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會 2018】奪香港壘球亞運首分 梁芷茵與媽媽流下幸福眼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個「兼職港隊」都有自己的辛酸。非全職運動員,想突破,實在有一定難度,工作、生活、家庭……種種因素,往往無法將深愛的體育放在生命第一位。

這次亞運有不少運動員首次參加亞運,今日要說的是女子壘球隊的梁芷茵。她取得香港壘球亞運史上的第一分。雖然首戰亞運的「女壘」以1:5不敵韓國,但梁芷茵跑出的這一分,背後的辛酸豈是單單勝負就能定義?

香港01記者潘思維 雅加達直擊

用腳一步步走出歷史,從來不是易事。近代的棒壘球,相信只有舉鈴木一朗作例子吧?但回到香港的今天,我們有梁芷茵。她今次走上香港亞運史上的第一分,過程十分緊張,擔任港隊一棒的她在3局下時,打出一支內野安打走上一壘,其後咬緊兩次投手出手時機,連盜二壘和三壘,最後借隊友一次犧牲短打,跑上本壘,這熟悉的畫面真的很有「一朗」的影子,內野安、連環盜壘、再用速度跑上本壘,這麼高難度的動作,就是由一個香港運動員完成。

梁芷茵(右)賽後與特地前往印尼觀戰的媽媽(左)相擁,說得感動不禁流淚。(潘思維攝)

但,因為落敗,芷茵賽後強忍淚水走上觀眾席,直至她與一名白衫女子相擁,她忍不住了,這個女「一朗」在觀眾席上大哭一場。原來白衫女子是她的媽媽,特地來雅加達支持女兒。芷茵哭着說:「媽媽……她一直有重病在身,平時出街也不方便,但今天她來了。」芷茵媽媽一直支持女兒打壘球,芷茵也明知自己平時放工後練習再加操,回家很夜會令媽媽辛苦,但媽媽只會體諒沒有埋怨,「她只是擔心說『夜返呀記住帶鎖匙』」,話語至此,芷茵的眼淚停不了:「其實平時比賽,因為媽媽出門不方便,很難帶她去看,但因為她堅持想來看我打這類大型比賽,所以就當旅行帶她來,但行程也要很小心。」雖然未能給媽媽一個勝利的笑容,但有時感人的眼淚,也是一個不錯的場景……

(潘思維攝)

梁芷茵正職是小學教師,她感謝學校和媽媽一直體諒,讓她能抽時間練壘球和棒球。(潘思維攝)

淚乾了,說好的幸福呢?當運動員其實很難幸福。芷茵哭完,說出自己的故事,背後都是一段段辛酸。她現年25歲,任職小學老師,打壘球接近9年,最近4年還學打棒球,這4年棒壘球雙修,雖然私人時間少了,但她快樂,「我只想打更多波,我知道世界上被我強的人有很多,如果要打國際賽,我就要突破,所以兼打棒球,其實我只想帶領港隊爭勝」。首次出戰亞運,許多隊伍都是職業壘球員出身,芷茵感慨地說:「如果自己有機會打職業,都想嘗試,有時我都會欣賞別人放棄事業追夢。」可惜壘球在香港算是少數運動,要當職業真的比飛到月球更難。明知情況如此,芷茵卻很堅持,她認真地說:「我只想更多人打壘球,想更多人一齊拼搏,即使再辛苦也要打落去。」

梁芷茵奪得香港壘球歷來亞運第一分。(潘思維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