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淺白主角夠貼地 網絡小說解救影視劇本荒  

最後更新日期:

踏入21世紀,「千年蟲」未有如傳聞中引起災難,卻似乎掩飾不了未來將是個屬於網絡的時代。連影視界跟出版界也不例外,由於近年的劇本荒,不少電影公司轉向在已面世的作品中尋故事,帶起網絡小說改編熱潮,雖然並非片片都叫好叫座,但一石能激起萬重浪,加上討論度高,愈來愈多電影劇本都選擇從網絡小說着手,到底網絡小說有何吸引之處?而這股熱潮又能否持續下去?

攝影:何志衡、黃國立、符祥定

《綠豆》無論劇情還是拍攝手法都有別於傳統電視劇。

這股勢力較早前更入侵熒幕,電視劇《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便是改編自同名的網絡人氣小說,原著作者南方舞廳身兼劇集編審,後期又參與撰寫劇本,成了電視劇界罕有的改編作品,憑獨特風格獲得不少正面評價。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版評價兩極。

其實由作家變成編劇,上述絕非單一例子。網絡小說作者多以素人為主,故作品大多較貼近生活,傾向通俗易懂,能令讀者產生共鳴,這是它的可愛之處,到了改編時卻成了難題之一,將文字作品轉化成影像絕非易事,同時要在貼近原著和拍攝手法中取得平衡。

不過由於網絡小說題材廣泛,在改編成影視作品時,如何原汁原味呈現原著,就是對編劇和導演的考驗。

孤泣是高產量的網絡小說作家。(資料圖片)

孤泣

由2009年起於網上連載小說,每年小說及散文產量高達9至11本,代表作有《Apper人性遊戲》系列、《殺手世界》系列等。2010年起出版app電子書,當中《Apper人性遊戲2》於推出2小時內便升上暢銷榜第1位;而他的官方網頁瀏覽次數高達千萬,於app store的電子書總下載量超過120萬。2014年香港書展中舉行了8場簽名會,同年成立了「孤迷會」,同年9月獲頒「香港金閱獎」的「我最喜歡作家」銀獎。

雖然在網絡作家中屬高產量,但孤泣還未有作品獲改編成電影或劇本。

孤泣這個名字對於網絡小說迷來說一定不會陌生,在過往幾年書展,孤泣無論作品產量和銷量均數一數二,粉絲數更是與日俱增。人氣奇高,每年推出9至11本作品,卻仍未有一本被改編成電影或劇本,卻原來已有電影公司低調買了孤泣的幾部作品版權。他表示十分暢銷的《殺手世界》系列已被電影公司垂青,另外《愛情神秘調查組》及《戀愛崩潰症》也快將被改編成電影。

孤泣認為網絡小說較適合改編成電影,因為更貼近觀眾層面。

每隔1至2千字1個謎團

眼前這位作家堪稱是才子性格,不過電影語言始終跟小說有相當距離,他的作品真能拍成電影嗎?孤泣有肯定的答案:「因為網絡小說是在網上發布,要吸引讀者必須每1至2千字左右便設計1個謎團,令讀者追看下去,我發覺網民其實很喜歡追小說。一般傳統小說往往百多頁才有1個謎團,但現在的人尤其看網絡小說的讀者,是沒有耐性的,很快便要有一個重點讓他們去追,就像美劇一樣,每集keep住吸引觀眾。」故此他認為網絡小說有時比一般小說更適合改編成電影,而且觀眾層面亦貼近,「有人喜歡看文筆,那些屬於文藝作品,我們是市井人寫通俗小說,注重於劇情,有時要衡量一下深度。」

不宜過分干涉電影製作

而談及改編成電影後,對小說本身甚或網絡平台有何影響?孤泣就認為影響是有的,不過都是良性。「電影推出後會更多人注意到這個平台,更多人願意嘗試寫網絡小說,我覺得是好事,個餅大一些,大家都有機會。」不過他覺得身為作者不宜過分干涉電影製作:「賣了版權,拍與不拍便不關我的事,電影製作不是我熟悉的範疇,很多東西也控制不到。」故此日後電影開拍,孤泣也不會有太多參與,寧願繼續寫自己的新小說。

《壹獄壹世界》是于日辰第一本寫完結局才發表的小說,甚至很快便出書,不再受制於網上讀者,結果反應很好。

于日辰

前名小姓奴,2007年起於高登討論區發表作品,成名作是《阿妹唔鍾意我女朋友事件簿一》,被網民「推爆」。其後《我同二家姐一段不可告人嘅越軌關係》以引人入勝敍事手法再獲熱捧,甚至有網民聲稱組團到日本,目的是尋找書中的二家姐。

于日辰較廣為人知的作品有《壹獄壹世界》、《殘忍的偷戀》、《新聞女郎》、《十八歲留學日記》等。

《壹獄壹世界》是個例外

男神王宗堯去年的話題作《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叫好叫座,代表了網絡小說改編成電影的成功,原著作者于日辰(前名小姓奴)在電影成功前已是高登討論區紅人,他跟大部分網絡作者一樣,習慣邊寫邊貼文,偏偏《壹獄壹世界》是例外,「網絡世界要顧及即時反應,需照顧讀者感受,讀者會要求作者按自己要求寫結局,又會罵你寫得差,初期我會滿足他們的要求,就像做生意一般,你喜歡什麼我便賣什麼。但寫了幾年後想試試完全照自己意思寫,《壹獄壹世界》就是第一本寫完結局才發表的小說,甚至很快便出書,不再受制於網上讀者,結果反應很好,也可能是被看中改編成電影的原因。」

《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有多位《監獄風雲》演員參與,男主角王宗堯更有不少大膽演出。

被蕭定一相中合作

小說推出後隨即被蕭定一看中,聯絡于日辰傾談改編一事,他大讚蕭定一有誠意:「蕭先生想買我的版權,還表明歡迎我參與電影製作,提議我做編劇。其實我認為這本小說太生活化,節奏慢,我跟他說不適宜拍成電影,但他很有信心,說必定會成功。」于日晨補充:「我不想做編劇,蕭先生便找人寫好劇本,寫了足足9頁紙,然後吩咐導演來到我面前由頭唸一次,修改後又找我唸一次,劇本寫得很好。」

在一般人眼中,網絡小說較多粗俗及市井用語,但是《壹獄壹世界》卻反映出另一個事實,于日辰解釋:「以這本作品為例,寫的是書面語,而電影版為符合現實,用了很多監獄俗語,以及請了多位舊時《監獄風雲》的演員參與,可以說比文字版更貼近現實,我認為是好事。難道要像無綫劇集,裝修師傅不說粗言穢語?這不合理,電影應較現實化,觀眾才能在短時間內投入。」

《一路向西》、《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壹獄壹世界》、《含忍‧死人‧的士佬》等網絡小說能獲電影公司相中,作為上述一眾作品編輯的余禮禧,坦言全賴作品受歡迎且讀者眾多。

網絡小說改編電影是不錯嘗試

點子出版總編輯余禮禧(Jim)任編輯工作逾10年,2012年發掘網絡作家向西村上春樹,所出版的《一路向西》獲改編並拍成電影,創下近2,000萬票房佳績。其後《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壹獄壹世界》、《含忍‧死人‧的士佬》等網絡小說同樣獲電影公司相中。作為上述一眾作品的編輯,Jim坦言全賴作品受歡迎且讀者眾多,「坦白說其實收到不止一間電影公司的邀請,我們覺得改編成電影會是個不錯的嘗試,現在當然常見,但在當時由網絡小說改編的作品仍屬罕見。」

讀者對故事能產生共鳴

至於拍成電影的小說需具哪些元素,Jim強調是創意,「全是原創的故事,加上在網上已累積一定讀者群,再出實體小說,質素會有所提升,而拍成電影能否保持到就要交給電影公司去處理了。」他透露在改編時原作者多把主導權交給電影公司,「因為對方最清楚拍攝上的考量,知道如何把故事呈現出來,曾有電影公司邀請原作者兼任電影編劇,當中甚至有人因而走上編劇之路。」

4年後回看,Jim坦言當初從未想過網絡小說會如此受歡迎,當初只單純覺得「好睇」,「網絡小說只有上網的人才看到,希望沒有接觸網絡世界的人也可看到。」而這個類型的作品之所以能獲得成功,Jim認為因為讀者對故事能產生共鳴,「很多內容和背景都是生活中能接觸到的,比起武俠小說或者愛得死去活來的故事較為貼近生活。」

寧願熱潮不要太強

至於問到網絡小說會不會成為趨勢,Jim笑言想這類作品步入黃昏,「網絡小說好像被定型了,任何作品都可以叫網絡小說,試過有幾年很多人一窩蜂去做網絡小說,有些質素較差,令人覺得網絡小說不是什麼一回事,我寧願這個熱潮不要太強,有心做的人一起把它做好。」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