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卓.專訪】出道10年先大紅 自認活得特別「奢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講起2018年的影視作品,當中大熱的一定少不了風靡亞洲的清宮劇《延禧攻略》,以及電影《我不是藥神》,也令大家深深地記住了一個名字──譚卓。生活中的她不似高貴妃般囂張跋扈,也沒有劉思慧的慘淡人生,但卻有前者的傲氣,以及後者的堅強與果敢,不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無處不彰顯的自信。

場地提供:香港JW萬豪酒店

珠寶提供:Boucheron

攝影:梁碧玲

剪接:吳宇峰

在2018年之前,譚卓或者還只是一個「小眾」的名字,但其實由她第一套電影開始,已經奠定了她如今的成就。雖然不是科班出身,卻有比專業演員過之而無不及的驚人演技,或者極具對表演有極高的悟性同天賦,譚卓從不通過看影視作品「學」表演,「因為我更多的是這種體驗型的,我往往會在看劇本的時候,那個角色的形象就浮現出來」她說。

譚卓自稱是體驗型的演員,比起「看」如何表演,她更多的是去找自己對角色的感覺,再通過開拍前的體驗生活,從而去把握角色。

戲好人不紅?譚卓:「只是我的謀生手段」

2009年,在婁燁執導的電影《春風沉醉的夜晚》中,譚卓飾演一位工廠女工,拍攝前,她特登去到位於南京的一間製衣工廠裏面體驗,學習如何用縫紉機,如何製衣等技能:「等到他們(劇組)去工廠找我的時候,在女工中間就已經找不到譚卓了。」這足以印證她是「體驗型演員」。

影片最終入圍第62屆康城電影節,譚卓亦榮獲最佳女主角提名,這,是她的出道作品。然而,譚卓並未因此一炮而紅。

直到徐崢執導的電影《我不是藥神》中的「劉思慧」,與于正出品的劇集《延禧攻略》中的「高貴妃」,譚卓,這個名字才被大家深印腦中,差不多10年時間,譚卓終於紅了,對於這個「成名」是否有些遲到,她雲淡風輕地說:「其實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她堅定地表示,「開始入行的時候,我就沒有任何這些方面的訴求,我稀里糊塗地做上這行,它是我的一份工作,我很敬畏這份工作,很珍惜每個工作機會,無論這個工作是大是小,感恩有這樣的機會,感恩可以有事情做,然後有錢賺,可以去表現自己。這是我的一個謀生手段,能展現自己的地方。」所以紅與不紅,於譚卓而言並無太大感覺,因為沒有期望,就不會失望。

作為藝人,尤其是有影響力的藝人,一舉一動對於公眾來講都會有所影響,譚卓說:「如果能力有餘的話,還可以做一些對社會有責任的,對其他人有幫助的事情,這就是這個事情對我來說的意義。」

譚卓自認幸運:我活得特別「奢侈」

「我不接爛戲」,譚卓曾經說,「因為爛戲的代價太大了,寸金難買寸光陰」。她並不算圈中的高產演員,即使大多拍攝的是文藝小眾電影,然而作品卻為人稱道,多年來她一直堅持自己,勿忘初心:「我之所以會選擇那些戲,是因為我的初衷並不是本着會有很多社會反響。」譚卓笑稱自己是一個特別幸運的女孩,活得特別「奢侈」:「這個奢侈在於我自己一直在做,我自己真心願意、舒服的事情,我沒有一個比如說公司強制去接一個什麼戲,我也沒有這樣的家庭,說你一定要去賺錢,或成為什麼樣的人,所以我真的很感恩。」

曾經有影評人評論譚卓有點人戲不分,不過譚卓表示自己沒有什麼概念:「因為在那個角色的時候,我是用一個比較笨拙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扔到那個角色裏,這種『成本』非常高,你會很痛苦,但是我可能只有這樣的方法,我才能貼近我想要的那個東西,但其實戲結束了就結束了,我也不會在裏面走不出來,當然有的時候會有一點慣性和餘溫。」

否認自己是演員:可能我太自我了

雖然演技備受讚賞,但譚卓從不認為自己是一位演員:「我沒有在這個詞上找到歸屬感。」在大家眼中,她的確在做演員的工作,但於譚卓本人而言,演員又好,或者其他的標籤都未曾進入自己的世界,「可能還是某種程度上,我還是太自我了。」譚卓笑言,「我還在自己的那個世界裏,我只做我覺得我在做的事情,這個事情究竟是什麼,可能沒有那麼大關係,可能這個是我自己的問題。」

每個人的人生裏,有家人、事業、朋友,以及自己等等,在譚卓看來,每一個部分都很重要:「我不會為了事業去犧牲其他,反之亦然,它們對我的人生來說是均等的,因為有了它們我的人生才是完整,也才是有趣的,也才是更平衡和科學的。」

連續6年出演舞台劇《如夢之夢》 譚卓不停探索試煉

除了影視之外,譚卓亦有涉足話劇舞台,連續6年在賴聲川執導的舞台劇《如夢之夢》中出演「顧香蘭」一角,「我首先是很感恩有這樣的一個機會,因為只有在舞台劇上能實現一直在追尋一個角色,如何把她變得更像你想的方向,影視劇是沒有機會的,我們拍完就結束了,所以有時候又稱影視劇是一個遺憾的藝術。」

6年,是一個不短的時間跨度,譚卓最初對很多世事的認知,以及經驗都不如現在這麼豐富,「因為每個演員身上都映射了演員自己的理解。」有了更多新的體驗之後,譚卓希望能加在角色上,如何去表現「顧香蘭」這個渾然天成的尤物,是她最大的難題:「當她站在那兒,她不需要什麼言語,就像她身邊圍滿了銀河一樣,大家都已經了然了,但這些東西如何讓它變到骨子裏面,其實是蠻難的,就是真的你要了解到她是個什麼樣的人,然後掌握那種精髓,並且把它幻化成自己的,讓她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那種魅力。」

連續6年出演同一角色,要為觀眾帶去新鮮感絕非易事,除了對角色內裏的體會,在表現形式上,譚卓也在不停探索:「我們同一句話,但不同的性格、心境、場合,它的表現都是不一樣的,所以也都在琢磨,每句話還可以怎麼表現,這就是話劇舞台對一個演員的訓練,所以我特別珍惜這種機會。」(《如夢之夢》劇照)

訪問結束後,譚卓在落地窗邊拍照,她望著窗外,問:「那是什麼?」攝影師答道:「鷹」,「為何香港有鷹?」譚卓語氣中充滿著好奇與興奮,「養的!」,「我最喜歡鷹!」她說到。

沒錯,譚卓就是一個鷹一般的女子,有如鷹一樣精準的雙眼,同鷹一樣勇猛的精神,充滿靈性,毫不畏懼,一直堅持做自己!

譚卓一邊哼唱一邊擺Pose拍照,那般輕鬆、那般從容、那般逍遙,她好奇又興奮地望着在天空遨遊的鷹,說:「我最喜歡鷹!」

+7
+6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