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鄭展龍】為了足球,我義無反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年,香港U16創造歷史,首度殺入亞少盃決賽周。

這批小將因而被稱為「黃金一代」,屬「後冰河時期」各大球會重啟青訓後首批出品。

今年傑志提升鄭展龍等幾個小將上一隊,新生代首嘗職業足球,風評不俗。

適逢當下處於港足新舊交接期,是時候認識這些球壇新生代的故事了。

傑志中場小將鄭展龍是「黃金一代」的標誌人物。(梁鵬威攝)

很高興球迷稱我們為「黃金一代」,但實在是過譽了。那次打入亞少決賽周,除了那兩年集訓的努力,也有運氣成分,有時太大期望會成為壓力。今季首嘗職業聯賽,一些平日在青少年賽事可發揮的動作,都因為沒有信心而放棄,傳走腳下球便算。我會努力克服,希望來季有能力爭取更多出場機會。
鄭展龍

季後附加賽決賽

28/5(六) 15:00 冠忠南區Vs傑志 旺角大球場 票價:$80/$30

香港球壇的球員斷層,近年愈見明顯,早前世界盃外圍賽,30歲以上球員佔多數,及至多支本地班霸主力陣容皆年紀偏高,新生代的質素無以為繼。斷層之出現,可追溯到1998年體院足球部無法符合精英制計制而遭解散,吳偉超、陳偉豪和黃耀富等最後一代「畢業生」後,香港再無具系統的長期培訓足球員官方機構,加上千禧年代球市低迷,球會青訓幾近停頓,只剩地區和足總本身有限的青訓,兩代缺乏承傳,導致人才嚴重不足。直至2008年前後,香港巴塞足球學校(現傑志足球學校)等球會青訓項目和足球學校相繼成立,青訓才再現曙光。今季首登港超聯的18歲小將鄭展龍,正是「後冰河時期」首批本地青訓出品。

過去10年香港足球的青訓斷層,導致了今日新一代球員基數嚴重不足的惡果。(梁鵬威攝)

為足球棄入喇沙讀董之英

眼前的鄭展龍一臉青澀,考完DSE終歸隊練習,為爭取周六(5月28日)季後附加賽決賽的出場機會,繼續揮灑汗水。尚未對慣鏡頭的他,花了不少時間「熱身」,跟球場上的他判若兩人——尤記得上月對香港飛馬的聯賽處子球,後備上陣的鄭展龍在90多分鐘單刀笠過馬其頓國腳門將基斯贊「埋齋」,冷靜果斷的臨場發揮,小伙子確實潛力驚人。

「我是個低調的人,不慣面對大眾,只想踢好足球,但隊長盧均宜在訪問前都跟我說,既然決定當足球員,便必須習慣應對傳媒,這是我今季其中一個全新的經歷。」

9歲左右遇上了足球學校如雨後春筍般的年代,令鄭展龍幸運地避過了「冰河時代」。(梁鵬威攝)

鄭展龍出生那年,正是體院結束足球部之時,達至青訓的適齡階段,則遇上足球學校如雨後春筍的年代。童年已顯露出濃厚運動天份的鄭展龍,兼任小學籃球與足球隊主將,戰至全港學界決賽階段,即使身材不高大但動作靈活,籃球場上負責分波和控球的他,連過3、4人是等閒事,令他一直覺得籃球「太易打」缺乏挑戰。後來因為兼顧兩種運動太費時,加上成為第一批入選香港巴塞足球學校的學員,他決定專注於足球發展上。

稱鄭展龍選擇「發展」足球,原因是他學業成績本來不俗,卻放棄升讀傳統名校喇沙書院,入讀開設「職業足球員培育計劃」的董之英紀念中學,課堂以外得到充足的訓練時間,達至球會推崇的「晉身職業球員前最少經歷一萬小時訓練」的目標。他能夠義無反顧選擇足球路,最感謝的,自然是無限支持他的父母。「很多父母面對這樣的抉擇時,都以學業為重為子女選擇名校,我的父母則早已讓我自由選擇,實踐夢想。」

為了夢想而放棄升讀名校,足球路對鄭展龍而言絕對是義無反顧的歷程。(梁鵬威攝)

參與職業球員培訓計劃 上課訓練時間具彈性

由於董之英跟傑志的合作計劃,鄭展龍自言青年軍時代屬全香港最「舒適」的一群。參與「職業足球員培育計劃」的學生,生活是這樣的:早上先上3節課,中午參與1.5小時足球訓練,下午再回校上課,放學校則再參與球會或港隊訓練。上學與足球的時間分配更有彈性,既不用像其他青少年球員為訓練而東奔西跑,卻得到倍增的訓練量,這種模式的足球訓練,某程度上可體現為新時代「體院足球部」的代替品。這批青年軍迅速冒起,最佳例子莫過於鄭展龍在傑志U13的時代,偕隊友橫掃本地所有分齡賽的錦標。

「所有錦標?會不會有點誇張?」

「是的,無論是聯賽、盃賽、五人賽,總之是U13級別的比賽,你說得出的比賽,我們都是冠軍。」

小時候已經橫掃香港,未來,可否帶領港足作更偉大的突破呢?(梁鵬威攝)

新一代有成績卻欠特色?

往後日子,鄭展龍這代傑志青年軍一帆風順, 2013年曼聯超級盃以香港區亞軍身分一鼓作氣殺入大中華區決賽,要不是對山東魯能U15時球證漏判12碼,已晉級奧脫福舉行的世界賽,不過數到最大迴響一戰,莫過於2014年香港U16殺入亞少盃決賽周。為了這次比賽,鄭展龍等人被當時第3度回香港發展的教練金判坤徵召,展開為期2年的集訓;Kim sir鐵腕治軍,鄭展龍說,他們的鬥志被完全激發,由國際青年四角賽以0:3不敵新加坡U15,到亞少盃外圍賽以4:1反勝同一支國家隊。雖然最終於決賽周被抽下籤,與日本、澳洲和中國同處「死亡B組」,3戰皆以0:2落敗,但總算是香港足球「零的突破」。

鄭展龍與顏卓彬、羅梓駿、播磨浩謙等「黃金一代」,在青年軍賽事踢出希望,隨着訓練強度日漸增強,職業賽出場次數增加,表現愈見可人,鄭展龍已在聯賽和亞協盃建功,完成今季目標。不過,也有人批評大都未踢過「街場」的他們,因為自小在極具系統的足球學校訓練小組攻守模式,缺乏個人風格,鄭展龍不諱言:「踢街場,因為純粹享受足球,懂得以自己為中心發掘個人足球特質;我們一代或許這方面不夠突出,但紀律和服從能力強,能夠充分執行球隊指令。」足球場英雄地,孰好孰壞,待這批小將真正成長後再討論也不遲,至少他們當前的表現已及格有餘。

鄭展龍認為新生代球員的紀律與服從能力強是最大優勢。(梁鵬威攝)

「足球場上的成就,應該令你成為深受女孩子歡迎的風頭躉吧?」

「喜歡的女生是有,但我不敢表白,未拍過拖。」

「為什麼?練波太花時間嗎?」

「不,我很『怕醜』,不敢跟女生談話。」

放下足球,鄭展龍還是一臉青澀,傲氣全消,談到男生的共同話題,還會別過頭,面有難色地傻笑。的確,無論足球與人生,他依然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路還長,但從他身上,我們看到香港足球的曙光。

我相信,黃金一代的成就一定不止於此,今季不過是個開始。(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