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團結幻象 默克爾:特朗普靠不住 馬克龍式握手遇強示強

不少英文媒體都以「Odd Man Out」(格格不入)來形容特朗普的G7峰會。(路透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G7峰會雖然結束,但外交角力現在才上演。德國總理默克爾返國後,不點名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靠不住;法國總統馬克龍也說,峰會上故意握特朗普的手不放,以示立場堅定。

G7原本要團結七大國,但峰會後恐怕真的如默克爾所言形成了「六對一」格局。

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稱首次外訪有成果,表現如「全壘打」,但實際上在七國集團峰會上美國跟其餘六國,在氣候及難民等問題上分歧嚴重。情況亦反映在該等國家領導人會面的互動中:特朗普以高球車代步到下一地點,但幾位領導人則選擇徒步前往。文翠珊(左一)、默克爾(左三)等一同徒步前往下個景點。(美聯社)

如果要以一幅照片來總結這場G7峰會,最適合的莫過於大合照——後的一幀花絮。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美國總統特朗普呢?總統去了哪兒?

特朗普「跟甩大隊」,要其他8位領導人等候。(VCG)

  特朗普不願走 網民改圖惡搞

原來7國和歐盟領導人剛在圓形劇場拍照,正在步行前往山上一個廣場。路程約莫640米,他們並肩徒步前往,除了特朗普一個。因為路程太遠,這位70歲的美國總統說選擇了乘坐高爾夫球車。

原本已經不大受歡迎的特朗普,因為這事成為了網民改圖嘲弄的對象。不少人取笑他有如小孩,要由其他6國領導人照顧,甚至喚他作「little Don」。

  默克爾形容「六對一」

G7即是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日本,原本還有俄羅斯。但他們認為普京在2014年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做法不能接受,所以自那時起G8不再,只有G7。餘下的7個國家當然希望更加團結一致,立場相同。

然而,在今年的G7峰會上卻盡顯分歧。討論氣候暖化的問題之時,默克爾已經形容情況「六對一」,「如果算上歐盟,就是七對一」。結果真的如是,6國發表聲明捍衛《巴黎氣候協議》,對抗全球暖化,獨缺特朗普一人。

甚至在G7前一站,各國領導人聚首比利時的北約總部,但特朗普在發言時卻沒有提及集體防衛,只一味說軍費、軍費、軍費。無怪乎峰會一結束,默克爾返回德國後明言特朗普靠不住。

不可錯過:特朗普傳已私下通知環保局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一周後決定」

文翠珊、特朗普、馬克龍和真蒂洛尼也是首次參加G7峰會的新手,默克爾則是已是老手。(路透社)

  默克爾回國後:別人靠不住

德國九月大選,默克爾星期日(5月28日)到慕尼黑拉票,她公開表示:「我們完全依靠別人的日子已經過去」,這個「別人」當然指美國。默克爾再說:「正如我過去幾天所經歷的,我們完全依靠別人的日子已經過去。我們歐洲人真的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當然,默爾克還有提到英國脫歐。她強調需要繼續與美英保持友好關係,有好鄰居也重要。她此言是想呼籲民眾支持歐盟團結,不要有離心,但德、美感情不再肯定也是事實。

如我過去幾天所經歷的,我們歐洲人真的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
德國總理默克爾

除了默克爾之外,法國總統馬克龍回到國家之後也放狠話。他在星期日接受《星期日報》(Le Journal du Dimanche)訪問時就5月25日大破「特式握手神功」解說:「我與特朗普握手,不是不經意。那當然不是政策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它是關鍵時刻。」

馬克龍通過握手向對方傳達的訊息,特朗普當然不會不心領神會。有份參與圍訪的《華盛頓郵報》記者魯克爾(Philip Rucker)形容,兩人握手的時間偏長,而且施以相當力度。他們指關發白、顎部合緊,面容亦繃緊。代表路透社採訪的記者霍蘭(Steve Holland)也指出馬克龍當時緊緊捏住特朗普的手,後者看來想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馬克龍表示,自己故意與特朗普握手不放,寸步不讓。(路透社)

  馬克龍:寸步不讓

特朗普向來喜歡透過握手,向對方展示地位,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都曾在握手期間被特朗普拉扯,出現尷尬情況。但馬克龍5月25日在布魯塞爾與特朗普初次見面時,竟然可以緊握特朗普的手不放,不少人說他佔了上風,贏了特朗普一仗。與其他領導人碰面時,馬克龍也先與默克爾、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等人打照會,最後才到特朗普。

特朗普再次與馬克龍見面時,故意將他的手拉向自己一方。(路透社)

馬克龍回國後解釋說,他此舉是要表明他是一個不會妥協的人。「這是贏得尊重的方法:要向別人展示出你不會作微小讓步,即使是象徵性的也不會。」馬克龍又說,特朗普、普京等人愛視外交關係為一種勢力平衡,「這不關我事,我不相信外交是靠公開欺凌,但在雙邊交流之中我不會錯過任何事。」

要向別人展示出你不會作微小讓步,即使是象徵性的也不會。
法國總統馬克龍

馬克龍以英語慰問英國人,但不肯與文翠珊單獨談脫歐事宜。(VCG)

馬克龍不但與默克爾關係友好,又與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會談,甚至以英語慰問對方恐襲一事。與此同時,他又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相談甚歡,稱二人會共同面對他們一代的難題。當然,加拿大的法國人不少,杜魯多也能說流利法語,投契也是自然之事。

相關文章:【男神的浪漫】杜魯多、馬克龍G7峰會把臂同遊 網民:如拍婚照

馬克龍39歲,杜魯多45歲,都是年輕一代的國家領導人。(VCG)

  充當橋樑 靠杜魯多與安倍

不過在G7峰會上,若說默克爾和馬克龍站在一方,聯手抵抗特朗普的話,特朗普最希望能夠得到杜魯多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持。美加毗鄰,貿易關係殊不簡單;美日同盟,軍事合作密不可分。不論是杜魯多或安倍,都希望扮演橋樑角色,讓特朗普與歐洲國家能夠談得來。可惜這個主觀意願未必成真,最少在氣候暖化一事上,似乎沒有人能勸服特朗普。

7個國家數下來,餘下今年度的東道主意大利。不過特朗普與總理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的關係也難言良好。真蒂洛尼為今年峰會選址西西里島,正是因為它位處歐洲和非洲之間,希望以此呼籲關注難民境況。然而特朗普卻不賣帳,最終在峰會之上,難民問題被擱在一旁,東道主真蒂洛尼吃了悶虧。

今次峰會過後,若說G7分裂當然言之尚早,但說G7已如G6+1或許也不算為過。

不少英文媒體都以「Odd Man Out」(格格不入)來形容特朗普的G7峰會。(路透社)

(綜合報道)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