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雲拆局.專訪】議題立場無對錯 陳志雲:最緊要面對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奇妙電視77台改名「開電視」之後推出一系列節目,當中包括由陳志雲主持的《志雲拆局》。志雲邀請正反各方人士,多角度探討城中最熱最具爭議性的話題,希望在討論的過程中,為大家找到共識。而關於這檔節目,志雲本人都感觸頗深,看他如何解讀。

Q:香港01
陳:陳志雲
喜:王喜

陳志雲於開電視主持《志雲拆局》,邀來正反雙方探討城中熱話,希望大家在討論中去面對自己,剖析立場後的根本原因,明白自己為何是這樣的立場。(葉志明攝)

《志雲拆局》議題眾多 由大麻合法化講到性工作權利

Q:點解今次會有呢個節目嘅出現?

陳:係想大家一齊去諗啲嘢,去刺激觀眾有啲想法,其實裏面講嘅議題,全部係冇對同錯嘅,喺唔同時空,唔同社會,唔同年代,可以有唔同嘅立場。大家覺得難啃嘅,就真係可能大家要赤裸裸去面對一啲我哋應該去諗嘅嘢,同埋去面對自己點解要有呢個立場,但講嘅都係好貼身嘅,喺呢個社會發生緊嘅嘢,譬如話「大麻應唔應該合法化?」講咗好耐,但而家越來越逼近埋身,加拿大啱啱先休閒用大麻合法化,英國藥用合法化,咁香港又點樣呢?點解用藥又一定唔得呢?我哋要諗。好似性工作咁,好多年(前)已經有,但性工作者係冇享受性工作嘅權利,我哋法律裏邊,係冇話如果你一個人出嚟以性工作去謀生,你唔係犯法,但如果你經營一個生意就係犯法,同埋有好多法例去打擊你做呢樣嘢嘅,連一個性工作者戴避孕套都可以成為佐證,佢係做性工作嘅,有好多其他嘅法例去圍住呢樣嘢。

阿喜指出關於性工作者避孕套的問題有些扭曲事實:「性工作喺工作嘅時候唔可以用避孕套,個原因聽講就係話驚俾放蛇嘅差人攞嚟做證據,我想話畀大家知呢,即係一個差人如果佢放蛇嘅話呢,係唔需要去到咁後期,射埋精,先至叫完事,有足夠嘅證據去檢控呢個女人。」(葉志明攝)

自感「明日大嶼,高球甩難」無意義:我哋冇得面對自己

Q:每一集其實都唔係咁易消化,點解最初想做咁樣一個節目呢?

陳:我知道特別難啃嗰集叫「明日大嶼,高球甩難」,我係好唔想做。因為初初團隊話做高爾夫球場係咪應該要取代佢嘅時候,我覺得講嚟做乜嘢啫?政府已經傾向唔郁佢,當然政府而家未講喇,佢都有解釋,(喜:大嶼山填海出嚟,梗係唔郁佢。)呢個係後來我去點睛,即係我話如果你就咁講高球甩難,我覺得冇得講,除非你加埋個名係大嶼嚟講,就update小小,我覺得好冇意義嗰集去討論,呢個我哋有得唔做咩?已經係一個定案。就我節目嚟講,嗰集我唔覺得係一個好好嘅議題,但其他嗰啲我都覺得真係可以拎你裏面啲嘢出嚟去面對自己,「明日大嶼」我哋冇得面對自己。

《志雲拆局》於開電視播出,很多人都不知道,但Stephen不覺蝕底:「我覺得而家喺呢個新嘅環境嘅媒體裏面,都唔係好似以前咁,話一定要某一個電視台做,一定即刻做就即刻多人講,因為佢可以喺唔同嘅平台裏面,係記載咗,你隨時都可以睇返。我接受呢個工作嘅時候,因為我覺得呢個工作係有意思,同埋一個電視台,佢願意去探討嘗試呢啲問題,係值得我哋去支持係咁做。」(葉志明攝)

《志雲拆局》當中有一集請來電影《十年》導演歐文傑同香港影業協會理事長洪祖星,兩人大談港產片的存亡,當中洪祖星更大爆「有版權持有人,自己做盜版」,Stephen對那集也印象深刻。

Q:歐文傑嗰集對你嚟講都幾爆?

陳:其實係㗎,我嗰集做得好開心,不過有啲可惜,因為洪生(洪祖星)講得激動,就甩咗啲假牙,佢嘅愛國情衝咗出嚟,但係cameraman冇影到。就好似我哋講鬼嗰集,冇人撳門鐘但門鐘響,打開門冇人嘅,但係最刺激嗰度又冇影到。

喜:就係喺我面前擺咗3個袋,裏面傳來電話鈴聲,但係嗰3個袋打開之後係冇電話。

陳:同埋大家手提電話係熄晒㗎,係冇電話,個場係教會。

(洪祖星話做電影撈埋翻版嗰個都真係幾爆嘅。)

陳:嗰個因為係我嘅迷思,唔係喺個稿裏邊嘅,但其實我哋香港電影仲有冇前途?係咪真係唔睇內地市場就冇得做?我覺得都關我哋事,如果香港真係冇咗本土電影,冇咗自己講自己故事嘅時候,係一件事嚟嘅,我哋呢扎喺回憶嗰度嚟,我而家凈係睇返,就最鍾意睇荔園有人着游泳衣,因為嗰陣時有泳棚,呢啲係集體回憶。

Stephen提及在ATV做《百萬富翁》,用OTT的平台會有一定的限制,不過他覺得如果ATV再重做,用這個節目去打頭,是一個好的做法:「當年嘅《百萬富翁》,啱啱我做嗰年係20周年,喺全球嘅地方都做緊,我覺得喺佢20周年我能夠參與,係一份榮譽,同埋當時我喺TVB係走咗呢個節目嘅寶。(點解走咗嘅?)嗰陣時老闆話唔要,咁冇辦法,我好想要。而今次我去參與,我可以同英國嘅電視製作人交流,咁我就覺得嗰個係好大嘅得着。(即係同ITV嗰邊聽返嘅?)我唔記得,即係佢有個製作團隊嚟,係佢哋擁有呢個版權嘅,我哋有開會,佢有教我點樣做,我哋嗰邊做遇到嘅困難係乜嘢。咁我覺得喺ATV做嘅時候,本來佢係叫我做60幾集定90集,後來加咗,加咗成季落去,我相信對佢哋嗰個應用程式嘅下載係有一定嘅推動力同吸引力。」(葉志明攝)

製作時間緊迫 由簽約到開錄僅一個月

Q:當初係阿喜Suggest你去做呢個節目,亦或係自己想做?

陳:梗係我諗㗎啦,佢邊有咁嘅智慧!

喜:咪係囉……原本呢個節目應該喺我哋個場度拍嘅,本來籌備係類似一個《Late-night Talk Show》咁樣,有現場觀眾,但係一路劇情發展落嚟之後,有好多現實嘅問題係做唔到,我哋都控制唔到。(唔夠錢?)都唔係,外判或者自己in house係差唔多嘅,外判仲平小小。咁但係係我哋自己嘅問題,因為我哋趕住去Rebranding,治理好多嘢,跟住去到好趕,我記得第一集錄影係9月。但係真係落實,變成而家呢個Format,喺8月先簽約,然後9月5號就已經開始錄第一集,咁你諗下幾趕。

《志雲拆局》由Stephen自己構思,而阿喜表示原本想在廠內錄製,但最後都未能實現,而且整個製作過程時間相當緊湊。(葉志明攝)

部分議題爭議性大 阿喜Stephen嘆場地難租借

Q:咁其實有冇諗過,再之後繼續做落去,即係譬如好似直頭將Jimmy Fallon嘅Show,「Late-night Talk Show」嗰啲搬過嚟香港做?

陳:其實我覺得我哋好有空間去做,不過我自己嚟講,嚟緊嗰年未必有時間去處理,但譬如我做《志雲拆局》,其實係好辛苦,因為錄影就4至5個鐘度,咁剪輯成40幾分鐘,剪輯都好辛苦。之前做嘅資料搜集真係一疊疊,要用好多時間去消化,同埋又要去搵嘉賓,搵咗嘉賓又要了解嘉賓,租借場地相當困難,因為個議題富爭議性,好多場地唔願意借出。

喜:因為凈係「大麻應唔應該合法化」,大館已經唔借,因為原本我個構思就係大家由監窗景裏邊去做討論,我覺得喺呢個監窗裏邊,三條友喺度傾偈,個畫面已經Picture tells story,亦都冇乜電視製作有做過,咁但係好遺憾,大館聽到「呀大麻?唔喇……」咁樣,咁變咗好多時候又真係講「同性戀是否值得擁有一個家」咁樣,酒店唔借、靚靚餐廳唔借,點解唔借?因為呢個話題我唔鍾意。

陳:有一間都頗大嘅連鎖式嘅經營嘅快食餐廳,一聽到「家、小朋友、同性戀」唔得喇,本來我都唔覺得社會有咁大歧視,但原來大家真係對好多議題都好避忌,我就覺得更加有意思去做。但我做完第一、二集嘅時候,我自己又好興奮,我覺得同啲人,大家拗嘅時候,可以篤穿大家:其實你個立場個背後嘅理由,好多時我哋唔講,我哋用好多一啲其他嘅理由去講,點解我認為呢件事我應該咁嘅睇法,其實內裏係另一個理由。譬如內裏係宗教理由,咁你咪講囉,冇問題㗎,你係因為宗教原因唔鍾意,「我唔係,我唔係宗教原因」,然之後100個理由,但嗰啲都唔係真嘅,篤到底就係宗教,其實真係冇問題,我可以唔同意你嘅宗教,咁我唔係唔接受你個說法。其實冇惡意,即係我哋想自己面對返自己,你們面對返你嘅理由,我面對返我嘅理由,咁我就知我自己應該點樣去睇我個立場。

當問到Stephen同阿喜會不會開一個Talk Show節目時,Stephen笑言兩人可以開一檔節目叫「今晚早唞」,如果真有這樣的節目,不知道他們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葉志明攝)

望大家剖析內裏原因 面對真實的自己

「篤穿」最深刻嘅例子係咩?

S:譬如話講到「同性戀係咪應該有一個家」,咁關啟文教授佢負責嘅香港性文化協會,其實大部分都係一班基督徒嘅組織嚟嘅,提到「同性嘅伴侶領養孤兒,應唔應該支持?」佢嘅立場就好反對,因為喺咁嘅環境之下,小朋友成長會遇到好多困難,咁當然佢啲小朋友遇到困難係因為對呢一種嘅家庭有歧視,先令到佢遇到困難。但係篤穿個底,我就真係覺得主要因為宗教。我當時諗到一個例子,如果一個孤兒,佢冇人去照顧,佢自己孤零零成長好,亦或有一個家庭,縱使個家庭係一對同性伴侶嘅,係咪好啲呢?咁教授嗰度都講道理,佢都公道嘅,話「係呀,呢個問題真係冇研究過,應該政府部門嚟研究。」我覺得使乜研究,Isn't that common sense?唔係普通嘅常識已經話畀你聽係咩,大家可能觀點與絕對唔同,但係有趣。

Stephen坦言在開電視做《拆局》,自知有一定嘅局限:「雖然佢係免費電視,用緊光纖,但其實佢嘅滲透率都有7、8成,都係需要時間,因為你係開電視Rebrand成個台再改過名嘅一個打響個台嘅其中一個節目,唔會話一做就即刻到位。(我哋係驚佢到唔到嗰個位。)所以我哋大家更應該去支持呢啲現存嘅平台,現存嘅媒體,佢肯去嘗試我哋應該支持,所以我好多謝《香港01》你同我做呢個訪問,令到大家通過你哋接觸到嘅觀眾、讀者,可以有機會知道,去嘗試、去睇睇,畀唔同嘅人有呢個機會,唔係一台獨大。」(葉志明攝)

不反對被問「性取向」:問題係我答唔答

關於同性戀的話題,一直備受爭議,雖然有關同性婚姻平權的討論不斷,但似乎都裹足不前,有人爭取同性平等的尊重,有人則要維護傳統婚姻價值。而對於公眾人物的性取向,大家更是抱有「獵奇」的心態,Stephen都是其中之一。

陳:我覺得咩問題都可以問嘅,不過問題係答唔答。我就好反對做訪問時話「記者你冇問呢樣冇問嗰樣」,咁多嘢唔可以問,做咩接受呢個訪問。

Stephen對於性取向問題依然大打太極,雖然面對過很多次諸如此類的問題,不過他認為提問不緊要,他回不回答就是另一回事。(葉志明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