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跨性別廁所爭議】性別中立廁所是世界潮流?

撰文:黃珮瑜
出版:更新:

美國多間大學都設有性別中立廁所,但在中小學則極為少見。位於美國洛杉磯的桑蒂中學(Santee Education Complex)相信是全美第一間擁有這種設施的公立學校。該校於去年4月將一個「女廁」的門牌換成「所有性別」(All-Gender),廁所內的一磚一瓦都沒有改動過,保留原有的15個獨立廁格。全校1,780名學生,無分男女,人人可以使用。

性別中立廁所的設立,對Alonzo(右)來說意義重大。(網上圖片)

這個改革對Alonzo Hernandez來講意義尤其重大。身為跨性別人士,Alonzo經常為使用男廁還是女廁,感到懊惱。有一次他進入女廁時被學校職員喝止,要求他出示身分證,證明自己是女生,令他非常難受。從那天起他盡量避免使用學校廁所,很多時候只能整天憋着。「我只想去廁所時,不用被人質疑我的性別⋯⋯學校猶如另一個家,每個人都應該感到自在。」

桑蒂中學踏出性別平權的重要一步。全賴學生在背後努力推動。有學生表示使用性別中立廁所時不會感到尷尬,又同意需要更多這樣的廁所,因為性別不應是二元對立,而是有許多可能性。不過有家長擔心男女共用廁所會引致性騷擾和欺凌等問題。校方向家長解釋,性騷擾和欺凌在其何地方同樣會發生,呼籲家長們無須過慮。

相關文章:捕獵者迷思 跨性別人士的私人空間

   上海初設無性別公廁

在中國,上海市綠化市容局在去年11月發布,上海首座男女均可使用的「無性別公廁」已在浦東張家浜濱河綠化帶完工,並開放試運行。

據官方介紹,公廁採用開放式格局,內部設置了男女通用的6個座廁及4個蹲廁。隔間空間較普通公廁大。每個廁格的門板上配置LED屏幕以顯示廁格是否已被佔用,廁位之間的隔擋高度逾2.8米,內部還有音樂播放等功能。公廁將全天候配置2名工作人員,以「儘可能滿足不同人群的如廁需要」。據說,這個設置是為合理配置公廁資源作試點,旨在減少女性如廁排隊的情況。但是不少女性卻說,在這裡上廁所的壓力比較大,主要擔心的是個人私穩。不過,浦東區無疑是在較為保守的華人地區中踏出了第一大步。

相關文章:特朗普推翻奧巴馬指引 跨性別學生將不受保障 教育部長抵抗

另外,香港大學亦在去年9月引入了一間性別中立廁所。位於本部大樓頂樓的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廁所以3三個牽手的彩虹小人作標記,小人由傳統的男性公仔過渡至女性,代表性別是一種光譜式的概念,而彩虹則是代表了性小眾社群LGBT。曾反對同性婚姻的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反對使用彩虹標誌,表示這「模糊性別界線,暗示有第三性的存在,從而挑戰香港主流性別及道德觀念」。又指港大不應使用公帑宣傳「具有爭議性的概念」。

港大發言人則表示,這行動與大學提倡的包容文化相符,而性別中立廁所則為性別二元以外人士減少被認為「入錯廁所」而產生的不便。

台南成功大學將學生活動中心的男女廁合併成無性別廁所使用。(台南成功大學)

   摒棄男女二元對立 用便器區分

台灣在尊重性別多元化方面,比很多國家和地區走得更前,不少公眾場所和大學都設有性別友善廁所。以台南國立成功大學為例,校方在2015年將學生活動中心的男、女廁合併成一個性別友善廁所,將男廁無遮無掩的尿斗加裝隔間,維護男士的隱私,避免尷尬。另外,廁所門不再貼上男女圖案,改用便器的圖案,例如蹲廁、尿斗和無障礙廁所,方便使用者識別,各取所需。

該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曾以問卷形式,收集使用者意見,絕大部分人的評價都是正面的,不少人更建議增設同類設施。

台北大安區公所亦設有性別友善廁所,除設置尿斗、蹲廁、坐廁等獨立廁所外,更另設親子廁所及哺乳室,供多元族群使用。

奧斯汀電影院性別中立廁所方案,由建築師Richard Weiss設計。(Richard Weiss)

   兩種設計 任君選擇

正當北卡羅萊納州的「公廁法案」鬧得熱烘烘,美國連鎖電影院阿拉莫( Alamo Drafthouse Cinema)計劃在即將開幕的德州奧斯汀電影院,設置性別中立廁所。其行政總裁利格(Tim League)早前更在Facebook公布兩款性別中立廁所的平面圖,給網民投票選出自己最喜歡的設計,並表明「我不想見到男人或女人的標誌」。

利格在Facebook稱:「我已經表明立場,就是任何人在選舉用哪個廁所時,不應受到偏見、暴力和羞辱。要改變一個人的想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希望透過改變廁所的設計,避免一些暴力事件發生。」

性別友善廁所聽起來非常破格,其實一點也不陌生。試想像平日到餐廳用膳或到酒吧消遣時,很多時候都遇上這樣的廁所,但你從來不會覺得被冒犯。為什麼當討論牽涉到LGBT性小眾群組時,就產生抗拒心理?這個問題值得反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