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華夫人一直被加戲份 鄭佩佩:睡眠不足最適合演無厘頭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最後更新日期:

70後、80後、90後應該都知道「華夫人」鄭佩佩與周星馳在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含笑半步釘」的笑梗,更成為經典。

然而,觀眾在電影院被逗得嘻哈大笑的同時,卻也是鄭佩佩正值離婚和破產的人生低潮期。

2016年,「回首一笑七十年」趕在香港演員鄭佩佩步入古稀之年正式出版,成為她送給自己70歲的禮物。這本書既是她的回憶錄,亦是一部反映香港影壇流年史,從她的出生、童年、演戲、婚姻、到學佛、以致重出江湖再戰大熒幕,一氣呵成把70年跌宕起伏的人生寫成篇章。

很多名人傳記都是口述,再找人代筆完成,但整本書都由鄭佩佩執筆寫成。值得關注是,她的寫作啟蒙老師是「香港鬼才」黃霑。在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她飾演的「華夫人」與黃霑飾演的「華太師」有很多對手戲,不管是大明星還是臨時演員常掛嘴邊抱怨:

拍戲最浪費時間,因為一天到晚在等

但在黃霑眼裡並不是一件壞事,他跟鄭佩佩說: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你想想看,有什麼事是人家要付錢來讓你等的呢?

鄭佩佩一點即通,在友人的穿針引線下在「華僑日報」佔到一個地盤,在等待的時間裏,她開始拿起筆來寫稿,

別的演員等的時候,只能賺一份,而我和黃霑卻可以多賺一份,何等輕鬆!

鄭佩佩入行第一部電影《寶蓮燈》就有機會與大明星林黛演對手戲。(摘自《回首一笑七十年》)

70後、80後、90後應該都知道「華夫人」鄭佩佩與周星馳在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含笑半步釘」的笑梗,更成為經典。然而,觀眾在電影院被逗得嘻哈大笑的同時,卻也是鄭佩佩正值離婚和破產的人生低潮期。

90年代初,鄭佩佩自掏腰包在美國創辦的「華語電視」,因為經營不善,導致她與丈夫的分歧如鴻溝般難以跨越,最終她的婚姻和事業都走到盡頭,還欠下債務,並宣布破產。為了生活,她在1992年回到香港復出拍戲,第一部復出電影為周星馳的「唐伯虎點秋香」。

無厘頭演出遭訓

周星馳的電影出了名「無厘頭」,我連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鄭佩佩

在回憶錄裡,她道出幕後秘辛,原來女主角鞏俐當年剛在威尼斯影展拿下最佳女主角,讓一名國際影后演得無厘頭,鞏俐過不了自己一關。另一邊廂,鄭佩佩卻一直被加戲份,她說自己睡眠不足時好像喝了酒很嗨,那個狀態最適合演無厘頭,就這樣成了觀眾心目中搞笑的「華夫人」。

當年這部電影賣個滿堂紅,可是鄭佩佩卻被恩師胡金銓導演及師伯李翰祥導演狠狠地訓話,鄭佩佩道:

他們覺得我好歹也是武俠影后,再困難也不能夠拋棄自己的形象,這樣無厘頭演出。

【出世出身】摘不下的反革命帽子

鄭佩佩於1946年1月6日生於上海。她的父親姓蔣,曾是上海巡捕房老大,後來辭官從商。抗日結束,他開了中國第一家墨水廠。在新中國成立時,他逃不出被清算的命運。

父親被送去勞改的時候,鄭佩佩才6歲,最小的妹妹保佩還尚未滿月。與父親這一別,就是永遠。雖然父親被送走了,但是「反革命家屬」的帽子,使一家人都抬不起頭,她說,「像我們家這種背景的孩子,可以說是前途迷茫,根本看不到出路。」她在自傳裡提到,初二時北上考取北京舞蹈學校,結果也要垂頭喪氣而回,

整件事讓我明白到,不管我多努力,我依然是反革命的女兒。我沒有恨過,只是無奈。

鄭佩佩的父親和母親。她的父親姓蔣,在新中國成立之初,難逃被清算的命運,被下放勞改,母親先後帶著4個子女到香港投靠哥哥。(摘自《回首一笑七十年》)

鄭佩佩形容母親是能幹的知識分子,長得漂亮,還說得一口英文,當初獲聘當了父親的秘書,才會成為父親的外室。

父親下方勞改後,母親與父親劃清界線,讓4個子女隨她改姓鄭,先後帶著4個孩子到香港投靠哥哥,即是鄭佩佩的舅舅。

有一段日子,母親與弟妹皆離開上海,剩下她被留在上海,與老保姆相依為命。她也明白很多人認為母親狠心,怎麼會留下她一個人?她說,

我進邵氏才發現,當年上海很多家長都是這樣做的,像王羽,岳華都是被家裡留在上海,好像大家都是家裡排行最大的孩子,也有可能我們是家的抵押品」。

【女俠出嫁】為愛急流勇退

鄭佩佩年輕時眉目清朗,英氣中帶著稚氣的獨有氣質,讓她成為香港邵氏電影風頭最勁的第一代武打女俠。她在23歲事業最顛峰之際宣布息影嫁人。後隨丈夫定居美國。鄭佩佩思想傳統,非要為三代單傳的原家生個兒子,歷經8次懷孕,4次流產,育有3女1子。外傳她嫁給了一位富商,然而事實上,原文通的父親是邵氏公司在台灣的代理商,結婚時丈夫還是一名美國留學生。

年青時的鄭佩佩,嫁人後息影,令演藝生涯出現了20年斷層。(網上截圖)

鄭佩佩母親當年移居澳洲,她把外婆接進邵氏電影影城宿舍同住。(摘自:《回首一笑七十年》)

婚後,她並沒有過著貴婦般優雅的生活,在照顧孩子時還兼顧工作,包括教舞蹈、幫丈夫的進出口公司驗貨、做女工一般的活,後來還開小百貨商場,一手一腳搬運電視機,甚至還考了房地產執照,賣起房子,更創辦了華語電視台。

【離異皈依】起念茹素本是「自懲」

鄭佩佩在書中提到,邵氏時期,在劇組收工以後,她時常與羅維導演,劉亮華(羅維的前妻)和岳華一同去廟街算命,一來問電影是否賣座,偶而也問個人前程,那個算命的說,「劉姐姐最後不會送羅導終的;岳華將來肯定怕老婆,這些都預言中了!而我會出家時間也差不多了。」

1989年,鄭佩佩與前夫三言兩語談不攏,19年的婚姻就此劃下句點。走出前夫的辦公室,她開始責怪自己沉不住氣。

鄭佩佩離婚以後復出拍戲,在接拍周星馳的《唐伯虎點秋香》之後,1999年參演了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摘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並引領她打入國際影壇。(摘自《回首一笑七十年》)

如果能忍讓一下,也許就能為孩子們保住一個完整的家。

她說,吃素的起念是下意識對自己的「懲罰」。「忽然覺得,可能自己是吃葷吃得太多,如果能像外婆一樣吃長素,必定不會有那麼大的火氣。」就這樣的一念之間,她一直吃素至今。

那段日子的她很迷茫,「人最無知,最無助的是找不到真理,而盲目地去求神拜佛,希望上天會出現奇蹟,奢望睡一夜,第二天夢醒了,世界會重新屬於我。那時候也最容易遇到旁門左道和妖魔鬼神,我每天最忙的公事就是跟鬼神打交道」。

鄭佩佩當年拍攝《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時,不喝水及不去洗手間,節省換戲服的時間,陳勳奇大讚她是專業演員。(網上圖片)

已經過完最壞的日子

在人生最落魄,走投無路的時候,鄭佩佩遇見了星雲大師,在1992年年皈依三寶,並賜予法名「普方」,星雲大師希望她借用自己的影響力,用佛法普度十方。

然而,這並沒有讓她馬上走出困境,情況最糟糕的時候,她連三餐都成問題。那時候移民去澳洲的母親勸她離開洛杉磯,到澳洲去看看有什麼發展。離開前,她前往西來寺禮佛用齋,一位住持的幾句話,讓她豁然開朗。他說,「任何事都是一半一半的,一半陰一半陽,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白天一半夜晚,一半好一半壞,一半快樂一半痛苦」,所以當一大早起床有任何不高興的事情發生,你應該慶幸,這一天不高興的一半都過去了,剩下的將會是快樂的一天。

這寥寥數句話,好像向溺水的人拋救生圈,解救了她,「我當時馬上對自己說,我已經到了谷底,情況不能再壞了,既然最壞的日子全都過了,我還怕什麼?」

鄭佩佩與四子女相約,每年聖誕節一家人都會聚集一起。(摘自《回首一笑七十年》)

+2

【古稀回首】放下我執無所求

二十多年來,鄭佩佩熱心參與佛光會活動,也擔任檀講師,在世界各地弘法。「但是弘法也要有機會才行。」

鄭佩佩自認是個閒不下來的人,只要有機會,她都願意去做。這幾年她也接拍獨立電影,中國的電視劇,甚至是真人秀節目,接戲也沒什麼標準,只要孩子們點頭,她就接拍,「我現在只想演好每一部戲,我沒有說想演什麼角色,有太多的角色想演,可是年齡上有限制,而且也要遇上對的時機。」

回顧鄭佩佩的大半生,身為大姐的她,從小擔任起「小媽媽」,把弟妹照顧妥當,長大了拍戲賺錢養家,婚後忙著為夫家生孩子,把孩子拉拔長大,好像都為別人而活,然而她並不這麼看,

那都是屬於我人生的一部分,如果有人需要你,你的人生還是值得的,千萬不要覺得沒有為自己而活,因為沒有不為自己的,就算是為別人付出,那也是自己心甘情願的。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強人】笑看跌宕七十載 鄭佩佩回首來時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