採取有效行動阻止。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曾在2月表示,以色列對戈蘭地區的控制「對以色列的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圖為5月11日,美國華盛頓,有巴勒斯坦的支持者示威抗議。(Reuters)

拜登政府繼承了過去對以色列支持的政策,白宮亦曾表示以巴問題並非美國外交的首要事項。華盛頓阿拉伯中心的學者穆納耶爾(Yousef Munayyer)認為特朗普已基本破壞了解決雙方衝突的兩國方案,但批評拜登在事件上缺乏領導能力,無法扭轉事態發展。

以巴衝突爆發後,美國雖然表明要求停火,請求中東盟邦介入調停。但面對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Hamas)的攻擊,美國卻稱以色列有權行使自衛,被視為向以色列的軍事行動開綠燈。

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上否決聯合聲明,同時辯稱「寧靜而密集」的斡旋會更有效,白宮的外交明顯出現自相矛盾的混亂現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