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實施藝人「限薪令2.0」 天價片酬「避難所」終淪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繼早前內地三大網站平台與六間電視劇公司聯合發表聲明,共同抵制藝人天價片酬之後,「限薪令」的「火勢」已經蔓延到綜藝節目。

在電視劇的「限薪令」發布之後,有聲音指演員就算不拍戲,一樣可以參加綜藝節目賺錢,「輕輕鬆鬆上綜藝玩遊戲的收入,也能抵上辛辛苦苦在劇組演三個月戲。」如今綜藝節目的片酬也受到限制,看來天價片酬已經失去最後的「避難所」。不難看出,今次綜藝「限薪令」的發布,是希望對藝人的天價片酬進行徹底整治。

據內地媒體報道,「每期節目藝人總片酬不能超過80萬,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的片酬不能超過1000萬。」有知情人士透露,這個限制其實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通過官方文件的方式下發,各個電視台和製作單位應該都已收到,「目前在播的節目其實多多少少都屬於管控範圍。」

繼早前抵制明星拍戲的天價片酬後,如今綜藝節目也受到控制。(網絡圖片)

根據業內公認的標準,一班綜藝節目根據量級大小可分為「S級」、「A級」、「二線」和一般節目等類型,其中「S級」對應的藝人片酬單集可達500萬(約577萬港元),以一季10至13期來計,作為常駐嘉賓的總片酬至少在5000萬(約5774萬港元)以上;「A級」節目總片酬大概2000萬(約2310萬港元)上下;「二線」節目數百萬,一般節目數十萬(約12萬港元)。若遇到的藝人相對熱門,或者是綜藝首播,片酬還會水漲船高。

就以前公布的幾檔熱門綜藝節目的明星片酬來看,范冰冰在《極速前進2》中的報價為6000萬(約6930萬港元)/季;徐崢參加《食在囧途》600萬(約693萬港元)/期,節目一季12期,總片酬高達7200萬(約8315萬港元);黃渤、黃磊拍攝《極限挑戰》的片酬分別為4800萬(約5543萬港元)/季、3000萬(約3465萬港元)/季;林青霞參加《偶像來了》240萬(約277萬港元)/期,12期則是2880萬(約3325萬港元);還有以天計算的劉燁,錄製《爸爸去哪兒》450萬(約520萬港元)/天,總片酬都是一筆不小的數字,而之前網絡也有盛傳參加綜藝首秀《幻樂之城》的王菲片酬過億,擔任《中國好聲音》導師的周杰倫(Jay)和謝霆鋒(Nicholas)的片酬也逾千萬。

如果以片酬最高的王菲來計,此「限薪令」將會令其搵少至少9000萬,就算只過千萬的霆鋒,也搵少幾百萬,以上其他明星均搵少千萬到幾千萬不等。

就以前公布的明星參與綜藝節目的片酬來看,總共片酬都高達幾千萬,平常百姓一世都未必搵到咁多錢。(網絡圖片)

除此之外,藝人在影視方面的片酬也和參與綜藝節目拍攝的片酬掛鉤。去年微博有相關人士曝光過黃子韜和張藝興的片酬,指黃子韜在拍完綜藝節目《真正的男子漢2》後,劇集片酬由兩三千萬飆升至7000萬(約8084萬港元);張藝興在參加完綜藝節目《極限挑戰》之後,拍劇的片酬也高達8000萬(約9239萬港元)。

內地90後新生代藝人黃子韜和張藝興的人氣頗高,兩人參加完綜藝節目之後,影視劇的片酬也水漲船高。(微博圖片)

有消息人士指出,由「陰陽合同」引起的查稅風波一早已經從影視劇波及到綜藝節目,業內收到消息,相關稅務部門未來也會介入,「只是具體時間和方式還不確定」。

但另一方面,大部分綜藝節目的收視保障,又同明星有直接的關係。根據《2017年騰訊娛樂白皮書·綜藝篇》統計,年度衛視季播綜藝收視率TOP10中,包括《奔跑吧兄弟》、《王牌對王牌2》、《跨界歌王2》、《嚮往的生活》、《我是歌手》等在內的大部分節目,幾乎都需要大量明星參與。

內地資深電視評論人楊智帆表示,近年來綜藝市場爆發,藝人成為稀缺資源,片酬上漲之後很難降低,面對綜藝限薪令,不排除有製片方會選擇賬面片酬符合標準,但以其他形式補足藝人的方式。「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影視評論人「納蘭驚夢」指,無論是影視劇還是綜藝節目,只要目前的內容生產依然是圍繞明星展開,「限薪令」就還是形式主義。

內地資深電視評論人楊智帆表示,不少影視劇劇組因無法確定演員價,新的納稅方式如何走賬也不確定,目前也不敢開機,直接導致明年電視劇產量可能有所下降,綜藝方面未來可能也有同樣效果。(微博圖片)

而一班網友也紛紛表示「其實根本不是片酬多少的問題,而是他們有沒有拿到與自己能力相匹配的片酬」、「最重要的是質量,別什麼亂七八糟都叫節目,還有綜藝抄襲太嚴重」、「明星的錢來得太容易,科研人員和醫生的薪金什麼時候能提高」等等,更有網友調侃「我覺得大多一個0」,看來面對藝人的天價片酬,社會都群起而攻之。

+2
+2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