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系女傭】菲傭放假行山跑樓梯 目標征服喜馬拉雅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菲傭,你會想到什麼?

她們背井離鄉、寄人籬下、收入不高,但是有一位在香港工作21年的菲傭,46歲的Liza Avelino,靠自己賺錢和假期,攀登了喜馬拉雅山,登頂了吉力馬札羅山。每次登山途中,她總是唯一的菲律賓人,也是唯一的菲傭。

撰文:倪蒹葭(一条)

平時,她和香港35萬名外籍家傭一樣,全天照顧僱主一家。而每出國登山一次,Liza要賺上一兩年的人工。但她證明了,要想走得更遠,最重要的不是錢,也不是你的身份。現在,她成了一個小有名氣的人物,但即使有人願意贊助她登山,她也沒有接受,而是請贊助者把錢都捐給幫助菲傭的機構。她希望用登山的行動,改變所有人對自己族群的看法。

Liza Avelino,一個喜歡登山的「山系女傭」(一条提供)

在香港,法律規定外籍傭人要住在僱主的家中。Liza(上圖中黑髮女子)每周工作6天,每天早上8點鐘送僱主Juliet(右一)的孩子上學,然後做家務,晚上等孩子睡覺,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一条提供)

更多Liza的日常工作與生活:

星期日是外傭唯一的休息日,她們通常會坐在廣場和公園裏,吃家鄉食物、聊天、跟家人FaceTime,這就是她們認識朋友和休息的方式。來香港的最初幾年,Liza也是坐在廣場上,但是她並不喜歡這個環境,非常吵鬧,而且路人會對着她們拍照。

2006年的一個周日,天氣非常熱,Liza去圖書館乘凉,看到一本介紹香港登山徑的書,她開始嘗試行山。第一次是在僱主家附近的黃泥涌,她發現從高處看香港,原來這麼美,也感到從未有過的放鬆。之後幾乎每個周日,Liza都會登山。

當時的僱主幫Liza找到一個香港登山團體,團員們自我介紹的時候,職業通常是金融白領、醫生或者老師,Liza花了一段時間才克服自卑。登山的朋友們發現Liza記路的能力很好,有時讓Liza做領隊。一次,參加登山的外國女士見到是一個菲傭領隊,當面質疑Liza的能力,雖然非常尷尬,但事實證明,那是一次成功的登山,最後這位女士請Liza喝了啤酒。

香港外傭最低工資是每月4310港幣。外傭大部分是女性,她們來港通常只有一個目的:省吃儉用寄錢回家,讓家人生活得更好。Liza最初幾年就是這樣。

但是Liza的婚姻並不幸福,她開始覺得不公平,「丈夫不去找工作,在月底等着我寄來的錢,從來不會問我在這裏吃得怎麼樣,過得怎麼樣。」Liza决定不再給家裏寄錢,也不再回家,儲下的錢幾乎都用來登山。香港有40多條登山徑,Liza都非常熟悉了,她也不再自卑,能坦然說出自己是一名家庭傭工。

Liza一直想去喜馬拉雅山,但她從來沒有看過雪,更沒在雪地上走過。

2014年,她決定先去日本爬一次雪山。領事館說Liza是第一例申請獨自去日本旅遊的外傭,所以辦理簽證需要非常多的文件,交齊文件後,等待了半個月,終於領事館打來電話,給了她單次入境的簽證。

她連續攀登13小時,登上了3189米的日本第五高峰槍岳。

點圖看更多她登上槍岳的沿途風景

2015年5月,Liza拿着儲了兩年的工資,第一次去喜馬拉雅山,打算攀登6189米的島峰,她問朋友借了一些登山裝備,自己只買了鞋子,冰爪和厚外套。

島峰在珠峰南坡,四周冰河環繞。到達5087米的珠峰南坡大本營之後,Liza連續4個小時,攀爬超過50度的陡坡,因為貼身運動背心的品質不好,不能及時排汗,一路上衣服都是濕的,Liza感冒了,無法前行。Liza說,放棄的時候想到儲了兩年的錢,還是哭了起來,不過她覺得一定會再來。

Liza的登山裝備(一条提供)

嚮導告訴Liza,如果真想登上島峰,她還需要更多訓練,至少每周要登山3次。

Liza躊躇着,周一到周六都是全天工作,總不能晚上去爬山,於是她找到了僱主家附近的一幢21層的公寓,每天收工後,就往登山包裏放15公斤重的啞鈴,背着它上上下下走樓梯。

一開始,腿部力量還不夠强,呼吸也容易變得急促,但是每周都堅持3個晚上去爬樓梯,慢慢地,腳步和呼吸都愈來愈輕鬆。

每周三次,背着15公斤重的背包行樓梯。(一条提供)

一年後,2016年Liza再一次去了喜馬拉雅山,這次她攀登到了島峰的雪線位置,5900米,距離島峰峰頂只有200米。可是,因為面前是近乎垂直的冰壁,Liza清楚身體的狀况,腿部力量無法再支撑攀爬,但她還是很高興自己有了進步。

Liza送給自己一個喜馬拉雅山紋身。她說,還會回到喜馬拉雅山,也許有一天能登上山頂。

點擊圖片跟着Liza一起登上喜馬拉雅山

有人聽說了Liza的故事,他們願意贊助她更好的背心,甚至贊助她錢,但是Liza還是想要自己存錢去登山,她覺得這樣才能享受登山。她告訴贊助者,如果真的想幫忙,就把錢捐給幫助菲傭的非牟利機構。

2017年7月,在出發去非洲吉力馬札羅山之前,她請一個扶助菲傭的機構「家傭匡扶中心」(the Help for Domestic Helpers)做了一個網上捐款平台,用於幫助菲傭學習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如何理財。

在坦桑尼亞,Liza連續登山8天,每天走6-8小時,登頂了5895米的吉力馬札羅山,也用這種方式為同鄉籌款。

Liza為Juliet一家已經工作了8年,最近又續簽了一份10年的合約。僱主家的孩子一個4歲,一個11歲,Liza很愛這兩個孩子,她們也會在睡覺前給Liza一個擁抱,說晚安。

但不幸的是,Liza已經15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孩子,那是一對雙胞胎男孩,今年24歲了。Liza只有一張兩個孩子的照片,她說把照片放進了一個盒子裏,但可能找不到了。菲律賓的家人告訴Liza的兩個兒子,她是一個很壞的媽媽,她也接受這一點。

Liza偶爾帶着僱主的孩子在香港爬山,但她沒有機會和兩個兒子談論喜馬拉雅,或者吉力馬扎羅。

(後記:現任僱主從來不讓Liza稱呼他們'Sir'或者'Madame',就是直呼名字,而且教導孩子要尊重Liza,也會給Liza相對彈性的時間去辦簽證攢假期,Liza說如果不是遇到這家僱主,可能也沒有這個故事啦)

她希望兒子會為她做的事感到一點驕傲,也許有一天,他們能再相見。(一条提供)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