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歲鷲哥原來係男芭蕾舞者 登60歲出新歌:歌路可以好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他在戲中是《絕代雙驕》高冷的花無缺﹑是《邊城浪子》剛毅的傅紅雪﹑是《巨輪II》霸氣的高天鷲……而他現實是就是人稱「鷲哥」的吳岱融。走過人生60年他曾經有「斯文書生」之稱,到近年回歸香港電視圈被貼上「大奸人」標籤,39年演藝生涯走過來一點都不容易。而《香港01》就找來鷲哥做訪問,原來不講不知他是一位相當典型的獅子座,更曾是一位男芭蕾舞者!

鷲哥非常有自信地擺Pose,完全不用他人指教。(葉志明攝)

演員始終是被動職業 「會盡量接受不同的挑戰」

對演員來說被「定型」是一件壞事,因為身為演員的最高境界是演甚麼似甚麼。但近年鷲哥就被定型為「大奸人」的代表之一,對於這件事他倒是不怕:「其實在我這三十幾年演藝生涯中做過好多正派,我不介意定不定型,當然某一些角色會令人好深刻,我們作為一個演員會盡量接受不同的挑戰。」又認為演員是一個被動職業,最重要是製作人的認可:「其實做不做反派不是自己決定,好多製作人是如何睇我,或者在劇本角色對方認為可以,所以我們是比較被動,我自己不會想太多要怎樣,最重要是幕後的人如何看自己,我也會接受不同的角色。」

自從回香港電視圈發展,因為《巨輪II》變態爸爸高天鷲一角之後,他重新令觀眾印象深刻,之後就屢屢被安排出演反派,就好似《乘勝狙擊》的蔣天龍,出演一些特別Man的角色令觀眾拍案叫絕,特別深受年輕人的喜愛。雖然反派令鷲哥重返演藝高峰,不過突破戲路始終是一個演員不斷的追求,在有得選擇的時候發現原來他最喜歡的是拍喜劇:「其實我們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因為好多時候都是一些製作人﹑導演﹑編審,他們所觀察到不同時段的吳岱融狀態,而去決定一種角色去做。我覺得這樣會好好多,可能他們會找到不一樣的我,我也不知道最起碼是他們認同。如果真的話喜歡的戲,會覺得是喜劇,因為在拍的過程會開心一點。」

鷲哥認為出唱片是帶出「小人物」心聲。(葉志明攝)

60歲出專輯帶出「小人物」心聲

對年輕人來說已經認定鷲哥是一名演員,好少人知道其實他亦是一位歌手。出道多年在33歲(1992年)的時候他就出過個人專輯《緣迴》,想不到事隔26年(2018出第二張)在登60歲的時候再出第二張專輯《風大浪大》,令大家都好好奇為何要在這個時間點出唱片,原來當中蘊藏了一個意思,就是帶出一個「小人物」的心聲:「其實自己一向好喜歡唱歌,好開心地因為撞見一個知己朋友,唱片公司老闆同我有一些志同道合,認同自己可以出一些歌,於是用了兩﹑三年時間傾談。因為在我這個年紀歌路可以好寬,我覺得唱完這些歌之後,感覺其實任何一種人都可以唱歌,任何不同的階層都可以表達自己的心聲。就好比早期的鄭少秋﹑許文強(周潤發飾演)個個年代,周星馳個種小人物角色根本不可能發生,但後來周星馳出來之後,證明了他是可以代表一些不出聲﹑所謂的小人物心聲,所以我覺得人生每一樣東西要尊重,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空間﹑時間去表達自己。」

鷲哥人生出第二張專輯深受好評。(視覺中國)

《風大浪大》這張專輯收錄了四首歌,幾乎全部都在網上平台大受歡迎,點擊率十分高。不過最好笑的是網友們都認為鷲哥的聲音有一點似劉德華唱腔,不過他就似乎認同當你喜歡聽一位歌手的歌時候,人就會自自然然唱得似,好難去作出介定:「我從小到大都是聽不同歌手演繹,現在很多人也是這樣聽林志祥把聲就似林志祥,之後慢慢找出自己一些方向,自己完全沒有壓力,遇到甚麼就唱甚麼隨緣。」從言談表現中不難發現獅子座的他,絕對是一位熱情開朗的人。

鷲哥對自己非常有自信,是一位獅子男個性。(葉志明攝)

一夜之間「天堂跌落地獄」

90年代起鷲哥陸續拍攝了許多無綫劇,絕對是當家第一小生。但外傳因為他私自去亞視宣傳唱片而遭到無綫封殺,令他小生位置不保演藝事業一落千丈。經過多年後再講及「雪藏」一事,鷲哥用平淡的語氣說道根本就是「莫須有」罪名:「成件事不是說因為去其他台宣傳,而停了TVB的生涯。正如我是喜歡做一些自己比較喜歡的事,23歲我就進入這行幸運地十多年來都出演比較重要的角色,當時吸收是不夠的只是一直在Output,當時已經在想除了這樣還有其他東西可做嗎?所以當時指話因為別台宣傳而遭TVB雪藏,這些『莫須有』罪名是不關事的。當時剛好認識太太又想二人世界,亦嘗試了好像幕後製作﹑導演,可以這樣說是嘗試吸收更多,不要經常Output所以就離開。」

私下的鷲哥是一位好活潑的人。(葉志明攝)

一夜之間從「天堂跌落地獄」當然心灰意冷,但自身是獅子座的他就有「百獸之王」的個性,樂觀﹑大方﹑活潑對自己仍好有自信:「做生意我不識,我又不是要大富大貴夠用就可以了。當時同太太一起好被動沒有過多收入,始終覺得二人能夠在一起就可以了,上唔到酒樓都可以去公園玩的。高有高的玩低有低的玩。」絕對不是一位容易認輸的獅子男。

自認從小到大都是渾渾噩噩,沒有想過將來是如何的他,有一個好明確的方向就是做「演員」,雖然經歷過低潮但他因為心中的「認定」而持續走下去:「我入了娛樂圈曾經人氣上了某一個階層,我自己也沒太多計劃,壞處就是不太懂如何去經營。我84年入行之後我就覺得不適合做其他工作,演員是我自己喜歡的。」

雖然失去小生地位但他仍沒有放棄自己。(葉志明攝)

曾是一位「男芭蕾舞者」

工作上他被標籤是「大奸人」,私下他其實是一位好老公﹑好爸爸,結婚24年仍同太太鍾淑慧十分恩愛,又同21歲兒子吳政樺(Justin)似足朋友,除了給予關心還很放開手讓Justin做自己喜歡的事,被網友封為「完美男人」。對於這個稱號鷲哥顯得非常謙虛,覺得自己還是在學習當中:「我覺得某程度上我有一些事是做的不好的,我作為演員我的情緒都好波動,幸好太太給予支持同鼓勵。其實我都是學習中,好多事盡量做好自己。」

鷲哥覺得自己仍未是一位完美男人。(視覺中國)

在今次訪問中這位獅子男除了展示唱歌之外,更大曬「舞」技令人大吃一驚,原來不講不知他曾是一位芭蕾舞員:「我都跳得下,因為之前在文工團都學過跳芭蕾舞(前後不到一年),現在也還保持拉筋的,如果需要我會做。(當時男生會不會尷尬?)當時男生是穿『現代舞』,不會尷尬的,因為當時所有的男生連上司都這樣穿的。」在他身上又多了一項印記了。

另外,在2019年鷲哥亦會陸續推出新歌,當中他表示會有好大突破性,嘗試加入跳舞元素,成為一位動感歌手。天生有王者氣質帶有吸引力的他,在他身上見到好多「可能性」,未來的發展令人相當期待。

場地提供:香港金域假日酒店Osteria意大利餐廳

2019年鷲哥新歌會加入跳舞元素。(網上圖片)

睇更多鷲哥型爆一面:

+3
+3
+3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