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電召孫子」盛行 「外判」老人的生活與寂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子欲養而親不在,是人生一大憾事;但子不在,又是另一種寂寥。

但如果說寂寞可以用錢解決,問題又是否不存在?印度出現「時租孫子」產業,將照顧老人的生活與心靈的工作「外判」。

印度「租孫」服務盛行,年輕人代替親生兒女陪伴老人。(印度時報:Sanjeev Verma/HT PHOTO)

過去5年,一個新興的產業在印度冒起,現在至少有5間公司招攬年輕人及專業人士,每個星期探訪老人幾小時,陪陪他們去超市購物、看醫生、讀報紙,或是單純聊聊天,原本由子孫做的日常瑣事,變成了服務業。

《印度時報》報道,這些「出租孫子」收費由1.5小時150盧比(約18港元),到一個月2萬盧比(約2377港元)作每周探訪不等。亦有由基金會資助的組織不收分文。

印度傳統文化中,照顧老人是家族中年輕一輩的義務。但這租孫服務卻漸漸待行全國。88歲的Subhadra Upadhyay的兒子為她租了一個「孫女」:「我們都開始遂漸接受這個新興產業,」她又指:「但我們都要面對現實,Bhavesh(兒子)也有他的家庭要照顧。」

Patil婆婆與大學生Ghag由租孫服務牽線,平日相處多為玩拼圖等,猶如真正的家人。(印度時報:Pratik Chorge/HT Photo)

   「她讓我不再寂寞」 租孫造就三贏

80歲的Chhaya Patil是名退休文員,每個下午她都會等她的「孫女」 --20歲的大學生Nutan Ghag和Patil婆婆並非親生婆孫,由老人護理Aaji Care牽線,她們之間的「婆孫關係」已持續了8個月。每日4小時的相處中,一半時間在玩拼圖和讀書等,到了傍晚便到附近購物散步,Patil婆婆小睡時,Ghag便會抓緊時間做功課,相處十足真正的家人。

「這(出租孫子)對雙方都很好。我的父母不住在城市中,但她(Patil婆婆)在身邊,令我不感到寂寞。而我陪伴着她,也可令她3個女兒工作時毫無壓力。」Ghag說道。

Ghag每月的酬勞約4000盧比(約475港元),可以幫她減輕學費和租金的負擔,「但我不是為了錢而繼續,我有時甚至會取消行程來陪伴她(Patil婆婆),她教了我很多東西,我和她築起的回憶會陪着我一輩子。」她說。

對Patil婆婆來說,年輕的Ghag已經成為了她真正的家人:「她讓我不再寂寞。」

印度老人人口比例相當高。(Getty Images)

   印度老人人口增加 出租服務有市場 

2011年印度的人口普查顯示,印度60歲以上人口超過1.03億,等於兩個韓國的人口;預計到了2021年老人數字更會上升至1.43億。而老年人口佔印度人口8.6%,是歷來最高。

也有情況是老人自己選擇「外判服務」,年屆70的Usha Arvindan和有糖尿病的丈夫就是一例,他們在探望朋友和印度教禮拜儀式時沒有人倍伴:「我發現我失去了社交生活,而且放棄了我想做的所有事情。」

登記了「出租孫子」服務後,他們再也不用擔心為他人帶來負擔,她的丈夫表示:「我覺得即使我們老了,也不需太依賴對方或其他人。」

這些老人護理公司歷史多數不足10年,他們指,服務旨在讓老人獨立,並以護理員代替子孫照顧他們,排解寂寞。「老人家不易明白,為何他們的家人不能倍伴他們。」其中一間公司創辦人表示。

(印度時報)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