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着罪與渴 墨西哥城由水管而生的抗爭

墨西哥城吸乾了湖泊、河流,造就了繁榮,卻解不了幾個世代的渴。(網上圖片/Travis@Flickr)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經,墨西哥城建於湖上,城中人民以船隻於運河上往來。西班牙人攻打該城時,士兵迪亞斯在回憶錄中如此形容:「從水上升起,以石建成,尤如幻境。」俱往矣,現時水源離墨西哥城早已很遠,在陽光底下,墨西哥城如饑渴的仙人掌不斷澎漲:人口、城市規模、工業……吸乾了湖泊、河流,造就了繁榮,卻解不了幾個世代的渴。

墨西哥城吸乾了湖泊、河流,造就了繁榮,卻解不了幾個世代的渴。(網上圖片/Travis@Flickr)

在2016年一月末某個晚上,墨西哥城有四分一人扭開水喉,卻沒有一滴自來水,數百萬人在乾罕中踏入二月。

墨西哥城有兩個淡水源頭:300米深的地下水,及近百公里外的庫察馬拉河(Cutzamala River),以管道、水壩及水泵,經過漫長旅途運來。然而因輸水系統維修不善,令墨西哥城曾於去年初暫停供水,屬城中近年來最嚴重斷水事件。

  水喉無水 貧民劫水車

然而城中居民並無惶恐,過去5年,間歇斷水已屢見不鮮,居民早已習慣,特別是貧困地區,已視缺水為常態。城市七成人口每天只有少12小時的自來水,於最窮困的區分,18%人需等待數天才有1至2小時的供水。每逢斷水,城中民眾就惟有引頸以待,待水車駛至,把清水注入家中的水箱。貧民區的市民為水源,甚至會劫水車。水車司機巴斯克斯(Adrián Vazquez)表示:「他們絕望而憤怒,責怪我,只因我有水。」他表示一年中約被騎劫5至6次,「有時,我們嘗試晚上11時回家,但人群攻入水倉並拒絕離開,直至我們為他們的家送水。」

  水浸如汪洋 不可即如沙漠

其實墨西哥城並不缺雨水,每逢六月至九月的雨季,每每就會下幾場持續數個小時不止的雨,水浸亦是常事。2013年九月,城中每平方呎就有逾83公升的雨水從天而降,令城南的伊斯塔帕拉帕(Iztapalapa)的水浸逾人高,達1.58米,影響3700戶。

可望而不可即亦作如是解。這一片汪洋,對城中居民而言,只是一片沙漠:被污染的水源、管理不善的管道、滲漏、流失……地面是濕潤的,而水龍頭是乾涸的。患多又患寡,就是墨西哥城與水的永恆角力。

水浸對城市影響甚大。(維基百科)

  抽乾地下水 逼他城供水

隨着高速城市化及工業化,加上雜亂無章的城市規劃,令墨西哥城逐漸抽乾地下水。現時城市每年抽取13億立方米地下水,然而雨水及其它水源每年只能補足7億立方米地下水,地下儲水出現嚴重的「入不敷支」。因而需要向城外運來,先是附近的勒馬河(Lerma River),後是近百公里外的庫察馬拉河,供給城內三分一的水需求。

  一水難侍二城 爆發衝突

城市多年從庫察馬拉河不斷取水,為河流及河邊原居民帶來莫大壓力:為他城供水,令自身都供不應求。政府仍規劃把庫察馬拉河供水系統擴大,挖掘新河流,以補足被剝削榨取的地下水。然而住在附近的居民卻擔心莫名,盡力反擊力圖讓政府發展無從入手,引發連番衝突。

為保障水源的安全,本來屬於原住民的土地及來自庫察馬拉河的水源,現時已圍上了鐵絲網及派兵駐守。當地原住民組織Indigenous Frente Mazahua成員阿勞霍(Manuel Araujo)表示:「我們覺得被入侵了。我們本來被大自然圍繞,現在就被塔門及鐵絲網包圍。」

  水管爆裂 浪費四成清水

縱然水源緊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墨西哥城依然不斷浪費處理過的清水。據經合組織(OECD)數據,墨西哥城是耗水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於2012年,有44%的水被浪費。城內現時有逾1000公里長的主要管道,而次要管道亦有逾1.2萬公里。然而隨時日流逝,水管老化崩裂相當常見,部分甚至有倒塌危機。每秒鐘,於城中有11立方米的水白白流走。

  由平地運上高原 抽上高塔直衝而下

其中過長的輸水管亦是原因,清水透過3條直徑逾2米的水管,從2700米高的塔中直流而下,靠地心吸力推動水流流過百公里路程,而把大量水流抽上高塔,所需電費亦十分高昂,令供水成本增加。加上管道已有30年歷史,地震頻繁,水管更容易爆裂。

更甚的是,水管因滲裂而水壓降低,亦容易受外界的混着泥土髒物的污水沾染。現時墨西哥城成為購買樽裝水最多的第三大城市。

  貧富懸殊 窮人望天打卦

而水的議題更包含另一個關乎公義的問題:貧富懸殊。富人家家戶戶在屋頂儲水,而窮人斷水時只能望天打卦。據墨西哥國立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的塞萬提斯(Virginia Cervantes)去年發表報告指,富人和窮人的用水相差以倍數計:「在最窮困的地區,平均每人每日的用水量只是28公升。在最富裕的地區,則是約800至1000公升。」

  滲漏嚴重 帶臭蛋味

以城東的貧民區伊斯塔帕拉帕為例,當地的井水被重金屬污染,更面對嚴峻的水源短缺,從西面運來的水,早已被城西的富裕地區用光,加上中間的滲漏,來到伊斯塔帕拉帕已寥寥無幾。而東西之間的水壓亦相去甚遠,最富有的西邊,水壓是每平方厘米14公斤,而到城中心水壓已僅餘一半,來到東邊,每平方厘米水壓僅得500克。再者,縱有水涓涓流出,水質之差,不但帶有異色,更有臭蛋般的異味。據墨西哥非政府組織墨西哥水權組織聯盟表示,在墨西哥有1300萬人雖然有水,但水源被排洩物及重金屬污染。

  逐步改善 重新整頓系統

水管的整修不善,原因之一是政府的低效官僚,因此私有化水務管理亦是處理問題的一途。事實上,城中很大部分的供水於10多年前就已交由私人機構管理,其中數家外國企業助城市更新水管系統、改善繳水費方式及更準確描繪地底的供水及排污系統。

在計劃執行首7年內,水管滲漏就減少了7個百分點,收集到的水費亦大幅上升6倍。然而亦有組織質疑,私有化令水費上升之餘,公眾亦難以監察公司對水源的管理。

政府方面,於2000年,墨西哥城議會針對飲用水系統推出計劃,把供水系統依河流、鐵路、道路等劃分成段落,再加入水閘及測量水流裝置,控制水壓並偵察早期水管爆裂先兆,以圖更有效減少及監察漏水。現時墨西哥城的飲用水系統劃分成336個段落,並有效減少漏水情況。

市政府亦宣布將投資建造新水井,以圖收集雨水,為地下水補足水量,然而成效未知。要解決城中的水危機,必須多管齊下,由用水文化開始根除陋習,包括更換廁所沖水設備,以新型慳水設計取而代之。不少組織亦熱切研究復甦河道、湖泊等,希望為供水問題另覓出路。

(綜合報道)

<<【延伸閱讀】由水鄉變沙漠 氣候變化烤焦土壤 墨西哥城在乾枯中下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