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球評】奧斯爾一張相揭穿醜陋真相 德國足總說好的團結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小時候長輩常苦口婆心教導,沉默是金,彷彿面對所有不合理或不公平的待遇都只應默默忍受,一旦開口反擊,你就輸了。

「我有兩顆心,一顆是德國心,一顆是土耳其心。」

奧斯爾今次發聲明自白,對外界壓力無畏無懼,忠於自己,這才是公眾人物真正該做的典範。

對自己場上表現的批評,奧斯爾能夠接受;因為出身背景與一張照片而被攻擊,他不能接受。(資料圖片)

從不以移民後代身份為恥的奧斯爾,在德國Gelsenkirchen出生,但家人一直以來都以「土耳其方式」教育他,而在4歲開始上學之前,他只會說土耳其文;不過,接受學前教育時,大部分同學也都是移民,所以奧斯爾幾乎只有在面對老師的時候才有機會講德文。他曾在訪問中透露,時至今日,要講被稱為歐洲語言中數一數二難學的德文,自己一定要十分專注。

講德文會打醒十二分精神,奧斯爾今次見土耳其總統卻選擇了錯誤的時間,忽視了政治局勢,讓人有機會大造文章。即使他在聲明說,每次與埃爾多安見面的話題都只有足球,似乎也完全無補於事。

今屆世界盃,相信對包括奧斯爾在內的很多人來說是一場惡夢。(資料圖片)

+8
+7
+6

相已影,不是按一下Delete鍵就可讓一切重來。

被標籤了,以後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都會被有心人解讀成他們預設的意思和立場。

奧斯爾退隊宣言精讀 自爆被德媒、足總種族歧視

拜仁主席回應奧斯爾退隊 批用政治事件掩蓋表現問題

奧斯爾難忍歧視退出國家隊 德國足總發聲明「表示遺憾」

奧斯爾隨阿仙奴大軍抵新加坡 「多元性令球會與別不同」

中學讀過歷史科的,相信都對這種「多人開會,各有主意」的圖片倍感熟悉。(Getty Images)

場外拍照為何與場內表現拉上關係?

奧斯爾在首份聲明已道出重點:「若然報章或球評家認為我踢得差,我可以接受(批評)──我並不完美,而這亦推動我繼續努力。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就整支球隊在世界盃的差勁成績,德國媒體一而再將矛頭指向我的多元身份和一張照片。」

媒體與公眾不斷就這張合照攻擊奧斯爾,卻仍然預期他落到球場能夠以正常心態踢出正常發揮,這真的合理嗎?

「一個目標(Ein Ziel)」,肯定不適用於今屆的德國隊。(Getty Images)

球星也是人 情緒人人有

有些人很喜歡說,球星賺天價人工,怎能與我們這些普通人相提並論?

難道球星不是人?富豪就沒有情緒?

可悲而不幸的事實是,太多人誤信「百hi成才」迷思。試問一個正常人在公司或學校被日夜指罵和訓斥,哪來的工作動力去改進?士氣從何來?

奧斯爾所要面對的指控,真的公平嗎?(Getty Images)

樂於回饋社會的奧斯爾,原本早已安排好,與合作伙伴回母校推廣慈善計劃,現在卻因為一張相片,連行善都被拒絕。

「老實說,我真的受傷了。」奧斯爾的說話真實得令人同情,「哪管我以前曾在這裏上學,他們現在令我感到不受歡迎、浪費他們時間。」

心一傷再傷 有誰能明白?

有稍為關注奧斯爾新聞的球迷或許會記得,原本他的爸爸是經理人,但幾年前與皇馬談續約時與會長佩雷斯爭執,結果父子倆終斷合作關係。奧斯爾爸爸一怒之下,更刪除了屬於奧斯爾自己的Twitter帳戶──一直以來勤力上載的照片、辛苦經營得來的followers,瞬間化為烏有。

曾經歷最親、最信任的人背叛,現在奧斯爾因為一張照片加上兩場「屎波」,就要再次感受到這種被世界遺棄的滋味?

奧斯爾宣布因飽受種族歧視而退出國家隊後,公開表態的隊友不多,達斯拿(右)是其中一個。(Instagram圖片)

奧斯爾曾在《世界報》(Die Welt)專訪裏清楚表明,德國才是他的家(Heimat):「從一開始,我就視德國為家。當我出國旅行,很快我就會思鄉──掛念德國,掛念Gelsenkirchen。我在那裏很舒適;時至今日,當我不在,我都會很想家。」

不團結的Zusammen

一直覺得,德國足總選用Die Fantastischen Vier與Clueso合唱的《Zusammen》作為今屆世界盃打氣歌,實在是很錯的一步。Zusammenhalt(團結),需要的不只是落場11個球員通力合作,而是上至足總、下至球迷全部一心一意。

很可惜,由分組賽首戰「出閘脫腳」負墨西哥起,這首打氣歌每次播放,派對式輕快音樂與團結力量大的歌詞帶來的都只是令人難以承受的諷刺。

所謂的Zusammen背後所隱藏的分裂,就因為這一張相片而表露無遺。(資料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