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追兇】《激戰》堅踢彭于晏 CID羅祖:打完先知佢係巨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怯,你就輸一世」張家輝在《激戰》中的一句對白成為人人皆知的金句,戲中拳拳到肉,三大型男張家輝、彭于晏和安志傑打到天昏地暗。不過原來有位人兄叫羅浩銘(Ken)都曾經在戲中與彭于晏對打,亦有替彭、安兩人做過替身。一部戲可能未能勾起你對他的印象,但如果你有留意TVB現時的《心理追兇》,其實飾演敖嘉年下屬的羅祖原來就是他,相信腦海中也能浮現他陽光的面孔和一副無懈可擊的身型。

羅浩銘做過激戰入面嘅替身,本身都好打得。(林迅景攝)

Ken現在是TVB的部頭合約成員,亦是「天下一」旗下的藝人。除了拍劇,Ken好快就跳入了電影圈,大大話話都參與過十幾二十部戲。不過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激戰》和《危城》,《激戰》是他第一套有角色名字的電影,以他形容就是第一次在謝幕的畫面上自己的名稱不再是路人甲乙丙丁。在戲中他有一場是跟彭于晏對打的戲份,「當時導演叫我試吓上擂台度打,我好狼咁樣打佢,其實嗰陣我唔知佢係一個台灣咁紅嘅巨星,我剩係覺得呢個男仔都幾高大喎。咁我打打打,打咗半日,終於打完導演同彭于晏都話打得好,仲講笑咁講話啱啱嗰腳好大力。後來我先知道原來佢係一個巨星嚟,我仲咁踢佢。」

當初同彭于晏對打嗰陣,原來唔知道佢係乜水。(Ken提供)

就係呢一場戲打到彭于晏嗌痛。(《激戰》劇照)

除了在戲中做演員,Ken都有在戲中做動作設計及替身,始終要有這樣的身形,又會打功夫,又識MMA的男演員其實也不易找。他一個人包辦了彭于晏和安志杰的替身,有一場戲是要替安志杰打張家輝,當然的畫面是Ken要一拳打落家輝的膊頭,「嗰陣我打咗好多拳都唔係好大力,跟住張家輝開始有少少嬲叫我俾啲力,因為佢做事好認真,達唔到個效果佢係唔會收貨。咁影帝一鬧你你就驚架喇嘛,咁之後一action我就好大力咁「嘭」落去,跟住佢好驚惶咁望住我然後「哇」咗一聲,之後再問導演得唔得呀呢個shot,係導演話得之後佢先同我講你好彩。但係佢係好nice,不過佢會鼓勵你做好每個動作,所以呢件事我好深刻。」

做替身打張家輝,Ken話佢好認真,學到好多嘢。(Ken提供)

去到《危城》,當時Ken已經拍了幾年電影,對電影開始有一點認識。這一套是古裝大製作,很多事都要重新去學習,例如戲服怎樣穿,古時的人怎樣吃飯,林林總總的事要再學一次。Ken說:「當時同劉青雲對戲,佢會教你應該點做,唔應該點做,嘩影帝教你做戲喎,智叔又喺度,你可以睇到佢哋點做戲。之後你喺現場睇到佢哋點做,再望吓自己係點做,真係差好遠。」當時有一幕是飾演老大的劉青雲要敗走出村,Ken等等的徒弟也要跟著走人。即使明明知道在做戲,但聽到一班臨時員大叫「走喇」,的確內心有一絲哀傷滲透出來,那一刻不用做出來也感到心情不好受。Ken就是從這部戲開始,慢慢懂得去學做戲。

《危城》過後,Ken慢慢學會了甚麼是內心戲。(《危城》劇照)

拍電影和電視劇也會有辛苦之處,Ken覺得電影製作模式好細微,好執著。例如有一次跟余文樂對戲,講述樂仔一腳把他踢落一灘泥水中,然後Ken要立即在彈起身。因為要拍攝不同角度,來來回回在泥水之中三天三夜,滿身泥心渾身臭味就是追求一個完美的鏡頭,這個是電影辛苦但亦是它的得意之處。至於電視劇,最辛苦就是摧谷得很厲害,每天都要按照行程完成拍攝,絕不能超時。Ken說即是很累,你的靈魂可以飛走,但軀殼一定要留在電視城。

雖然拍戲辛苦,不過Ken好滿足出到嚟嘅成果。(林迅景攝)

有辛苦當然也會有得著,Ken認為拍電影可以看見自少喜歡的偶像,而且可以跟他們一起工作,這是一個少少的滿足心態。而且拍電影你可以將自己最好的一件事,無論是動作或表情,放在電影當中呈現給觀眾欣賞。全部工作人員為你造一個永遠的鏡頭,無論以後在銀幕、影碟甚至網上,只要有觀眾記得你這一刻就已經有很大的滿足感。即使人工不高,只要得到一個好角色,能夠讓觀眾留下印象,Ken已經覺得心滿意足。

在TVB拍劇生涯當中,認識了唔少一直有聯絡嘅朋友。(Ken提供)

場地:九龍柔術大圍館 KLNBJJ TAIWAI

+9
+8
+7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