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評論】被裁判人格謀殺 細威有冤無路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莎蓮娜威廉絲(Serena Williams)在美網決賽3次被裁判拉莫斯指違規而受處罰,比賽期間、完場後,她都激動投訴,聲稱遭受歧視。

本文探討的並非裁判雙重標準、賽會制度不公的問題,而是嘗試理解細威如此失控大爆發的原因。

掟爛拍、鬧裁判,沒有任何人指這是正確的行為;細威是否真的因其女性身份而受到不公平對待,也實在無從考究,一切判斷在乎觀點與角度。

不過,為數不少的人表示,細威只是明知自己不夠大坂直美打,才要故意找輸波的下台階,更藉此搶去她歷史性贏冠軍的風頭──這就肯定是先入為主的偏見。

細威激動成這樣,個人認為,一切源於拉莫斯指她違規接受教練莫拉托魯指導。最慘的是,莫拉托魯自己毫不避諱承認,彷彿真正的騙子就正是聲大大鬧人誣蔑自己的細威。

無法平伏心情,細威愈罵愈激動。(Getty Images)

對,根據賽例,不管球手實際上有否與教練溝通、甚至是否真的看到其暗號,只要教練單方面作出任何指示,就是違例──未能控制自己教練行為的球手,就要為此付上代價。

沒錯,球例白紙黑字列明,在這種情況下懲罰她,絕對是對事不對人,但細威今次顯然想得太多。

細威3次都有錯,罪有應得,是不少人的意見。(Twitter截圖)

細威今次真係多得教練唔少。(Getty Images)

被指作弊等同人格謀殺 細威激動有理

拉莫斯開咪表明她違規接受臨場指導,她多番重申,根本看不出教練在打任何暗號,以為他只是舉起姆指鼓勵她。自己明明沒有做過,卻被權威人士強加罪名到身上;她努力嘗試解釋,對方卻充耳不聞,拒絕接受。

滿肚子冤屈,從何找到抒發出口?

如果鬧裁判是騙子和小偷算侮辱,被對方錯誤指作弊而大發雷霆,就是玻璃心嗎?

名副其實委屈到喊。(Getty Images)

細威據理力爭,只是遭賽事裁判長無視。(Getty Images)

堅強新時代女性不代表沒有柔弱一面

眾所周知,細威青春期因外型而感到自卑,到尚未成年時初戰職業網壇,與大威在賽場上碰頭,惜姐姐因傷退賽,現場觀眾認定兩姐妹打假波而瘋狂向她喝倒采;最終細威贏了冠軍,卻傷心得哭了好幾小時。

今年7月溫布頓打入決賽,是細威產後復出與大滿貫冠軍最接近的一次機會;她以直落兩盤不敵姬爾芭,賽後受訪時就當場感觸落淚。

一個新手媽媽情緒容易波動很難理解嗎?

還是因為細威外型向來太像男子漢,而且是帶頭爭取女權的堅強代表人物,偶爾露出柔弱的一面就是十惡不赦?

細威主觀感到受屈辱,不代表她認為摔球拍的行為沒錯。(Getty Images)

大滿貫決賽輸給年輕後輩的失落,還是嘗試講道理但冇人聽的無奈?(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