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才是韓國財閥「打不死」原因? 朴槿惠命運與薩德的紐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三星集團「皇太子」李在鎔,因涉嫌向韓國總統朴槿惠閨密崔順實提供430億韓圜(約2.96億港元)賄款正式被落案起訴。回想4年前朴槿惠上台時,以「經濟民主化」口號上台,銳意打擊財閥,並成功將李在鎔堂兄、CJ集團總裁李在賢關進大牢,如今卻因間接收取李在鎔賄款勢將下台,可謂諷刺至極。

近年韓國逐漸意識到財閥壟斷產生的問題,不時作出「打老虎」行動,可是國家經濟依然由財閥掌控,巨企舵手入獄後總是能夠獲得總統特赦,出獄後沒事人一樣繼續在商界橫行。《孔子及他創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作者舒曼(Michael Schuman)認為,財閥在韓國多年來屹立不倒,可能是基於植根多年的儒家思想所影響。

《孔子及他創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作者舒曼認為,韓國財閥打不死與當地深受儒家思想影響有關。(舒曼Twitter)

舒曼憶述,「2006年當現代汽車主席鄭夢九因貪污醜聞被捕時,我致電一位在現代汽車公關部工作的友人。他震驚不已,告訴我這家韓國最大汽車製造商將陷入管治危機。」他當時不以為然,認為那只是令韓國政府放過鄭夢九的手段,如果是,他算是成功了,鄭判刑兩年後便獲特赦。可是他觀察韓國財閥20年後,發現友人說的是真相。這班惡名昭彰的財閥,也許面臨被起訴、受到海外投資者壓力或激起前所未有的公憤,「但除非束縛着韓國企業管理層、投資者和其他持份者的文化急劇改變,財閥幾乎肯定將繼續生存。」就連對財閥而言的致命打擊,三星家族「皇太子」李在鎔被落案起訴,也不會帶來任何改變。

舒曼指出,韓國的財閥較其他國家的「行家」更能抵受壓力。他們的估值往往低於國外競爭對手,現代汽車股價不及福特和豐田,而三星的市盈率則低於蘋果公司。細心留意之下,可以看到這班財閥大老無論罪行如何誇張,很多時都只被判處緩刑(見下表),而且罪成後不久便會獲得總統特赦。「總統特赦罪成財閥老闆成為常規,他們像是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回到昔日崗位工作。」

9年前的De javu

李在鎔父親李健熙2008年逃稅罪成後辭職,判刑年半後即獲時任總統李明博特赦,回到三星重掌會長職務。當年三星受查,李健熙解散了負責協調整個集團王國、有着控制塔作用的「未來戰略室」。李健熙獲特赦回朝後,重啟這個心戰室。日前李在鎔正式被落案起訴後,三星公布的第一件事,正是「解散未來戰略室」。9年前發生過的畫面重現眼前,三星從此由各家子公司董事局自行作出決策,這次變革能否為三星帶來真正改變,還時等到「皇太子」他日回朝後又再「無限復活」,值得拭目以待。

近年被韓國總統特赦財閥名單(只列部分)

財閥 原定刑期 實際服刑 提出特赦總統
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1996) 緩刑2年 - 金泳三
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2009)

3年

(緩刑5年)

- 李明博
現代汽車會長鄭夢九(2008)

3年

(緩刑5年)

- 李明博
SK集團會長崔泰源(2003)

3年

(緩刑5年)

李明博
SK集團會長崔泰源(2013) 4年 31個月 朴槿惠
CJ集團會長李在賢(2013) 4年* 4個月# 朴槿惠

後兩度獲減刑,最終判刑為2年半。#由於身體健康不佳及進行腎臟移植,總共服刑只有約4個月

深度閱讀:【專頁】三星王朝沒落?皇太子李在鎔為鞏固勢力 涉賄朴槿惠終落難

舒曼的作品《孔子及他創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舒曼Twitter)

大得不能倒

數年前有研究報告指出,以三星和現代為首的韓國10大財閥,2012年加起來的收入已高達946萬億韓圜,對比同年韓國1,237萬億韓圜GDP,高佔當地GDP近八成。舒曼亦認為,韓國財閥財雄勢大,是政府不敢妄動這批超級巨企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而據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去年發表的另一報告指出,「頭5位財閥加起來的收入,佔韓國2015年GDP 58%。政府官員口講改革,實際上擔心摧毀財閥會進一步打擊疲弱的經濟。」單是三星集團,已佔韓國近兩成GDP,經濟影響力舉足輕重。

將財閥當成王公貴族

然而他提出,在韓國根深柢固的儒家思想,才是眾財閥屹立不倒的最大原因。「自15世紀開始,儒家思想強調服從權威的哲學,深深影響着韓國人。在財閥之內,公司創辦人就是『帝王』,他和家人被當成貴族一樣,受到員工順從。」舒曼形容,他認識的一名三星員工,甚至會像「北韓媒體歌頌領袖金正恩那樣,讚揚李健熙如何英明。」

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被員工當成「帝王」般崇拜。(網上圖片)

財閥帶動戰後經濟奇蹟

儒家思想影響韓國企業生態,表面看似匪夷所思。為何儒家思想未對發源地中國產生同樣影響,甚至韓國作為經濟發展模仿對象的日本財閥亦然,偏偏只對韓國有效?

這點或許要從韓國的經濟發展說起。日本在二戰成為戰敗國,結束在韓國的統治。數年後兩韓陷入內戰,1953年韓戰終結,韓國人均GDP只有67美元,相對2,449美元人均GDP的美國,韓國實在窮得要命。現任總統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將軍,1961年當上國家重建最高會議議長,1963年當上總統,他誓要令韓國成為強國,為達到這個目標,他對企業軟硬兼施,時而恐嚇、威逼,時而提供貸款、放寬監管和減稅,恩威並施下,大力發展經濟。

如此一來,他帶起百廢待興的韓國經濟,同時創造出一班因而得益的財閥家族。三星和LG是少數例外,它們早在朴正熙上台前,已是當地10大企業之一。三星創辦人李秉喆較朴正熙年長,韓國非常着重論資排輩,他不將朴正熙放在眼內,兩人都不喜歡對方,這是題外話。

朴正熙領導下的韓國,經濟發展一日千里,同時造就一班財閥興起。(網上圖片)

朴槿惠上台後令CJ集團會長李在賢入獄,卻受他堂弟李在鎔行賄醜聞牽連勢將下台,實在諷刺。(網上圖片)

由67變3萬3

韓國自戰後經濟發展迅速,人均收入由當日的67美元,發展至今時今日的33,440美元(香港現時的人均收入為38,123美元;而中國則為11,850美元),正是有賴一班財閥的貢獻。他們是製造韓國經濟奇蹟的傳奇人物,亦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國民因心存感恩視財閥為「帝王」,其實不難理解,尤其是那批曾經歷貧窮時代的老一輩國民。當時韓國欠缺傳統的娛樂界,未有韓劇,也未有韓星,民眾注意力集中在財閥家族創辦人和會長身上,令他們成為當地英雄和名人,一舉一動備受矚目,令「儒家效應」得以進一步發酵。這心態與香港人崇拜諸位本地白手興家富豪頗為類似。

韓戰過後,韓國民眾生活艱苦,1953年人均GDP只有67美元。圖為美國士兵向韓國小孩分享食物。(網上圖片)

財閥與官員坐在同一條船

亦正是自朴正熙年代開始,政府與財閥關係變得千絲萬縷,股東、銀行家與官員根本隸屬同一利益集團,唇齒相依,自然無意弄沉這條船。而財閥之間亦因為股權交叉持股,令政府更加在「打老虎」事情上不敢輕舉妄動,以免弄垮經濟。韓國新一代對巨企多持批判態度,可是當大學畢業生被問及他們的理想職業時,大部分都會回答:進入三星、現代等企業工作。

韓國明知道當財閥規模越來越大,壓抑中小企發展,不利長遠發展,而公眾亦對官商勾結的狀況感到氣餒。然而只要財閥管理層、股東和銀行家一日尚未接受韓國沒有他們才會有更佳發展,他們依舊會繼續存在。

三星和眾財閥寫下韓國經濟奇蹟,亦是現代韓國人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圖為三星美術館。(三星美術館網頁)

【延伸思考】朴槿惠成也薩德 敗也薩德?

如上文所言,韓國總統、政府與財閥,本屬同一利益集團。而朴槿惠深受閨密崔順實影響這枚炸彈,早在她1997年初入政壇時,已廣為人知,多年來一直未被注視,為何突然在去年9月才被引爆?此外,她上台後先經歷世越號事發期間失聯7小時,以及向曾就世越號事件抗議藝人列入「演藝黑名單」兩大風波,總統職位仍未受動搖。為何突然會因「崔順實門」事件,被推至下台邊緣的境地?據三星集團掌控的韓國媒體指出,一切源於去年7月韓國跟美國達成協議,落實讓對方在韓國境內部署薩德反導彈防禦系統時種下的禍根。

報道指,韓國引入薩德惹怒中國,中方遂對韓國企業實施各項經濟制裁措施,令財閥在中國利益受損。中韓貿易額佔韓國經濟16.6%,眾巨頭為力保中國這個「大豪客」,權衡下只好與朴槿惠割席,透過旗下媒體大爆朴槿惠醜聞,企圖將她和薩德一起推倒。

可是最新又流傳另一版本說法。2月28日韓國國防部與樂天集團突然宣布,雙方簽署換地協議,樂天向國防部出讓星州高爾夫球場,以便軍方部署薩德系統,而國防部則將南楊州市軍用地塊轉讓給樂天。內地網站《新文頭條》綜合分析,認為由代理總統黃教安以至朴槿惠背後的各大財閥,堅決引入薩德的目的,是為了製造亂局來拯救朴槿惠和她的政商利益集團。

到底上述哪個說法才準確,甚至是意味着不同財閥借此事而角力,現階段暫時難以說清。唯一肯定的是,部署薩德一事,韓國政商利益集團之中看法極度分化,因此牽涉其中的事故只會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錯綜複雜。

深度閱讀:【專頁:薩德換地】樂天集團終讓地 美韓聯手部署薩德劍指中國

韓國示威者反對在當地引入美國薩德反導彈防禦系統。(美聯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