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子溢情癡唔怕認錯 公開愛妻秘笈:佢講嘅嘢就係真理

撰文:鄺鈺瑩
出版:更新:

每次訪問羅子溢(羅仲謙),都能感受到他對老婆楊茜堯(楊怡)有多情癡:激嬲對方時,會豪不猶豫認錯、與外母同住,不夠閃?再補充多一句「我辛苦佢咪唔使做囉」……但隨著前世情人小珍珠的誕生,這個局面會否有所改變呢?單憑羅子溢一句「佢講嘅嘢就係真理」,可以好肯定楊茜堯地位堅固得很。

由當年不太被看好的姊弟戀,到步入教堂、誕下女兒小珍珠,羅子溢以時間去印證對楊茜堯的愛。(梁碧玲攝)

相隔四年,羅子溢(前名羅仲謙)再拍無綫劇集,一口氣接下《木棘証人》、《陀槍師姐2021》、《兒科醫生》。《木》雖然是小品之作,但被安排在台慶檔期播出且反應不俗,有網民更表示要將羅子溢推到做視帝,好讓他與視后老婆楊茜堯(前名楊怡)更匹配。「其實都係網民講完自己先去諗,但這種事情向來不是自己可以控制,所以並不會太上心和強求,更何況接下來的劇集也有很多出色的演員,現在說有點言之尚早。」

女兒在疫情期間出世,就算外出,也是車出車入到診所打針或在屋企附近走動。羅子溢說:「所以佢好怕人,男人的話除咗我之外,見到基本上都會喊。」(IG圖片)

獨力養全家壓力大?

近年為了賺錢養家,羅子溢大部分時間留守內地,直到老婆陀B成功,他順勢「回流」香港拍劇,這個一舉兩得的做法,令他在疫情下繼續有工開。不過,在楊茜堯當全職媽媽期間,羅子溢供養雙方父母之餘,又要賺女兒的奶粉錢,會否倍感吃力?「幸好自己唔算大使,同埋一直有儲蓄習慣。外母與我們住一起、娜姐(楊卓娜)有自己屋企,所以唔算太多使費。老實說,如果唔係有小朋友的話,我們腳步可以放慢一些,不用太急趕,舒舒服服過日子。如今有小朋友,要諗她的將來,加上屋企比較多長輩,也要有一定的準備。但唔算太大壓力,反正暫時有得做就做,因為今日唔知聽日事。」

因疫情關係而「回流」香港,既可拍劇又可陪妻女,但羅子溢笑言:「都唔係架,如果內地有工作,老婆即時踢我去開工。」(梁碧玲攝)

細心照顧老婆情緒

向來肯搏肯捱的楊茜堯婚後刻意減產,如今更變為全職媽媽是否代表絕跡幕前?羅子溢說:「做演員一定有自已的夢想,既然她為女兒放棄了一些東西,我也願意停一停,讓她繼續自己的事業。長時間照顧小朋友壓力很大,她拍劇可以放鬆心情,我一直都鼓勵她有好劇本就即管去吧。」羅子溢有幾愛楊茜堯,相信不用再細數,但女兒小珍珠的誕生,會否分薄了這份愛呢?在談及照顧小朋友的事宜上,羅子溢一句「佢講嘅嘢就係真理」可以百分百肯定她的地位仍然是穩如泰山,繼而是提到朋友探B時,為怕忽略了老婆的感受,入屋前竟然要先來一場briefing……「BB出世當天,我走入病房時,一個在(氧氣)箱、一個在床上,我當然揀床!醒目吧?否則有排講。哈哈!其實我真的很佩服她,因為由小朋友出世至今,好像沒有連續睡超過四小時以上,拍劇也不會這樣子!更何況現在是拍連續劇,《真情》一樣。」

羅子溢:「韋家雄喺我太太口中有好高評價,所以當初都好期待同佢合作。」無錯,老婆講嘅就係真理,一定要聽。(劇照)

有意追多個

儘管照顧小珍珠導致長期睡眠不足,但楊茜堯似乎並不介意再辛苦多一次,羅子溢說:「言語間感受到她有點懷念懷胎過程,又有提到唔太記得生產時的畫面,有點想重溫舊夢。」雖然小珍珠只是手抱嬰兒一名,但父母已開始討論教育問題,既擔心傳統學校大壓力,又擔憂國際學校過於西化。「我應該不會成為怪獸家長,老婆……我不敢代她作答,哈哈!我只係感受到屋企行動空間愈來愈少,有木馬、帳篷、玩具煮食爐都有,這些都是她小時候想玩但得不到的東西,所以現在全出現在家中。不過很多玩具都是朋友轉贈,我們好少買。」對於女兒的期望,大概從二人改名上能感受到,羅子溢表示將來一定會讓女兒知道父母為她所做的一切。「至於成功與否,就要看她的做法了。」

點擊睇更多型仔圖

+16

Hair: Jan Chiu@IL Colpo(PP)

Makeup: Sharon Lee

Outfit: Fear of God Exclusively for Ermenegildo Zegna

Stylist: Cheryl YA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