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足球】港隊前門將何國泉執教 香港華仁「兄弟班」挑戰男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九中學校際足球比賽」男子D1 A Grade決賽將於下星期一(26日)下午4時15分在石硤尾公園足球場舉行,由「黑馬」香港華仁書院對陣拔萃男書院。

香港華仁前年從D2升班,去年於D1瀕臨降班,今年為了湊人數更要從學校游泳隊、籃球隊、排球隊找同學客串。誰料香港華仁在開季兩和一負後「鯉魚翻身」,分組賽最後兩場大勝出線,並於四強淘汰喇沙書院,校史上首次殺入決賽。

香港華仁三年來像坐「過山車」般大起大跌,奇情堪比當年英超創造傳奇的李斯特城。

訪問當日,港隊再度打入東亞盃決賽週的消息弄得網絡世界沸沸揚揚。翻查資料,對上一次港隊創此佳績時已經要數到2010年,該屆港隊功臣、外圍賽事最佳門將何國泉,轉眼間已經成為了香港華仁的教練。這位東方龍獅的門將「踢而優則教」,今年迎來他兼任香港華仁教練的第三個年頭。

接替郭嘉諾 滿足來自「從無到有」

何sir憶述成為港華教練的因緣,「以前都是郭嘉諾教的,他是(香港)華仁舊生。之後他要到香港足總任職,無暇分身,便問我有沒有興趣當這學校的教練……這裡工作量不大,帶隊甚無壓力,便答應下來。」

一隊「拉雜成軍」的足球隊,居然給予何sir一份格外難得的滿足感,「比起執教一些傳統足球名校,這裏難度更大,但見到一班球員進步、成長,滿足感便隨之而來。」原來並不一定要教出一班精英,方叫滿足,看著一班球員「由無到有」,才教何sir會心微笑。

何國泉三年前上任成為香港華仁的教練。(吳鍾坤攝)

然而,決賽對手男拔可謂「豪門」,陣中港青、球會代表多不勝數。臨近決賽,何國泉早已將勝負置之度外,「當然我們沒有男拔那樣大的抱負,但至少我可以由C Grade開始,慢慢建立一隊可以與男拔、喇沙等名牌中學爭一日長短的球隊……勝負我並不太緊張,但想帶給香港華仁一份團結的精神。」

儘管男拔強大,但何國泉相信仍有破軍方法,「男拔攻力強,但防守有缺陷……我們的踢法將與四強對喇沙差不多,以中路逼搶為主。決賽我們會嚴防對方的『沙維』廖進泓及林樂賢,雖然今仗我們有兩位主力停賽,但希望以防守取勝。」實力差距明顯,但當李斯特城都能成為英超冠軍,奇蹟在足球場上從來都存在。

何國泉希望球隊在決賽先做好防守。(吳鍾坤攝)

談到成為教練的苦與樂,何國泉直言:「始終香港華仁都是一間比較著重學業的學校,所以球員經常因為補習、溫書缺席訓練,我們長期訓練都不齊人……明知他們(球員)著重讀書,沒可能叫他們出席全部訓練,唯有奉勸多些,提點多些。」雖然香港華仁並不像決賽對手男拔一樣「粒粒皆星」,但何sir仍然堅信球員的實力,「現時一班球員被我教了三年,態度上改善良多……其中門將羅澔陽有機會向更高水平足球邁進,他(羅澔陽)現時效力甲組球隊晉峰。」

比起執教一些傳統足球名校,這裡難度更大,但見到一班球員進步、成長,滿足感便隨之而來。
教練 何國泉

羅澔陽:為隨師傅而轉校

隊中門將羅澔陽受到前港隊門將賞識,依然非常謙虛,「何sir稱得上是我足球路上的伯樂,由太陽飛馬青年軍對現時成為甲組球員,我大部份的守門員知識都是由他傳授。一直以來都不想辜負他對我的栽培,所以我都刻苦訓練……現在踢出些許成就,非常感謝何教練。」

前年由香港鄧鏡波書院轉校至香港華仁的羅澔陽,原來這個決定都與「伯樂」有關,「當時何sir剛成為香港華仁的教練,便叫我轉校來跟他。我覺得這是一個新挑戰,故希望嘗試一下。」由球會到學校,羅澔陽一直緊緊跟隨何國泉的足跡,成就多年以來深厚的師徒情。

羅澔陽現時為香港五人足球U20代表。(吳鍾坤攝)

作為香港五人足球U20代表隊,羅澔陽自然是隊中足球水平較高的球員。受訪時看似性格內斂敦厚,但場上卻經常大聲提場,儼如後場指揮官一樣,「我會利用在外面學到的足球知識,例如防守企位、拖延時間等等,教導我的一班隊友,希望香港華仁更加似一隊專業球隊。」轉校生要融入新學校當然不容易,對於這方面羅澔陽感謝一班足球隊隊友,「他們(一班隊友)都是平時學校中最熟絡的朋友,多謝他們,我從來未踢過一隊如此團結的球隊。」

羅澔陽在後場指揮若定,可謂後防線的定海神針。(吳鍾坤攝)

上場四強絕殺喇沙,爆出今年學界最大冷門。羅澔陽道出背後故事,「本身我都認識一班喇沙球員,當他們知道四強將會對香港華仁,都笑稱我們會『保送』喇沙入決賽。雖然我知道他們只是一番戲言,但都激發出我們的鬥志。」殺入決賽後,香港華仁證明自己實力非凡,讓以前輕視過他們的人跌滿一地眼鏡碎。

何sir稱得上是我足球路上的伯樂……一直以來都不想辜負他對我的裁培,所以我都刻苦訓練。
球員 羅澔陽

李昀峻:帶領球隊 搏盡無悔​

「熱血華仁,搏盡無悔」是香港華仁在學界場上最常見的口號,足球隊隊長中六生李昀峻對此感受最深,「來到中六,對學校愈來愈有歸屬感。雖然我們人腳資源都沒有其他學校多,但團隊精神才是最重要……雖然自己並非球場上最強的球員,但希望我能做到一個榜樣,帶領一班隊友『play as a team』。」

李昀峻由乙組開始,已成為球隊隊長。(吳鍾坤攝)

今年香港華仁開季頭三場僅錄得兩和一負,到現在殺入決賽,原來全年的轉捩點在於第三場對英華書院,「我們先輸兩球,再反超對手3:2,最後才被英華在最後階段追和。那一場大家都打得很差,完場一刻全隊都有一種覺悟,要在之後比賽拼盡。自此之後,全隊心態都改變了很多,最終在第四場對南島中學以6:1大勝,士氣亦隨即大增。」肩負隊長重任,相信李昀峻對今年球隊的進步絕對會感到欣慰。

李昀峻帶領「兄弟班」,挑戰男拔強權。(吳鍾坤攝)

隊史上首次殺入決賽,校內氣氛隨即因足球隊而熾熱起來,「其他同學們都很雀躍,而老師則覺得不可思議。決賽當日學校會安排專車接送同學到場打氣,據說將會有過百名同學成為『打氣團』的一份子,不少舊生更會『拉大隊』入場。」畢業在即,相信今年香港華仁的神奇之旅將會成為李昀峻一世銘記的回憶。

李昀峻透露將會有過百名同學星期一到場支持。(吳鍾坤攝)

雖然自己並非球場上最強的球員,但希望我能做到一個榜樣,帶領一班隊「play as a team」。
隊長 李昀峻

及時雨三兄弟—苗灝謙、馮嘉禮、陳耀楠

要數香港華仁最特別之處,在於他們今年開季前還未湊夠一隊人數,要從其他校隊尋找滄海遺珠。結果游泳隊的苗灝謙(前鋒)、籃球隊的馮嘉禮(右閘)及排球隊的陳耀楠(左閘)經隊長多番遊說後,終於答應今年加入足球隊,成為「客串球員」。

左起:苗灝謙、馮嘉禮、陳耀楠。(吳鍾坤攝)

三人最初加入足球隊,都受到多番阻攔。身兼籃球隊隊長的馮嘉禮直言「當初籃球隊教練都反對我加入足球隊,足球賽期與籃球相近,害怕我會受傷。」而陳耀楠原本更打算在四強只踢半場,「有見上場四強後幾日都有排球學界比賽,原本想跟教練說只踢上半場,但有見球隊半場仍能守和喇沙,唯有硬著頭皮捱下去。」

他們原本各自都是所屬校隊的主力球員,但隨著足球隊成績愈來愈好,卻對這隊只屬「客串性質」的球隊產生微妙感情。苗灝謙直言:「老實說,剛剛加入足球隊時完全沒有歸屬感,但隨著球隊走得愈多愈遠,歸屬感便隨之而來。」馮嘉禮補充,「由頭三場分組賽表現差勁,到現在殺入決賽,歸屬感愈來愈大,加上與大部分足球隊主力都是『friend底』,故有一種『兄弟波』的感覺。」擁有多名「兼職」球員,到最後打出奇蹟,今年的香港華仁足球隊不禁令人想起2016年歐國盃創歷史的冰島。

沒有決賽對手男拔的強大陣容;沒有校內一個私家訓練基地,甚至連十一個主力足球的成員都沒有,但香港華仁懷著對足球的赤子之心,一步一步寫下校史光輝一頁。對於一些傳統足球名校來說,打入決賽乃兵家常事;但對於香港華仁來說,星期一的決賽或許屬於他們足球生涯的唯一高峰,且看他們能否再次爆冷,創下「黑馬」傳奇。

香港華仁A Grade足球隊隊照。(吳鍾坤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