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開才是愛】美國與《巴黎協定》分手 環保專家:可能仲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引起國內外嘩然不滿,齊聲指責美國此舉為「雙輸」做法。然而有環保專家以另一角度考量,認為美國與眾締約國「分手」,從此「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反而對大家都是好事,甚至可加快推動全球氣候變化政策的腳步。

特朗普6月1日正式宣佈,將會退出《巴黎協定》。(路透社)

美國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令不少學者、政客及環保人士都擔憂造成骨牌效應,而美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國,一旦退出協定,勢必令《協定》的目標更難達成。然而澳洲國立大學的氣溫及環保政策專家肯普(Luke Kemp)卻反其道而行,認為對《協定》而言,美國的離開是好事,反而勉強無幸福,將會削弱《協定》締約國之間的團結。

延伸閱讀: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大家都輸 或動搖美國「一哥」地位

▌ 不從減排指標 反成他國擋箭牌

在奧巴馬時期,政府訂下了碳排放指標,期望以2005年的排放量作起點,在2025年前減少26%至28%。然而由於《巴黎協定》未有為減排訂明硬指標,締約國亦不需強制達成目標,特朗普政府縱使不退出《協定》,但卻公然漠視上屆政府所訂的承諾,對《協定》的傷害或會更大。

特朗普去在競選期間,已多次表示「全球暖化是一場騙局」,聲言當選後會退出《巴黎協定》。今次特朗普確是「坐言起行」。(視覺中國)

肯普於5月撰文表示:「《巴黎協定》的成功在於其保證及審查程序,並從而造成政治壓力,推動低碳投資。若有大國刻意不達到目標,將會為其他落後大隊的國家提供政治掩護,削弱此程序背後的軟實力。」有份促成《協定》的法國前談判代表Gabriel Marty亦曾指:「留下但表現差劣,或有可能比乾脆離開更差。」

▌ 美國一走 各國補位站得更硬

肯普亦認為,美國的退出會令其他國家更站前一步。事實上,今次特朗普宣布退出後,全球最大碳排放國中國亦立時挺身而出,與歐盟領袖共同重申了落實《巴黎協定》的決心。肯普認為:「權衡風險及機會後,我認為(美國)退出對世界更好。」

延伸閱讀: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 馬克龍穩定人心:讓地球再次強大起來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右)是《巴黎協定》的推手,圖為2015年他出席杭州G20峰會,通過《巴黎協定》,出席者還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及時任聯合國理事長潘基文(左)。(資料圖片)

另一名澳洲國立大學學者Frank Jotzo亦相對樂觀:「這是一個漫長的遊戲,下一任總統可能決定重新參與協定,或者參與後續協定……未來的總統只需動動筆就可重新加入《協定》。」

▌ 留下或會干預條款 反成傷害

現時《協定》雖然制定了大方向,但實行細節及計劃仍有待商討,美國若留在《協定》中,對未來的條款調整及檢討亦會有相當影響力。肯普認為,這會對《協定》造成損害,而美國若不退出,亦很大可能會有未來的談判中投下反對票。

國際和歐洲事務研究所的研究員Joseph Curtin曾撰文指:「事實上,民意調查顯示大部分美國人都情願留下。然而美國若退出,造成的道德憤慨可以成為改變的強大催化劑。離下來的風險是混淆視聽,讓美國國民以為自己已經參與其中、緩解危機,然而很多時候反而是相反。」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Tesla創辦人馬斯克(圖)和迪士尼行政總裁艾格隨即宣布即時退出總統顧問委員會。(VCG)

▌ 政商界站出來 地方政府自發改變

今次特朗普一宣布退出,不但平民大眾、環保組織群起攻之,連一眾大企業及能源公司亦奮而反對,甚至提出自發參與協定。蜆殼石油表示,他們會繼續履行內部指引,發展潔淨能源;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和迪士尼行政總裁艾格(Robert Iger)隨即退出總統顧問委員會。而地方政府包括紐約州、加州和華盛頓州亦號召各地政府要緊遵《巴黎協定》,甚至自行擬定更進取的減排目標。紐約市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亦牽頭,市長、企業及大學齊齊上書聯合國,希望即使美國聯邦政府要退出《巴黎協定》,他們仍然可以留在其中。

延伸閱讀:巴黎協定反轉再反轉 美政商界無視特朗普照減排 歐洲拒再談判

若今次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反而成為政商界「改過自新」的契機,同時令各國更願擔起對地球的承諾及責任,也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締約國而言,沒了美國,也仍可活得比你好。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