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唐詩詠認性格有缺陷曾令前男友不悅:覺得好多嘢唔使解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睇劇從來都是「追落後」,大概兩三年前吧,終於扚起心肝收看《沒關係,這是愛情》(2014),從此瘋狂愛上,更將它封為「至愛韓劇」,無他,劇本寫得實在太好。

記得其中一集(第九集),編劇盧熙京寫過以下這段對白,同為精神科醫生的池海秀(孔孝真飾)前輩李永珍(陳慶飾)有感而發:「有人講過,世上最暴力嘅說話係,要似個男人,要似個女人,要似個阿媽,要似個醫生,要似個學生呢一類嘅說話,因為每個人都係第一次經歷人生,都會生疏,先至值得同情,所以犯啲錯其實都冇所謂。」聽罷,震撼至深,因為活了那麼多年,面對社會規條那麼多年,從來沒有人會如此認真的說:做人嘛,別逼得自己太緊。

每個人都是頭一趟經歷人生,換句話講,我們沒有人不是在完全不可預計的情況下摸着石頭過河,有些人很豁達,會欣然接受,有些人卻會將自己收藏起來,像唐詩詠那樣,因為自細經歷父母離異,加上箍牙後曾被取笑,這些日積月累的心理陰影,她感到不知所措,索性將內心世界的大門緊緊鎖上,絕不輕易說出想法,結果長大以後,這種性格弱點的遺害愈見明顯,不單止工作上容易撞板,感情世界亦同樣踫釘,那怕被網民奉為「最GFable」的她,早前亮相游大東主持的《講畀大東廳》時也承認,因為性格上的缺陷,以往拍拖時,曾因為把想法過份收藏,令前度男朋友感到不悅:「以前成日都覺得好多嘢唔需要解釋,但可能我嘅表達方式,令對方覺得我唔重視佢。」

4年前,唐詩詠飛往馬來西亞上戲劇班,遇上以惡馳明的Philippe Gaulier,令她重新審視自己,逐漸卸下包袱,打開心房,迎接新的力量,她深切體會到,以往遇到的所有痛楚,都是自我成長的一部份,最重要是時刻提醒自己,如何變成更好的人,為不日出現的好姻緣撒下種子。

主持、撰文:游大東

短片、剪接:呂志豪

攝影:葉志明、呂志豪

特別鳴謝:楊詩敏(蝦頭)

《最後的那一瞬間》動畫短片:受訪者提供

那次網上專訪之後,等足三年,終於可以和唐詩詠面對面詳談。盛夏卅多度的高溫,我們坐在中環大館的花崗岩石牆旁邊的帆布椅上,由飛往馬來西亞學習劇場演出說起,逐步講到事業、愛情、友情和親情,談了足足40分鐘,足見這位曾被網民推舉為「最GFable」的無綫視后,一點明星架子也沒有。(呂志豪攝)

網絡世界從來沒有分集的概念,所以編輯善意提醒,如果要為今集節目寫旁白,不用多此一舉的說「上一集講到......」但專訪的文字卻有必然出現這種考慮,尤其講到一個人的成長歷程和轉變,所以如果讀者沒有看過上集,直接的看今集,無論睇片還是讀字,都難免會有種不明所以的感覺。

靠靜修「自療」 學習放下

上回講到,唐詩詠透過劇場訓練,重新認識自己,逐漸卸下防備,重拾自信,最終憑《不懂撒嬌的女人》中脫胎換骨的演出,成為無綫視后,最近更開始涉足藝術創作,短短4年,演藝事業已出現大蛻變,而差不多同一時間,在偶然的機會下,她參加一個靜修講座,結果嘗試以此「自療」,將從前放下。

「3年前,咁啱有個講座,我一聽到之後,就覺得突然間好Connect到,於是就開始做Meditation,即係自己同自己傾偈,會知道自己好唔開心嘅原因,或者內心一啲好Deep嘅想法,全部都會喺Meditation出晒嚟。」對她而言,藝術與靜修好比兩條黃金鑰匙,一次又一次令她打開緊閉多年的心房。

專訪│唐詩詠入TVB因性格屢撞板 遇戲劇大師放下包袱:佢鬧我垃圾

唐詩詠借創作劇本首度解開童年心結:阿田同翠如都話從來冇聽過!

唐詩詠與田蕊妮於2012年合演《衝呀!瘦薪兵團》而認識,結果因為一個「煩」字,令彼此成為摯友。2017年唐詩詠得知自己獲頒視后,她第一時間走上前,跟坐在旁邊的阿田緊抱數秒,場面感人。(資料圖片)

游大東其他文章:

【講畀大東廳第七集】TVB拖累港劇發展?林保怡指觀眾同樣有責:你可以選擇㗎嘛!

【講畀大東廳第六集】周家怡埋怨林保怡 拍《歎息橋》沒份去比利時:編劇只我講電話

【講畀大東廳第五集】拍《金都》與鄧麗欣演床戲勁緊張 朱栢康:最驚畀人話鹹豬脷!

情感過份收藏 令前度男友不高興

「我啲朋友都會覺得好奇怪,起碼要識我超過十年,先可能會聽到我講一啲好內心嘅嘢!」不止交友,這種性格弱點的遺害亦見於男女關係之上。唐詩詠承認,以往拍拖的時候,縱然已讓另一半看到一般人無法窺探的真我,但日常相處,仍然不習慣講出自己的想法,因而令前度男友不高興。「拍拖嘅時候,我發現咗自己喺呢方面有一個好嚴重嘅問題,亦係我唯一覺得做得唔好嘅呢,就係我成日都覺得,好多嘢係唔需要解釋。」她沒有點名說,自己所指的前度是哪位,只提供具體事例,讓我了解她哪裏做得不夠好。

「譬如有時候佢畀雜誌寫到,佢會話:『喂呀,你要講兩句㗎!」但我就會答佢:「哎呀,唔使啦!」其實呢個『唔使』,並唔係話唔重視佢,唔想幫佢,但可能我嗰個表達方式,會令佢覺得我唔Care。」也許是當局者迷,唐詩詠事後才明白,面對無止盡的八卦炒作,再加上網民利用鍵盤撥火,如此「佛系」的公關技巧反而帶來更多傷害,「我發現咗,年代真係唔同咗,而家網絡實在太快,原來你一唔講(回應),嗰件事一走咗(持續出現而失去主導權)就會發酵,所以嗰陣時我自己都Handle唔到呢一樣嘢。」經一事長一智,如果是今天面對同一種處境,唐詩詠坦言一定會主動回應,「而家我會講多好多嘢,唔好等佢諗歪,因為一諗歪咗、誤解咗嘅話,就好難救得番。」

小時候的唐詩詠與母親唐葛湘萍合照。三年前奪得視后的那一刻,唐詩詠在頒獎台上公開感謝媽媽:「因為佢,我先可以企喺呢度,佢上半生奉獻咗畀愛情,佢下半生奉獻咗畀我,我好多謝佢教識咗我,點樣去愛人,點樣去堅持,因為呢兩樣野我先可以行到今日,呢個獎係屬於我媽咪嘅,佢雖然唔喺度,我知道佢會睇住。」(網上圖片)

罕有提及亡母 於心有愧一度哽咽

心境轉變當然好,更重要是需要有人跟自己實戰,問題來了:感情空白了好幾年,有人追求嗎?唐詩詠聽罷頓了一頓,然後這樣說:「我諗就算有,我都想畀自己獨處一下,我好想自己同自己相處,而我亦都覺得呢個過程係會令我變得更加好嘅,我諗如果將來再遇到(緣份)嘅時候,會係喺一個自己更加好嘅狀態之下再去了解。」愛情路上還未找到對的人,不要緊,唐詩詠慶幸身邊還有好朋友愛錫,除了可以「孖住飛」去紐約的黃翠如,以及一班「鐵馬家族」成員(鄭嘉穎、馬國明、林子善,黃嘉樂)之外,論圈中摯友榜首,不得不提田蕊妮。

三年前唐詩詠奪視后當晚,上台領獎前先緊抱阿田,上台後更公開感激她多年來不離不棄,「佢教我做戲,教我做人,佢成日都聽我呻,佢又肯陪我瞓,佢每次鬧完我,話完我之後,佢最後都會講一句:『你要記住,你係好好㗎!』多謝你,田蕊妮小姐!我一直等緊,我可以喺台上面多謝你,我記得㗎。」唐詩詠承認最初加入無綫時,面對複雜的人際關係曾感到「水土不服」,到底她跟阿田怎樣一步步成為好姊妹?唐詩詠竟然話:「可能我太煩喇!」而那夜在頒獎台上,唐詩詠亦公開感謝2009年因為心臟病而離世的母親,雖然事隔已超過10年,但唐詩詠承認對於亡母於心有愧,更一度忍不住哽咽......

唐詩詠承認曾經有段時間避談母親離世一事,因為無法接受事實,今次訪問期間舊事重提,她直言對亡母一直感到愧疚,忍不住哽咽。(呂志豪攝)

點擊下列圖輯,欣賞更多唐詩詠精彩靚相:

+24
+24
+24

【下集預告】

下一集《講畀大東廳》的節目嘉賓是兩兄弟 ── 朱栢謙和朱栢康。兩兄弟投身劇場界多年,曾先後獲得第23屆及第28屆喜劇鬧劇組別的最佳男主角,證明他倆的「搞笑功力」深得業界肯定,事實上,訪問期間已多次領過他們的超強爆肚作風,經常笑到收唔到聲。朱氏兄弟不諱言,之所以如此懂得搞笑,跟父母的身教有直接關係,在一個充滿幽默感的家庭裏長大,「朱謙」和「朱康」明白到,順境時固然會笑,逆境時更應該保持心境開朗,多笑幾聲。到底由細到大,朱家有哪些爆笑經歷令他們一世都記得?數年前父親離世,對這個快樂家庭又帶來哪些衝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