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兄弟」郭穎東衝出香港拍《死亡筆記》 讚日本製作:幫我按摩面部

撰文:林通賢
出版:更新:
郭穎東因安信兄弟廣告而令人認識,今次亦有不少網友發現他在日劇出現。
郭穎東雖然只在《Death Note: Light Up the New World》第二集出現,但短短半天的拍攝已感到日本人的認真。

日本網劇死亡筆記《Death Note:New Generation》,最近於日本播映,不過最令香港網迷開心的,就是在第二集見到曾拍「安信兄弟」廣告之一的郭穎東。這位前港視藝員,今次衝出香港拍日劇,阿東表示見到日本人拍劇是極為仔細,他說:「首先要多謝香港導演梁德森,佢以前喺日本讀書,同日本劇組方面有聯絡,咁佢就介紹咗我去畀劇組,就喺今年暑假飛過去日本拍,導演就係佐藤信介(《喪屍末日戰》導演),佢哋拍戲好細心,我最記得佢哋化妝同香港好唔同,化妝前會同我面部按摩下先,好似做facial咁,化完妝就整頭,之後會幫你檢查下,睇下你有無指甲過長,會要求你剪指甲,因為佢哋知道會影到你隻手或者可能有特寫,同埋待遇好好,拍完每一個鏡頭,佢哋會安排演員休息,等一陣先再拍,唔會好似香港咁一路趕戲。同埋喺片場好有禮貌,喺香港拍嘢,片場有粗口在所難免,但日本人嘅片場每一個崗位都好有禮貌,雖然我唔識聽日文,但聽到佢哋啲敬語,大家互相尊重。我去了5日,但實則拍了半日,每日仲有2,000日圓(約150港元)車馬費,今次係一個好好嘅經驗。」

郭穎東2012年入港視,原來那時要去滙豐做測試員,幫補收入。

入港視捱兩年 人工太奀唔夠生活

郭穎東剛完成《無間道》電視劇,準備為新舞台劇開工,今次能夠拍日劇吐氣揚眉,但曾經都經歷過低潮,更試過考公務員,他說:「港視嗰兩年其實都辛苦,每個月有人工,但5位數以下,其實唔夠生活,我仲去咗滙豐做測試員,跟住因為家庭都有壓力啦,我都投考過海關同入境處,如果佢哋收我,我已經放棄咗做演員,好彩佢哋冇,其實香港做演員條路真係好難行,我自己06年演藝畢業,好多同學都轉咗行喇,尤其新入行嘅收入好低,你唔做又唔得,你做但其實都知會做爛市,根本上係惡性步遁環。」今次郭穎東總算衝出香港,已經係成功第一步啦!加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