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工作新氣象:辦公室混合居家辦公 踢拖返工不再是夢?

撰文:梁凱怡
出版:更新: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雖然未完全消退,但多得疫苗逐漸普及,「打工仔」陸續回到辦公室工作。不過是否代表一刀切重回以往的工作模式呢?很多公司決定推行「混合模式」,結合傳統的辦公室辦公和居家辦公(work from home)。同時間,有公司甚至放寬辦公室的服裝守則規定,對習慣了穿休閒服飾居家辦公的人而言,絕對是喜訊。

公司重開辦公室的同時,他們也向員工提供了更大的彈性。舉例來說,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發信給職員,表示辦公室員工9月開始每週只需要到辦公室辦公三日,周三和周五則可以選擇居家辦公;Google容許員工每週有兩日自由選擇是否到辦公室辦公,部份人甚至將永久居家辦公。

圖為2020年11月9日,德國柏林有人居家辦公。(Getty)

也許是因為我們已經適應了居家辦公的節奏,也體會了省卻通勤時間的好處,不少「打工仔」都不希望居家辦公完全絕跡。旅遊科技公司薩布爾(Sabre)進行調查發現,7,500名員工只有約25%人希望沿用傳統工作模式,約30%人想居家辦公,剩餘的45%人則期望一週有一至兩日回到辦公室。

薩布爾的高層雖然曾經想當然認為員工到辦公室的場景辦公較投入,但最終仍然認為彈性工作安排較切合現實,因為很多人都要照顧幼兒或長者,或者已經於距離總部較遠的地方找到住所安頓下來。而且正如公司人力總監威廉斯(Shawn Williams)所言,於家中做試算表根本不成問題,員工到辦公室辦公是為了「跟團隊合作、做項目、集思廣益、成為研發推動力的一部份」。

不是所有公司都對「混合模式」無任歡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行政總裁戴蒙(Jamie Dimon)說過,他們想員工9月或10月回到辦公室工作,並且沿用舊有模式。不過這些公司可能就要面臨人才流失的問題。軟件公司OnSolve行政總裁赫林頓(Mark Herrington)提到,有應徵者堅持部份時間可以選擇居家辦公,「如果你想要頂級人才,那(居家辦公)就真的變成了一種要求」,「他們基本就是說『如果我不可以有點混合工作模式的環境,那我可能就不會(對職位)有興趣』。」

Betabrand的「正裝長褲瑜伽褲」看起似是有紐扣和扣眼的正裝長褲,但實際穿起來感覺似是瑜伽褲。(Instagram:betabrand_hq)

辦公模式有改變以外,我們對穿搭的要求也有改變。試回想一下,居家辦公期間你有多少時間是穿着睡衣埋頭於電腦面前工作?克拉納公司(Klarna)5月進行的調查發現,近半受訪的美國消費者回到辦公室時傾向穿較舒適的服裝。加拿大皇家銀行財富管理公司克萊門斯財富管理集團的執行董事克萊門斯(Gabrielle Clemens)稱,她的同事和顧客都是一身休閒的打扮,形容大家對衣着的期望已經改變。而她自己也不再穿尼龍和高跟鞋到辦公室。

要走於潮流的尖端,時裝品牌開始迎合「打工仔」的新品味。很多品牌縮小西裝的生產規模,提高褲子的彈性,甚至以「工作休閒」(workleisure)推銷他們的新產品。例如是Betabrand的「正裝長褲瑜伽褲」,看起似是有紐扣和扣眼的正裝長褲,但實際穿起來感覺似是瑜伽褲;主打職業女性市場的M.M. Lafleur則推出「可以穿上班的T恤」,根據品牌行政總裁拉弗勒(Sarah LaFleur)形容,「這不是你穿來睡覺有褶皺的T恤」,「這種T恤是用更厚的棉或絲綢製成」;Birkenstock也推出新版涼鞋,將傳統的搭扣換成魔術貼,感覺較以往更加適合穿來上班。

有公司因此放寬辦公室的服裝守則規定。床褥製造商ViscoSoft不再要求員工穿正裝襯衫長褲上班,容許他們穿束腳褲、緊身褲和長袖運動衫上班。連專門製作西裝的布克兄弟公司(Brooks Brothers)的行政總裁Ken Ohashi都穿得愈來愈休閒。他周一通常都會穿粗花呢外套(sports jacket),以「半正式」的狀態開始新一週,然後就慢慢穿起便服,例如是T恤、開襟毛線衫和卡其褲。

人力資源管理協會顧問辛普森(Angela Simpson)說,下一步要做的是如何放寬規定的同時,確保員工看起來體面。只是每個人的接受程度都不一樣。為美國政府工作的網絡反情報分析員普伊赫(Samantha Puig)捨棄了以往的黑色灰色套裝,改穿色彩繽紛的襯衣和Betabrand的「正裝長褲瑜伽褲」,卻換來男同事挖苦,「他們會說『周二是便服日嗎?』」因此有公司索情照樣要求員工穿正裝。Arch Global Advisors主理合伙人伊夫蒂哈爾(Sheraz Iftikhar)說:「我們想維持我們的文化」,「我們想回到疫情前的景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