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前局長科米作證 特朗普最少9次單獨談話 一再促澄清通俄調查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James Comey)將於星期四(6月8日)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在聽證會未開始之前,他發佈了證供聲明,內容直指總統特朗普做了3件事,第一要求他效忠,第二要求放過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第三要求科米為他澄清。

聲明不但證實了傳媒之前的報道,亦令特朗普政府更陷政治危機。

在特朗普開除局長之後,科米成為了整場通俄風波的關鍵人物。(路透社)

科米的聲明洋洋千字,內容長7頁紙,總共記錄了他與特朗普的3次見面、2次電話通話。

科米在聲明解釋,他今年1月6日首次與特朗普會面後,深感有必要記錄對話內容。準確起見,他一離開特朗普大廈、剛上座駕,即拿起手提電腦逐字記錄。他指,從此之後每次跟特朗普的談話皆是如此處理。

延伸閱讀:美國FBI局長看似神通廣大乜都查 到底有咩權責?

   FBI局長早知不妙 仔細記錄交流細節

或者讀者會以為,科米作為FBI的大腦,大概會像電影裡的角色一般深不可測,這種行為就如習慣一樣不足為奇。但科米在聲明中說:「這並非我過去一直以來的做法。」科米直言,他在前任奧巴馬政府4年任期之內,跟奧巴馬單獨交談的經驗僅僅2次,而且2次皆為面談,分別是2015年一次有關執法的政策問題的討論,以及2016年尾奧巴馬卸任之時,跟他道別。這明顯說明了,FBI跟白宮的關係俐落,不容半點干預。然而,科米指,與特朗普在4個月內已多達9次一對一談話,其中6次為電話通話,3次是親身會面。

科米接著記述他與特朗普的第一次共享晚餐時如何被要求「忠誠」、到白宮開反恐會議卻意外展開與特朗普的單獨面談,以及之後兩通電話。

延伸閱讀:特朗普「閃炒」FBI局長科米 責其處理「電郵門」 不公且領導無方

   一個安排好的晚宴 兩人對「誠實的忠誠」理解不一

科米清楚指出,自己是在1月27日午飯時間收到特朗普的電話,被邀請於當日傍晚6時半到白宮用宴。當時特朗普提出邀請科米全家人,只是後來又決定只請他一個,而科米那時仍以為這是多人聚頭的宴會,豈料到場才發現只得他們二人。

延伸閱讀:特朗普一上任就想炒FBI局長 科米公開信:冀同僚堅守美國價值

總統開始問我是否想留在FBI當局長,我覺得很奇怪,因為他之前已跟我說過兩次希望我留任,而且我亦跟他表明過希望留任。他說很多人想要我這份工作,還說鑑於過去一年我的過錯,若我想離任,他可以理解。
直覺告訴我,這樣一對一的飯局,以及假裝這是我們首次談及我的職位,意味這個晚宴是——至少部分是——嘗試要我開口要求留住這份工作,建立某種賓主關係。這令我很在意,因為FBI傳統上跟行政部門是完全獨立開來的。
我回應指我愛自己的工作,希望留任直至完成10年任期。接著,由於情況令我感覺不自在,我補充說,以政客的話來說我並不「可靠」,但他能信任我永遠都會跟他說真話。我又補充指,政治上我不會站在任何人的一邊,以傳統政治觀念來說不可依賴,但這個立場我說是對總統最好。
一會過後,總統說:「我要的是忠誠,我期望你忠誠。」我不動如山,不發一言,不變臉色,就這樣尷尬的寂靜了一會。我們相視對望,沉默不語。後來才再談下去,但他到晚宴尾聲又再回到這個話題。
科米對外發放的證言

延伸閱讀:「我希望你能放過弗林」 FBI證實特朗普曾施壓 要求局長停調查

科米說,他嘗試在宴上解釋,為何FBI與司法部必須跟白宮保持距離。美國歷史上亦曾經有總統嘗試將兩者拉近,以為可以解決「問題」,但歷史的經驗顯示,模糊這兩者的界線往往只會將問題變得更為複雜,甚至讓公眾對制度失去信心。

特朗普讓科米說到晚宴尾聲,才再重拾話題:「我要的是忠誠。」科米回答:「你可以確保我會對你誠實。」特朗普說:「那就是我想要的,誠實的忠誠。」科米這次回應:「這個我能給你。」科米表示相信他們兩人對「誠實的忠誠」的理解或許不同,但他認為再說下去也無益,所以這樣了事。

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內,要求其他官員離場,獨留科米面談。(路透社)

   支使開眾人 留科米單獨談弗林

科米之後談到,2月14日曾到白宮參與一個反恐簡報會,出席的有副總統、中情局副局長、國家反恐中心負責人、國土安全局秘書長、司法部長等高層。當會議完結後,特朗普向眾人表明想跟科米單獨面談,雖然眾人不見得願意即時離場,但最後特朗普還是一個一個地將他們支使開去。

延伸閱讀:特朗普通俄?奧巴馬竊聽?若有人知道答案,那會是FBI局長科米

單獨面談,談什麼?「我想跟你談談弗林。」特朗普跟科米說。當時正是前國安顧問弗林請辭翌日,總統堅持弗林沒有做錯任何事,包括與俄羅斯高官秘密溝通,請辭一事只因他誤導了副總統彭斯,對外發布錯誤訊息。因此,特朗普希望FBI放過弗林。「他是個好人。」特朗普說。
 
科米只回應了一句:「他是個好人。」但在聲明在備註指,他這樣說,是因為曾在政府內與弗林共事,因此知道這個事實,但並沒有說會在此事上「放過他」。

延伸閱讀:通俄風波愈揭愈多 弗林涉早已誤導調查員 拒絕向參議院作證

   特朗普要求科米為其公開澄清

在與特朗普的6次電話通話中,科米的證言提及了兩次,一次在3月30日,一次在4月11日。特朗普主動打電話去FBI找科米,表示通俄調查令到其管治團隊陷入陰霾(cloud),難以施政。特朗普強調自己與俄羅斯或當地妓女沒有任何關係,希望科米可以為其公開掃除陰霾(lift the cloud)。但科米沒有答應特朗普,後來亦將事件上報到司法部助理部長。

到4月11日總統再來電,再次要求科米公開澄清FBI沒有調查特朗普,科米叫他直接找司法部。

他說他會這樣做,再補了一句:「因為我向來忠於你,很忠於你;我們有那回事,你知道。」我沒有回應什麼,也沒問他何謂「那回事」。我只說,處理此事之道應該是白宮顧問找司法部助理部長。他說他會這樣做,然後掛了線。 這是我最後一次與總統特朗普談話。
科米對外發放的證言

外界對特朗普濫權早有微言,部分甚至直指他在解僱科米之前,曾嘗試阻礙干預司法。這份聲明雖是科米一面之詞,卻也支持了相關論點。事件將如何發展,還看星期四舉行的聽證會。

聲明全文請按此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