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韋特系列.專訪1】對話港足新帥 談目標 說點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7日,中華台北以2:0擊敗馬來西亞的那個晚上,台北田徑場的歡呼聲響徹夜空。將主場第7場勝仗獻給台灣球迷後,加利韋特即晚登上前往香港的航班,他沒時間為離開台灣而傷感,因為他已要思考應如何令香港擊敗泰國和印尼。

教練生涯來到第20年,44歲的加利韋特來到香港,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攝影:梁鵬威

第一次認識加利韋特這個名字,是2014年在台灣舉行的東亞錦標賽外圍賽。耳聞香港隊曾多次用12:0、15:0的比數「血洗」關島,但那次親眼見到的關島充滿韌勁,跟香港戰成0:0,是關島第一次對香港力保不敗,背後驅動這球隊的,正是韋特。韋特最為香港球迷熟悉的是2017年成為中華台北主帥之時,當港隊在亞洲盃外圍賽主場2:0擊敗馬來西亞那一夜,台北以2:1絕殺巴林,主場連勝後,中華台北的世界排名曾由160登上第121位,韋特豪言要令台北打入世界前100。

加利韋特24歲展開教練生涯,曾領不少足球小國大躍進。(梁鵬威攝)

談關島下滑 論台灣足球局面

今天,韋特已身在香港足總的會議室內,親身說着在台灣的經歷:「我初到台灣時,他們說希望用6年時間做到,我說,不不不,那太長了,若我們能按照既定計劃,2年半內就可能做到。」最後他在台灣只任職10個月就約滿離開,本想續約,卻因足協改選風波而無法成事,中華台北足協改選到今日才塵埃落定,「我真的很喜歡台灣、也愛那群球員……可惜在那裏,足球很大程度由政治主導,我希望他們能盡快解決各種問題,專注發展足球」。關島在韋特離開後,世界排名由最高的146回落至193,在東亞錦標賽外圍賽首圈敗予澳門,問韋特原因,他直言:「因為我離開了。」頓了一頓,才補充:「我跟我的團隊在關島曾努力建立一切,看到他們的水平再次下降,我當然傷心,但我控制不了。」

韋特的辦公室除設於何文田香港足總總部,將軍澳的賽馬會香港足球總會足球訓練中心,亦是他主要的辦工地方。(梁鵬威攝)

長遠目標領香港重返世界前100

由英屬處女島、巴哈馬群島、關島到中華台北,加利韋特執教的所有代表隊,在他麾下,都曾登上史上最高的國際足協排名,他因而獲得「神奇教頭」、「魔法教練」等稱號。然而4支代表隊在他掌帥印前,足球發展都頗為落後,相比之下,香港至少已有職業聯賽,發展也相對成熟,又能有多大進步空間?「以我們擁有的球員、基建、球迷,以排名論,香港應可以做得好得多,何況我們擁有輝煌的歷史。」前香港足總行政總裁編寫的「力爭上游 萬眾一心」五年計劃(2015-2020)中,以「男子代表隊在五年內躍升至平均130位」為目標,韋特有信心做到嗎?

「我的目標是100,當然這是長遠的計劃……我們應當做到,目標已不能再低。」他說得斬釘截鐵。「過去我們踢很多友誼賽,比賽的目的都集中在練兵或長遠發展之上,但我希望跟更強的球隊交手、跟已經發展得比我們更好的球隊交手,去獲取更多積分。」

韋特稱,自己會自行為球員取名,例如叫黃洋「Yanggy」,「比較易記」。(梁鵬威攝)

魔法真的存在嗎 韋特教波以人為本

人們叫韋特做「魔法教頭」,但所謂魔法,其實就是用對方法。

在修咸頓出生成長的韋特,整個家族都持有修咸頓季票,他自小已熱愛足球,卻未如願從修咸頓青年軍升上一隊,只能在低組別及澳洲落班。儘管失望,但其實韋特早在6歲時,已盼望成為英格蘭領隊,「比起球員,我更想做領隊,因為我很想將自己對足球的熱誠和愛,去分享、感染其他人……若我無法成為最好的球員,就做最好的教練吧」。抱着要執掌三獅兵團的理想,韋特在24歲踏上教練生涯,幾乎聯絡過全球的足球總會後,只得英屬處女島願意給他機會。「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球員都比我年長,他們都很疑惑到底這小子是誰?但很快就沒人再質疑我。」畢竟他令英屬處女島的世界排名暴升28位之多,連接手的保亞斯(Andre Villas-boas)亦未能重現這佳績。

韋特入主中華台北男足之初,曾勸門將潘文傑(右一)剪頭髮,後者依言照做,在韋特麾下有出色發揮。(中華台北足協Facebook)

韋特自言,他的執教之道就是從「人」出發,比起球技,他更認為要先從球員的心理出發,無論到哪裏執教,他都很注重跟球員建立關係、互信。曾在新聞看過,韋特在台灣的第一課操練,就要求門將潘文傑剪頭髮,潘文傑的表現其後大躍進,那又是什麼「魔法」?

「事情沒那麼簡單。」韋特說:「潘文傑第一次來代表隊練習時,他的頭髮很長,長到遮住眼睛,我就跟他說,你要剪剪頭髮,才能看得見呀!其實這也是一個測試,因為他出名不太聽人講話,很多人都說他很難搞。但下一次練習時,他已剃光頭髮,這說明了他並非不聽意見,由那時開始我們的關係就變得很密切,他在我麾下也踢足了所有比賽,而且表現很好。」初到香港,韋特又會否對哪位球員的髮型有意見?「可能是麥基吧,但他好像已剪了頭髮!」他打趣道,隨即又認真地說:「早前我找葉鴻輝去喝了杯咖啡,試試多了解他和他的生活,也問他香港足球有什麼要改善。」對於談話內容,他三緘其口,但亦強調:「跟球員建立密切的關係的確很重要,要將他們當成一個人、而不只是一個運動員來看。若能建立互信,球員總能作出令人驚訝的進步。」

韋特擅與人建立關係,短時間內已與足總職員已打成一片。(梁鵬威攝)

友賽點兵或有驚喜 透露正聯絡海外合資格球員

加利韋特即將迎來港隊教練生涯第一個挑戰,在10月的國際賽期對泰國及印尼,兩場地標戰勢必左右外界對他的評語。他早於來港之前已着手準備:「我來港之前已研究過香港的球員,足總的職員也給我很多資料,那時候我已有一定概念,全都是以贏波為先。」儘管如此,他卻明言今次國際賽期的決選名單,或會令人驚訝:「今次友賽的目的,是盡量觀察更多球員的表現,同時為東亞錦標賽準備。最後23人名單上,有些決定或會令人震驚,但有部份球員我們已十分了解,無需再加觀察,可待東亞錦標賽時才徵召;就某些外流球員而言,唯一能觀察他們的辦法就是徵召他們,而我們能這樣做的機會不多。」

談及將戴偉浚及霍斌仁列入港隊大名單,韋特坦言戴偉浚剛剛傷癒,未必立刻徵召,但也不代表他沒機會出戰東亞錦標賽。韋特過往執教關島及台灣時,不時召入一些在外地落班、卻具代表隊資格的球員,他指出香港其實也有如此兵源,「我們正在主動聯絡一些合資格代表香港的海外球員,也許很多人都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很快就會為人知。這批球員正在水平不俗的聯賽作賽,我們不會立刻就作徵召,這是較為長遠的事」。他表示暫不會透露這批球員的名字,「我不想為他們帶來麻煩,也不想令我們的計劃受阻,但他們都因為在港出生,或是父母在港出生而合資格,這種球員的數目,其實多得驚人」。

上任後首個國際賽期迫在眉睫,韋特亦全心準備,「我一天有26小時都在做思考足球」。(梁鵬威攝)

一年半內誓領香港躍進 英格蘭仍是終極目標

加利韋特作為港隊主帥的合約,將在2020年3月屆滿,能否續約需視乎屆時成績。短短一年半,韋特希望做出什麼成績?他回答得簡單:「我希望為港隊繪製出一個發展藍圖;我希望將他們帶到近年最高的排名、更有競爭力;我希望令港隊在香港變得比英超更受歡迎;我也想我的球員變成球星;我最希望的是,球迷在打氣時為球隊感到驕傲。」

儘管懷抱成為英格蘭領隊的遠大目標,但韋特眼下的工作是領港隊取得成功。(梁鵬威攝)

回帶至韋特6歲之時,他造過的英格蘭領隊夢,至今仍未幻滅,甚至可說是愈來愈接近,畢竟他不僅曾獲英格蘭足總頒發精英教練獎(The FA Elite Coaches Award),去年更成為英格蘭U21教練人選最後3強之一,儘管最後不敵現任英軍領隊修夫基,但仍顯示他的執教能力獲認同。加利韋特已在亞洲工作6年,雖一直有機會回英格蘭執教球會,但他坦言未有合適的機會:「目前來說我更喜歡亞洲的環境。」他又認為,曾如此接近執教「幼獅」,證明他正朝正確方向前進,「至少他們(英足總)知道我是誰、有留意我的工作、我也曾跟修夫基一起談論比賽……對我來說,是個里程碑」。

儘管擁有遠大的目標,韋特也直言自己為成為英軍領隊設下「確實的期限」,「沒有目標,就很容易失去動力,就跟球員一樣」。但目前更重要的是先做好在香港的工作:「也許我的長遠計劃已超出香港的範圍,但目前來說,我的目標就是領港隊取得成功,令港隊成為香港人心目中的No.1。」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