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峰母子淚灑法庭 林暐哲和解條件連檢察官都話過份:強人所難

撰文:洪曉璇
出版:更新:

吳青峰遭前經紀人林暐哲控告違反著作權法,5月11日於台北地方法院審理長達4小時,青峰媽媽哭訴被林暐哲欺騙,兩母子於庭上相擁哭泣,到11號晚上青峰於社交網站寫下4千多字長文,首次針對此事出聲,仔細描述事發過程,難掩心痛表示出庭落淚是因為至此徹徹底底死心,如同第二次經歷「失去父親」的過程:「一次又一次,我終究心死了。」

吳青峰(左)、林暐哲(右)曾經情同父子。(Facebook@大房小山音樂)

長文提到2018年已經喺雙方律師見證下:「簽署『合約終止協議書』確認詞曲合作終止,我記得他一直告訴我要『妥善處理、好聚好散』,並且希望我們能『樹立典範』,告訴大家,不是每一個藝人跟經紀公司結束都要撕破臉。一直到2019年4月,我突然收到他的存證信函,我非常錯愕, 沒多久,林先生開始對我提起假處分、民事訴訟、甚至到刑事,還把我所創作的歌名搶註商標。我的律師苦笑地說:『他送給你全餐耶』。」

青峰媽媽於庭上淚灑當場,11號晚上青峰於網上留下數千字,表示出庭落淚是因為至此徹徹底底死心,如同第二次經歷「失去父親」的過程:「一次又一次,我終究心死了。」(資料圖片)

青峰被告後第一次見到林暐哲,檢察官希望促成和解開問林暐哲要求,青峰憶述:「我記得他表示『我希望他把寫給蘇打綠的所有詞曲都給我,我想keep住我跟蘇打綠的美好回憶!』我記得檢察官當場回應他「這要求已經超出案件範圍,你告『吳青峰』,現在卻要求『蘇打綠』,連我都覺得強人所難,你怎麼能要求他接受,不要講得很漂亮說是美好的回憶,但其實你是想要某些東西。況且現在都告了,也不美好了。」當時訴訟的開端是〈歌頌者〉這首歌,和解條件卻是「蘇打綠過去和未來的歌」,過去近百首歌曲,甚至未來我還沒寫的歌?難道不令人懷疑這才是目的嗎?」

+22

當日收到存證信函,係青峰正面臨《歌手2019》決賽演唱〈歌頌者〉:「我沒有告訴周遭的人發生什麼事,自己每天回到飯店默默流淚。」佢提到每隔幾星期就收到林暐哲一方書信「應該談法律的書狀,卻成為一次比一次荒謬且攻擊性、情緒性的字眼。一次又一次,我真的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一個,我曾視為父親的人口中說出。」青峰曾經同律師講不如認輸:「他要錢,就照他說的賠,當花錢學教訓、認清一個人,也就不用浪費生命在他身上了。」但律師提醒「「你是第一個唱自己寫的歌被告的,沒有前例。如果你不力爭到底,你會害到以後有一樣遭遇的創作者。」正因如此,我一直在為了未來我不認識,但可能面對一樣事情的創作者,拼命面對著。同時,一旦看清蘇打綠的歌曲是被搶奪的目標,我也必須為了蘇打綠六個人十多年的心血奮戰。」

點擊睇吳青峰四千字長文:

+2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