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正能量】日漫畫家妙筆刻畫「過來人」經歷 以畫助人抗抑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有義務,把這經驗傳給別人。」日本著名漫畫家田中圭一,以一手幾近複製知名漫畫家手塚治蟲畫風的筆法成名。但在這個光環背後,沉重的工作壓力令他在40歲時患上抑鬱症。他花了近10年時間,好不容易才痊癒。身為「過來人」的他,希望抗病經驗傳續開去。他利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漫畫,以畫助人,掙脫抑鬱。

現年54歲田中圭一,10多年前有一段時間勉力兼顧日間正職與晚間畫漫畫的工作,連患上抑鬱症也不自知,還以為自己是營造不良。田中接受醫生診斷後,除了接受治療,亦積極尋找出口,發揮個人專長,抑鬱症亦隨之慢慢痊癒。(YahooJP/幸田大地)

▲田中圭一就接受新作《脫憂鬱》接受日本的電視台訪問。他說:「抑鬱症不是一種懶惰症,是需要去正視的。但這不是絕症,即使走進了深淵,還是有方法可以走出來。」

田中圭一本是一名普通的日本白領。他曾在一間電腦軟件公司工作,專長是畫漫畫,而且非常擅長模仿他人之作,尤其是被譽為「日本漫畫之父」、「漫畫之神」手塚治虫的畫風,他的畫作神似到一個程度,甚至得到手塚當年創立的「手塚製作公司」承認。他以手塚畫風繪成的搞笑漫畫《神罰》一度大賣,在日本頗具名氣。

  日間上班晚晚畫畫 終於迫出抑鬱症

不過,成名後他沒有辭職,早上繼續到公司上班,晚上才是他揮筆疾繪的黃金時間。田中憶述這種非人生活:「我畫漫畫畫了20年,但在大概2005年時……我發現自己幾乎對所有音樂及電影都提不起興趣;記憶開始變得模糊,連字都會寫錯;甚至會在車站前外茫然自失,站着沒法動彈。」

「那時曾懷疑自己是否營養不良,但喝了保健飲品無效;懷疑自己血氣運行不好,跑了去浸桑拿浴但沒有效;懷疑自己到了更年期荷爾蒙失常,誰知到醫院化驗檢查都是正常的。」他最後去了看心理醫生,才得知自己患上抑鬱症。

田中圭一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重提,40歲時因擔心自己年紀大不易轉工,加上其所效力公司卻業績不景,令他十分憂慮,更不敢辭職全心投入漫畫事業。這種憂慮的情緒日積月累,終於向田中反撲,令他想着捱到50歲便以自殺尋求解脫。

  不敢做全職漫畫家 「捱到50歲就自殺」

以興趣賺外快又能成名,表面看來令人羨慕。但來到落手落腳創作漫畫,還要是在下班後拖着疲累的身軀來「燃燒小宇宙」,就不是那麼好玩了。

田中為了趕死線,幾乎收工後都要執筆,每每做至通宵達旦。「當時有想過辭職,但不知為何就沒法鼓起勇氣。或許因為當時自己已一把年紀,害怕辭職後就再沒有機會。」他當年效力的公司業績不景,令他更感焦慮。

情況一直持續,心中那條無形的弦線終於斷了。田中說:「當時我有種恐怖、不安的感覺,腦海中甚至有把聲音一直告訴我:『堅持下去,堅持到50歲就可以解脫——去自殺!』」他一直強迫自己工作,最終迫出抑鬱症來。

田中圭一除擅長模仿外他人畫風,還十分幽默。圖為他以其他名家經典作品為藍本,包括手塚治虫的《怪醫秦博士》,還有宮崎駿筆下眾多女角,創作不少搞笑漫畫集。只是田中為眾來讀者帶來歡樂,代價卻是日復日過着蠟燭兩頭燒的生活,常常因有可能失業而惴惴不安,更不敢辭職全心投入漫畫工作。(網絡圖片)

  每日為自己打氣 走出「憂鬱深淵」

田中得知自己患上抑鬱症後,雖然開始接受治療,但病情無特別好轉。他為讓自己減輕壓力,暫停畫漫畫。直到一天,他在便利店偶爾看到了一本有關抑鬱症的書並看到這一句:「為自己打氣」,書中教導每天早上起床後,對着自己叫喊積極的說話,透過不停暗示,讓自己擺脫負面的想法。

「沒想到這方法真的有效,在多番自我肯定後,我終於找到了脫離『憂鬱深淵』的出口。他在兩個月後某天早晨,打開窗簾終於有種『今天陽光真好!』的感覺。」

田中在2008年突然想到可以把自己畫漫畫的才能融入軟件開發中,決定鼓起勇氣辭掉手上的工作,轉至另一件公司協助開發新軟件。他的加入促使該公司在2010年,推出一套可把平面角色立體化、讓不懂畫畫的人都能製作「漫畫」的軟件《ComiPo!》。

《ComiPo!》後來獲頒Vector的年度最佳軟件大獎,更獲得了中小企優秀技術新製品的優秀獎。伴隨軟件開發的成功和得到肯定,田中的抑鬱症終於徹底治癒。

田中機緣巧合下從一本書中找到適合自己處理情緒方法,加上鼓起一點點勇氣在工作出跨出一步,便令他的人生從此改變。他成為一套漫畫製作軟件《ComiPo!》的幕後功臣之一。這套軟件除日語外,更有英語版,公司顯然是銳意進軍外國市場。(ComiPo官網)

  忠實紀錄抗病經歷 為讀者繪畫情緒出路 

日本有很多人患抑鬱症,數字更有上升趨勢。據厚生勞動省統計,1996年日本有43萬名抑鬱症患者,至2014年大增至112萬人。日本人口自2000年已踏入樽頸,增長緩慢,但抑鬱症病人卻有增無減。

田中成功治癒抑鬱症後忽發奇想:希望用漫畫分享他的經驗。但他希望作品不只有自己的經歷,他希望同時把別人的經歷也畫出來:「我希望可以透過不同人的故事,讓讀者找到方法,跟我一樣脫離『抑鬱深淵』。」

他想着自己都是因閱讀了別人的作品,才成功擺脫抑鬱症:「我有義務,把這經驗傳給別人。」

《脫憂鬱》漫畫描繪的,是受訪者的經歷,遇上憂鬱的原因、抑鬱症發作時的苦況、以及脫離抑鬱症的契機和方法。《脫憂鬱》自今年1月開賣,至今已賣出逾20萬本,非常受讀者歡迎。「抑鬱症不是一種懶惰症,是需要去正視的。」田中說道:「但這不是絕症,即使走進了深淵,還是有方法可以走出來。」

田中以自已和其他人的經歷為藍本,畫出日本底層上班族的「社畜」生活。日本企業基層打工仔,會以「社畜」一詞自嘲。這詞語源於「會社(公司)」與「家畜」,兩詞中各取一字合成新詞,意思便是「公司的牲畜」。人們以此自嘲或嘲笑別人為了公司,放棄生而為人尊嚴、為公司賣命。

田中筆下漫畫以自己為主角(圖中身穿黃色西裝者),與曾同樣患上抑鬱症的人傾談患病與治癒的方法。(網絡圖片)

學友社學生熱線:25033399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香港心理衛生會熱線:27720047

東華關懷熱線:25480010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Yahoo Japan/日本放送協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