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速遞】朱斐斐白做四年 演湯盈盈年輕版:俾人問演乜答唔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個頭年,如果你從TVB藝員訓練班加入TVB,注定要跑幾年閒角,或者做吓佈景過吓鏡。如果要有對白有角色,做處境劇算是一個好大的機會,所以現在的《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便成為了很多新晉演員的試場。之前講過梁茵如何在這條路上掙扎求存,今次《香港01》找來在劇中飾演湯盈盈少年版的朱斐斐,原來她跟梁茵是同期藝員訓練班畢業,這幾年來一樣也是歷盡千辛萬苦捱過來,TVB的演員路從來都不易闖。

飾演湯盈盈少年版-高栢菲,不過戲份唔多。(網上圖片)

四年時間換來了空白

入行四年,不要說角色戲份,連角色名也不是常常有,很多時也是秘書、員工、客人等等過場的名字,想拎個代表人物出嚟?唔好意思,暫時未有。不過好彩,機會就是來得這麼突然,因為《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年青版高栢菲一角開始有人討論,等了幾年才迎來一個機會,有無曾經灰心過?斐斐說:「心灰?有時都會有㗎,不過我都好開心,一個小個角色都開始有人留意到了。由入行到有第一句對白,到有角色名有小小演份做,雖然進度係慢啲,但呢四年都係前進緊。我知道好多野要按部就班,無一步登天。我做多啲呢個層面嘅野,留意多啲前輩工作,令到我基本功紮實啲,未嘗唔係件好事。」雖然只是一個戲份很少的角色,但起碼叫做有人留意,羅馬不是一日建成,成就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擁有。

入行以來做過唔少角色,不過好多都只是過場性質。(朱斐斐Instagram)

呢個港鐵廣告就係佢喇,大家又認唔認得呢?(網上圖片)

「佈景人物」沒有代表作

有著演戲的熱誠,但生活依然要繼續,屋企只是一個普通家庭,TVB出了名人工低工時長,如何在理想和麪包之間平衡呢?幸好斐斐想法十分長進,有多出的時間都會出去接job幫補,她說:「人工係有啲低,大約每個月7000-8000,好在屋企人無反對。但我都有係出面接job幫補下,搵多啲時對自己好啲囉,搵得少時就慳啲用,後生時唔捱下幾時捱丫!我自己去casting搵嘢做丫,以前地鐵唔舒服要搵職員幫手個poster就係我了。講開呢個廣告,好多人都話好似真係病左 ,啲朋友話都話見到個廣告都忍唔住望下,之後有私下用個病樣做emjio。就連坤哥經過地鐵都忍唔住影左張相po ig講笑話:『咁病唔好出街,好想幫下我。』其實生活費多少對我黎講唔係最辛苦嘅,豐儉由人啦。對我黎講辛苦嘅係工作時間,你知我地「佈景人物」工作時間長,要長時間作戰狀態。早到現場最遲一個拍,有時拍一個鏡頭,播出街幾秒但就用你成日精神去換翻黎,有時劇接戲時間連住,翻屋企沖個涼時間都無。好似好多野拍咁,但親戚朋友問起,又講唔出拍左啲咩,果種感覺先令我覺得辛苦。」一種無奈,一種辛酸,不難感受到斐斐心中的煎熬。

一個青春少女,相信將會還有大把機會。(朱斐斐Instagram)

「好熟口面」是你的名字

做演員最想就是得到別人的認同,如果演出來的成績甚至連批評都得不到,因為根本沒有人留意你的存在,確實是天大的悲慘。尤其是等埋位的時候,相信有不少演員的經歷過這種等待。五點鐘起身返廠開工,心情預備好了,戲服上身了,化妝完成了,就等待著導演叫你埋位。點知一等就等到天黑,所有準備都被時間磨蝕了,終於導演拍到這場戲份,一個杯麵熟透的時間都未完,原來已經拍完。難道這不就是很多演員終身的寫照嗎?滿腔的熱誠踏入演藝圈,想盡力做好每一個角色,為自己每一處演技不足去磨練,就是等一個能夠出位的機會。點知一等就係幾十年,學黃子華的說話,好彩你就會等到一個角色,唔好彩?可能觀眾根本記不起你的名字,或者其實有個名字係記得,就係「好熟口面」。

好彩嘅就會等到一個好機會,唔好彩就唯有再等吓。(朱斐斐Instagram)

暴食症時好時壞,相信呢張相係好嘅時候。(朱斐斐Instagram)

病都要撐下去

做演員從來都會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看著每一個比她遲入片場,但更早拍攝完而且走埋的同事,斐斐明白到這一行便是這樣:「咁果啲係主角,都無得去怨,呢個世界係好多野係唔公平嘅。以前有段時間好唔識諗,自己對自己期望好高,但能力又追唔上野心時,我令到自己情緒出現左問題,有憂鬱症。又好想次次係鏡前以最好狀態,刻意減肥,結果就經歷到由壓食到暴食症,不過我知呢行好多前輩都有好大壓力,好多時演員都有呢方嘅面問題。」又憂鬱又暴食,有時對自己要求太高,卻達到不預期,壓力便跟隨爆煲。有人會選擇放棄,有人會選擇降低要求,而斐斐則得到了這些病。一個只有25歲的演員真的要承受這麼多壓力嗎?她說:「我就係想做到主角,拍到有代表性嘅作品。但你都見我做左四年進步緩慢,難免同人會有比較,有時會著急,會想不開。我亦都唔想枉走一條路,到最後咩都無。我係包包面果啲女仔,有時難得有大頭有演做,就想做好啲,又想靚靚出鏡,所以好瘋狂地想自己瘦。物極必反,你越想要果樣野越得唔到,我越唔俾自己食就想食嘅慾望越大,暴食症發作,垃圾食物停唔到,兩磅蛋糕成個食,就連煮飯嘅糖、鹽都唔放過。加上有時長期翻工,暴食可以令我減壓,嗰陣肥咗成40磅,嗰時完全唔想見人,所以都無男朋友。暴食呢方面搞到我爸媽都好擔心我,由入行前好瘦好健康女仔 變成身型反覆無常時肥時瘦,呢啲又係我覺得辛苦嘅。」

左面係暴食前,右面係暴食後。

+7
+6
+5

暴食症的時期,斐斐真的漲了不少。(朱斐斐Instagram)

睇心理醫生都要睇政府

因為這個病,斐斐由一個瘦女便成小胖,更加要為此幫襯心理醫生:「有睇心理醫生,同我傾計,我係睇政府啲心理醫生,私家太貴了,見一次都要成千幾,包葯最平都3千幾一次。政府好平,個排期就麻煩啲,我有一次要成半年。」影后惠英紅都曾經抑鬱症,甚至上金像獎台前都要食藥,能夠克服自己、克服病魔,未來總是充滿未知性,斐斐斷言不會放棄,因為除了喜歡演戲外,她還有一個夢想:「應該都唔會離開呢行,一日唔放棄一日仲有機會。我都仲等緊機會,可以同我男神彭于晏一齊拍戲,到時佢做男主角,我做女主角。」一個少女始終都有少女夢,懷著夢想的人行路總會多一份決心,要不然這麼多年的閒角生涯,而且捱到病,這種挫折已經會叫不少人放棄。

陰霾過後會是藍天,她相信。(朱斐斐Instagram)

努力是為報答媽媽

其實當初入行就應該會知道TVB這條路一定不好行,因為見過的例子實在太多了,點解當初又會選擇走這條辛苦路呢?她說:「果段時間係啱人生轉捩點,又唔想繼續升學,又唔想搵好正式嘅工做 。咁啱果有時參加校際戲劇比賽,都攞獎,覺得自己都可以試下呢方面,所以佢招生時,就膽粗粗地去報名。」入得TVB人工一定少,有些人可以靠家底支撐生活,但斐斐顯然不是這類:「屋企係普通家庭啦,但份糧真係只可自給自足,雖然無造成佢地負擔,佢地又唔反對我做呢份工。但咁大個女都無真正養得起爸媽係會唔開心,所以宜家要努力啲,將來令佢地覺得有我呢個女而自豪。」就這一份堅持已經令到不少人佩服,即使將來未必會大紅大紫飛黃騰達,不過這一份經歷已經足夠令斐斐自豪,老土講句,一個人無夢想同一條咸魚有咩分別?

幸好媽媽十分支持斐斐的決定,而且她們感情十分好。(朱斐斐Instagra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