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非暴力抗爭 印度農民巨債壓頂走投無路 咬老鼠飲尿逼官回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咬生老鼠、裸體、飲尿⋯⋯印度德里連續第41日上演這吸引所有人注意的一幕。這不是一場怪胎秀,這是一場血淋淋的示威,揭示了印度農民無法逃離的悲慘命運。

有印度農民口咬生老鼠示威。(路透社)

產米量為印度第五大的南部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連月受旱災衝擊。這個超過4成人以農耕為生的邦份,現時正面對數十年來最嚴峻的農業危機。持續不降雨造成的旱災,農作物價格低迷及農業借貸的重擔,成為了壓跨農民的最後一棵稻草。

超過100名農民在約40日前抵達德里(Delhi),開始了一場長期抗爭式的示威行動。農民們異想天開的示威手法引來媒體廣泛報道,包括口咬老鼠及蛇、手捧頭蓋骨、剃去半邊頭髮、在總理府前裸體抗議,甚至威脅要飲尿及食糞等。

泰米爾納德邦首長Edappadi Palaniswami最終在周日(23日)回應,會滿足農民訴求,農民始在周一(24日)宣布會暫停示威活動一個月,若在5月25日前當局仍未作出行動,將會恢復示威行動。

又有人剃去半邊頭髮。(路透社)

   只是一場怪胎秀? 飲尿作威脅背後的血與淚

印度農民究竟為了什麼抗爭?事實上,當局承認自去年10月起,已有超過50名農民因債務問題而自殺,今次示威亦全因其令人瞠目結舌的手法,才迅速得到媒體及政府重視。農民手持人頭骨,喻意因債務而自殺的農夫生命,更舉行假葬禮。他們又口咬老鼠,表示生計再也無法維持,唯有吃老鼠生存。

「吃老鼠對我們來說並不新鮮,肉和雞,即使是米和豆也十分昂貴,我們也曾吃過老鼠咖哩。」其中一名參與示威的農民Palanichamy說道,又指他的姐夫在去年自殺前就是這樣過活。他表示,姐夫購買拖拉機和挖井作灌溉農地後,便而欠下無法償還的巨額債務。Palanichamy甚至將姐夫的頭骨掛在頸上,用來提醒自己。「現在我要照顧他的老婆,孩子和我的外母⋯⋯過去5年我只還得起利息。」

Palanichamy在泰米爾納德邦南部蒂魯吉拉帕利(Tiruchirappalli)擁有一塊4.5英畝大的耕地,原本種滿白米、甘蔗、豆和棉花,但在連月乾旱後,卻變成了一個「負資產」,欠下60萬盧比(約7.2萬港元)債務,但每個農民家庭(一般為5人家庭)的平均月入卻只有1700盧比(約200港元),他已經抵押了不少家中的金器,但距離還清債務仍是遙不可及。

在上周五,農民們行動再次升級,指政府若再不作回應便會飲尿:「我們在泰米爾納德邦根本沒有水喝,總理莫迪一直無視我們的乾涸。我們只好飲自己的尿去解渴。」P Ayyakkannu說道,他是國立南印度河流連結農民同盟的主席,亦是今次示威行動的領頭人。

農民在周六以飲尿抗議政府對他們的不聞不問,雖然有警察阻止他們,但仍有人飲下尿液,更威脅會在周日吃糞。「我知道吃喝自己的排泄物是令人發笑之舉。但政府又是否應為逼迫農民用上這種絕望的方法,而感到羞恥?我們只要莫迪與我們對話。」Palanichamy說道。而政府終於在周日作出回應。

示威者要求政府回應,否則飲尿。(VCG)

   今日的憤怒 源自地方與中央政府的雙重失誤

兩年來泰米爾納德邦雨量持續低迷,1月時政府宣布全邦進入旱災狀態,地方政府向中央尋求4000億盧比(約482億港元)紓困金, 但最後中央只向受災農民提供一筆174億盧比(約21億港元)紓困金,分予邦內超過3200萬的農民,即平均每名農民僅分得65港元的紓困金。印度清奈高等法院在示威進行到第23日時,命令地方政府免除所有來自農民協會銀行旗下的債務,不論其農地大小;先前政府只免除了擁有5英畝以下農地的農民債務,但農民有不少借自國立銀行的債務仍是無法清還。

但過去6個月以來,農協指已有150名以上農民自殺,原因包括受債務所困或無法維持生計等,顯示了無論是當地抑或中央政府所做的仍是遠遠不夠。更甚的是,一些官員譁眾取寵的計劃亦將農民對政府的信心消磨殆盡。

泰米爾納德邦合作部長Sellur K Raju荒謬救災,將一塊發泡膠墊浮在韋蓋水庫(Vaigai reservoir)上,以減少水份蒸發。(The New Indian Express)

周五(21日)政府官員泰米爾納德邦合作部長Sellur K Raju,為旱災提出一個荒謬的解決方法,將一塊發泡膠墊浮在韋蓋水庫(Vaigai reservoir)上,以減少水份蒸發,他親手到水庫中把發泡膠鋪在水面。可想而知,發泡膠馬上被強風吹。照片被上載到社交網站後,被網民取笑。據報,部長這個令人哭笑不得的方法,需費耗1.5萬美元的公帑。然而,長遠的水資源保育計劃,例如清除湖與水庫沉積淤泥等,卻遲遲沒有進展。

印度中央政府在今次事件上亦要負上一定責任,示威農民要求與總理莫迪對話,但遭到拒絕。現任財長傑特利(Arun Jaitley)曾與農民談判,但未有作出任何保證。農民要求將農作物的最低支持價格(Minimum Support Price)提升一倍,補貼日益高漲的肥料成本,但政府對要求未作任何回應。

高韋里河流經泰米爾納德邦與卡納塔克邦,兩邦的水源之爭已經持續125年。(網上圖片)

   又是政治惹的禍 南部兩邦之爭

政治在無孔不入地影響着社會民生。農民要求建立高韋里河(Kaveri river)管理委員會,及連接其他河流,紓緩邦內高韋里河河段的乾涸問題。這就牽涉到紓解南部兩大邦,泰米爾納德邦與卡納塔克邦(Karnataka)之間持續125年的高韋里河之爭。兩邦均對河水資源不願放手,最高法院在去年裁決,泰米爾納德邦每日可獲卡納塔克邦一定儲水量,以紓緩旱災,判決引起卡納塔克邦更爆發衝突。

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面對首府班加羅爾(Bangalore)有「印度矽谷」的卡納塔克邦要求享有更多高韋里河水量時,表現得相當小心翼翼。卡納塔克邦的政治地位對印度人民黨來說,比泰米爾納德邦更重要,因印度人民黨一直無法成為泰米爾納德邦的最大黨,故寧願「棄車保帥」,不願在下次選舉中得失卡納塔克邦選民。

(綜合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