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專題】直布羅陀語言之爭 新一代英語行先 本土方言沒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300年來,直布羅陀人一直心繫英國,拒絕「回歸」西班牙的立場堅定,但每當談到語言問題,直布羅陀人的態度竟然180度大轉變。直布羅陀現今是英語主導的社會,年輕一代已經甚少說西班牙語和本土方言,這樣或對語言文化的生存構成威脅。語言乃是民族文化的精髓,直布羅陀政府為捍衛自己的語言,又做了些什麼?

學者表示,直布羅陀年輕人主要說英語,只有70、80歲的長者才使用方言溝通。(Getty Images)

Yanito(又名Llanito)是一種混合英語和西班牙語的方言。直布羅陀人在對話中,一般由英語開始說起,然後他們會在英語中夾雜一些西班牙語。自1713年西班牙把直布羅陀割讓給英國,Yanito變成了直布羅陀人特有的溝通橋樑,也是身份認同的象徵。

由於直布羅陀與西班牙接壤地區十分接近,18世紀起兩地居民經常「兩邊走」生活,兩地通婚的家庭模式增多,人口流動頻繁,社會文化趨向「西班牙化」。據說,到直布羅陀工作的海外勞工大多來自意大利、馬爾他及北非等國家,他們懂少許英語和西班牙語,於是把兩種語言合拼,創出方言以便溝通。

延伸閱讀:【星期日專題】平行時空的香港? 直布羅陀拒回歸 迫出身份認同

直布羅陀旗幟(中)源自西班牙統治時期,西班牙王室批准直布羅陀使用的紋章。(路透社)

千禧世代雙語能力欠佳

二戰過後,英語在直布羅陀還未算普及,根據一項1950年代人口普查,能操流利英語的人僅六成,反而最多人說西班牙語和Yanito。但隨着西班牙佛朗哥政權於1969年無限期封鎖邊境,兩地關係急速惡化,通用語言開始有變,學習英語的重要性大大提升。

時至今日,直布羅陀的官方語言是英語;西班牙語、意大利語和葡萄牙語亦同樣通行。但大部分年輕人在日常生活中只說英語,幾乎不說其他語言。87歲的直布羅陀歷史學者本尼迪(Tino Benady)向《金融時報》表示,直布羅陀年輕人主要說英語,只有70、80歲的長者才使用Yanito溝通。他稱:「電視的影響力很大,我們以前只看西班牙的電視節目,小朋友現在從小學習英語,又觀看英語頻道的電視節目,所以新一代總是聽不明老一輩說什麼,他們常說『外婆不好意思,我不說西班牙語』。」

延伸閱讀: 文翠珊與圖斯克會晤商脫歐 承諾為直布羅陀尋求最好協議

直布羅陀與西班牙接壤地區接近,圖為一名婦跨越邊境,從西班牙進入直布羅陀。(Getty Images)

受英式教育薰陶 生活離不開英語

在直布羅陀,對什麼人說什麼話是一種學問。本尼迪指出,直布羅陀人會視乎議題和情況而決定用哪種語言交談,「當我們討論家事或足球就用方言,當我們議論政治和哲學等嚴肅話題,會說英語。」編寫直布羅陀方言辭典的作者史密斯(Tino Vallejo Smith)則表示:「有時候長者說話,如果他們不想身旁的年輕人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便會使用Yanito。」

分析認為,上一代的父母普遍在家跟孩子說西班牙語,是希望確保他們通曉兩種語言。但這一代人接受英式教育,日常生活又離不開英語,自然對西班牙語及本土方言比較生疏。

年輕人現在只會說英文,布羅陀首席部長皮爾卡多(Fabian Picardo)憂慮本土方言將會沒落。(路透社)

自己語言自己救 政府牽頭做榜樣

為了捍衛傳統方言,2016年直布羅陀政府設立了一所新語言學校,向學齡前兒童提供西班牙語課程津貼,鼓勵新一代學習西班牙語。直布羅陀首席部長皮爾卡多(Fabian Picardo)透露,直布羅陀內閣召開的所有會議都採用本土方言進行,「我們說話速度快,但每當宣讀會議決定時,都會轉用英語,會議記錄也使用英文書寫」。 

副首席部長加西亞(Joseph Garcia)對《香港01》表示,直布羅陀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政府旨在推廣雙語文化,因為學習雙語對年輕人有好處,為他們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01百科】Yanito與英文對照

Maot — money

Swish — light switch

Tipa — teapot

Penshi — pension

Mankina — machine

Kicks por si pega — just in case

Outside the back — offsid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