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配角|黎彼得不演悲劇源於人生:有幾悲啫,我自細冇好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們常說:「才子多情」,但對黎彼得(Peter哥)來說,就應該說成是才子「重」情。7,80年代他與許冠傑合作,填寫了多首流行曲歌詞,內容貼地又搞笑,故有「鬼馬填詞人」的稱號。有人會問:「才就有啦,咁情呢?佢結婚三年就離婚,點會算重情?」

黎彼得的威水史十分多。(陳順禎攝)

39歲患肝病冒起閃婚念頭

80年代黎彼得與「歌神」許冠傑合作填寫的歌曲爆紅,一瞬間他就成為名人,節目、做騷、填詞工作多的不得了,但正因如此,他在39歲就患上了肝病,還被醫生勸戒要停工。說也奇怪,這個時候他竟然會想起「結婚」兩個字,他說:「失業吖嘛,冇乜聊賴,年齡又差唔多,咁啱又有位女士喺附近撞到,又幾啱傾喎,就搞結婚。」個個都怕寂寞,也會想有人陪住終老,所以一直是單身一人的他就突然間結婚了:「好多人都唔相信,因為我從來冇女朋友拍拖,所以好多人都冇嚟,以為係愚人節玩嘢,哈哈哈。」

黎彼得組常笑臉迎人。(陳順禎攝)

結婚三年即離婚:開心嚟就開心走,唔好拖泥帶水

好景不常,黎彼得與太太的婚姻關係只維持了短短三年。「結咗婚三年,生咗個仔就Sayonara(日文「長時間不會再見」的意思),嗰三年都好陰公架,啲人覺得個男人又失業,又要靠個女人養,我事實又係冇收入,變咗我係咪要食拖鞋飯?又唔係,但事實我又身體唔好,呢個女人肯同我捱係好難得,我好感恩㗎。無奈長貧難顧,佢要走,我咪畀佢走囉,就係咁簡單,哈哈。」

黎彼得演過不少經典角色。(網上圖片)

離婚後直到今日為止,黎彼得的太太與他或者兒子都再沒有聯絡,他經常將「冇所謂」三個字掛在嘴邊,但又是否真的「冇所謂」呢?「冇所謂㗎,離離合合,人生就係冇拖冇欠,開心嚟就開心走。唔好拖泥帶水,唔好藕斷絲連。冇嘢㗎,冇事㗎喎。」

「01最賞睇娛樂大獎」即日起至12月23日接受投票喇,答埋簡單問題,隨時贏最新5G手機12 Pro!

黎彼得自言經歷多,所以看得很透。(陳順禎攝)

此時記者的臉上一面錯愕,大概黎彼得都意識到,似是安慰記者又安慰着自己,說:「要走人咪走人囉,冇乜所謂㗎,Who Care?我帶子雄狼湊大個仔又好開心,而家佢都卅歲。幾過癮吖,佢而家讀緊大學,不知幾開心。」

口說與兒子的感情淡薄,但黎彼得經常把兒子的照片帶在身上。(陳順禎攝)

父子關係形同陌路人:我喺廳佢就入房

「冇仇不成父子,冇怨不成夫婦」這句說話,就正好形容黎彼得人生中感情事,他形容,自己與兒子關係為「孤臣孽子」。離婚後為生計而開工,沒日沒夜的工作也令兩父子關係逐漸疏離:「我嗰時要搵食,有一次拍大唐雙龍傳,林峰嗰套,一返大陸就係4,5個月,咪放低啲錢畀個賓妹湊佢囉。我諗佢絕對係唔開心,唔見咗個老豆,但係要搵食吖嘛,冇辦法。」

最多年輕人認識的角色,當然是黎彼得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的馬豹。

現時因為疫情關係,黎彼得的兒子不能到國內讀書,說到這裏,黎彼得又笑了笑說:「佢而家返唔到去,咪留低喺度陪我囉。」他們在家中的相處,就似是兩個活在平行時空的人,明明是住在同一個空間,但又沒有交雜。他說:「我喺廳佢就喺房,佢出咗廳我又入返房,冇乜偈傾咁濟。佢日日對住個手機,唔係對住我,呢種係一種報應,你曾經唔take care佢,佢咪唔踩你囉。」兩仔爺在這個平行時空的生活,兩個人的交流就止於「食乜嘢,叫賣囉」這些基本對白,看得出,黎彼得還是十分緊張兒子的事情,只是收在了心底。

7,80年代黎彼得是四大填詞人之一。(陳順禎攝)

黎彼得兒時10歲的時候與母親在中環賣報紙謀生,他提及自己從小就是一個人長大,所以造就了自己「淡情」的性格:「大時大節我都係一個人,從來都係。我覺得有咩咁大鑊啫,點會懷念一家團聚?」有其父必有其子,所以黎彼得的兒子長大也「遺傳」了這種特質:「佢冇呢種情懷,好悲情。唔係嗰種念情嘅人,冇倫理嗰種,包括我自己都係,我唔係叫冇情冇義,而係好冷,好平淡。」他說,其實不止是自己,相信很多家庭的關係都是如此,好正常。

黎彼得自言是一個淡情的人,但只是他不肯輕易表露出來。(陳順禎攝)

不想再婚怕累人:照吓塊鏡啦,樣又衰,又唔係有錢

黎彼得於39歲成家立室,42歲離婚,但離婚的他未曾想過要再婚,說是不想再累人:「老實講,憑咩要人跟你啫,照吓塊鏡啦,樣又衰,又唔係有錢,女仔咁多地方去,入你個門口做咩啫?愛過方知情濃,醉過方知情重,曾經過就算罷啦,幾廿歲仲搞咁多嘢,寶福山見㗎啦。」

黎彼得失婚後就不再結婚,說是「怕累人」。(網上圖片)

最後,記者隨口問了一句:「點解你淨係做喜劇角色?」他十分豁然的回答:「我都唔識喊嘅,唔係擠啲眼藥水就得,我同余詩曼做過《洗冤錄》啦,場戲話個女要行刑,我唔跟劇本,我都唔喊嘅,暈咗落地就算。我個世界唔會有悲劇,有幾悲啫,我自細就悲㗎啦,冇好過,唔緊要。因為我嘅人生就自得其樂,我死老豆都唔喊,有咩好喊啫,已臻化境,唔會好感觸,生離死別,濕濕碎。」

經常強調自己是個淡情的人,但依記者來看,黎彼得其實是一個重情的人,只是「男人大丈夫,有淚不輕彈」罷了。

採訪:林迅景 拍攝:呂榮棟 剪接:趙錦添 攝影:陳順禎

場地:Hippie Party@觀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