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全傳.專訪】港產佳作可一未必可再 歐錦棠:局面好難扭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徐天佑、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武藏全傳 決戰巖流島》將於1月中、在上環文娛中心上演,兩位主角現時正在密鑼緊鼓地綵排。講起2013年公演的前作《宮本武藏》,歐錦棠接受《香港01》訪問時便指數年前的演出是「前傳」,而今次則會將日本劍豪宮本武藏的人生濃縮,並為其下半生添上注腳:「上次我做武藏,今次我做佐佐木小次郎。(點解會轉咗?)因為好難搵人,小次郎要好有個性,本身諗住繼續做武藏,諗諗下就覺得可以自己做小次郎,再搵人做武藏。」但其實武藏的人選亦不易搵,要演得到起初憤世嫉俗的廢青味,同時又要扮得到中後期得到人生啟示、貫徹自己武道的感覺:「一開始都唔知搵邊個做好,有一日突然諗起徐天佑喺片場同我打招呼個樣,再揭一揭井上雄彥本《浪客行》,就覺得宮本武藏就係佢咁嘅樣,件事好漫畫!」

由徐天佑、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武藏全傳 決戰巖流島》將於1月中、在上環文娛中心上演,當中徐天佑飾演日本劍豪宮本武藏,而歐錦棠則飾演他最大敵人──佐佐木小次郎。(舞台劇海報)

到底歐錦棠覺得自己似武藏定小次郎?他坦言好多香港人都是表面是小次郎,心裏面是武藏:「小次郎份人好簡單,佢就係想威、炫耀自己,想揚言立萬,但係佢哋內裏都有顆赤子之心。」

而其實歐錦棠亦有一顆赤子之心,好想為香港的演藝出一分力,希望可以提升整體質素,但奈何好似甚麼都改變不到:「我思考咗好幾年,呢個局面維持咗好耐,而且每況愈下,唔係冇好作品出世,但係點解我哋業界個水準仲係咁,原來好多嘢都係相輔相成,當成個業界都係市場化時,好多嘢都要將貨就價,最後令個水準只得咁樣。」

歐錦棠認為好多香港人都似宮本武藏,心裏面都有一顆赤子之心,即使表面上他看似佐佐木小次郎,喜歡出風頭、揚名立萬。(陳順禎攝)

+5
+4
+3

好多觀眾都歸咎於演員功力不足,同時盛讚外國水準高幾皮,是香港不夠人學,不夠人教,還是教和學都不夠專業?對此,歐錦棠覺得多方面出了事:「有時候有啲新演員做得唔錯,觀眾、傳媒就會不斷追捧,讚佢做得好好,但係點樣好呢,佢哋又唔講清楚,咁呢種稱讚係可以累死呢個新演員。」他又指有時候新人覺得自己接了一個有所突破的角色,便代表自己有進步亦是有問題:「做完之後,接到廣告、商演就得,但唔會咩叫深層次演技,因為呢度唔需要深層次演技。」

在歐錦棠眼中,香港已經淪為一個做足基本嘢便獲得讚許的地方,一個非常古怪、扭曲的地方:「有觀眾見到個演員話喊就喊就覺得好犀利,但其實呢啲只係基本嘢。香港真係一個唔需要深層次演技,老闆一開始淨係會問有冇打戲,冇打戲冇人睇,我唔係話香港冇高質製作,有,但佢哋好掙扎求存,有啲做到好成績,但唔知仲有冇第二部。好難扭轉呢個局面,你睇睇香港呢個社會,個個人都係想最短時間內得到最大功效,換句話講即係錢,個個都係想最快回本,不會花時間用心做製作。」

「講返《火速救兵IV》,個個都驚為天人咁,幾分鐘一Shot過,我同導演聽到都抹汗,做咩啫,呢啲嘢都好基本,唔係咩大件事。件事係少見嘅,但唔難拍,對我哋製作嚟講,只係排一日拍一日。不過,一般電影、電視製作唔可以Afford到你用兩日時間拍一場三分鐘嘅戲,其實都係時間問題,時間係咩呀,時間就係錢。」(陳順禎攝)

所以,歐錦棠覺得累了,之前更在訪問中承認有移民的想法:「唔係做舞台劇做到攰,係香港整體氣候令我好攰,政治氣候、生活環境等等,呢啲嘢都係窒礙我創作,我仲可以有咩創作突破自己,係呢啲令我覺得攰。」

雖然個心好累,但他仍然是好喜歡這份工作,好想繼續做落去,又好想搵人幫輕自己和太太兼拍檔萬斯敏手:「搵人幫手又牽涉到支出,所以我哋只能用有限人手,唯有身兼多職。點樣維生?維生到,我都有其他嘢做,講衰啲,我做其他嘢都係補貼自己做舞台劇。」

移民英國之後點生活?歐錦棠就話這些是後話:「我成日都講,山窮水盡疑無路,無路處自有天命。我冇需要擔心,我有宗教信仰,我行到每一步都好放心交托,人永遠唔知前路係點,總之就係要行出去。」(陳順禎攝)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