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刁小娟】昆明獨家專訪 「30歲的奧運,特別珍惜」

「積極面對 路才更寬」刁小娟。(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刁小娟做過的訪問並不多。這次得到香港單車隊總教練沈金康首肯,讓我到昆明呈貢訓練基地採訪,我看刁小娟也是靜靜的,總之練好每一課就行。

或許經歷使然,她2008年南下香港後,兩次亞運卻三次炒車,眼見獎牌快要到手,卻從手邊悄悄溜走。人面對命運之渺小,除了盡人事聽天命,其實什麼都做不了。

但願30歲迎來人生首個奧運的刁小娟,人生像昆明天氣般,寒風冷雨後,就是耀眼陽光。

文:李思詠 圖:黃永俊

刁小娟之前兩屆亞運三次意外,與獎牌這麼近那麼遠。意外於她心裏還是有陰影,但誰都沒有月光寶盒,只有積極面對,路才更寬。(黃永俊攝)

從小聽老人家說,人有三衰六旺,儘管我覺得這句話很土,卻又深信不疑(特別是行衰運時自我勉勵)。若然這樣,刁小娟可高興了。她在香港隊,已「衰」了三次。第一次是2010廣州亞運,她在女子場地記分賽的「大炒車」中,手骨被扯下來脫骱,粉碎性骨折,韌帶撕裂,本來金牌在望,最終卻退賽;第二次是2014仁川亞運的女子團體追逐賽,她在第4圈一次換位時,前輪碰到黃蘊瑤戰車的後輪,連人帶車從賽道摔下,身體大範圍擦傷;幾天後的女子個人公路賽,她在隊友孟昭娟護送下,最後一公里突圍領先,但到衝線前100米,竟然後輪爆胎,只能以一個「梗頸四」收場。

「總之就是烏雲,哈哈哈。」刁小娟說。是的,除了苦笑自嘲,還能怎樣?她2008年南下香港,因為沒有特區護照,錯過北京奧運和2012倫敦奧運,加上她不是土生土長,當李慧詩、黃蘊瑤、郭灝霆、張敬樂成為一個個香港傳奇,刁小娟從沒進入我們的視線。她總結過去:「發生了就發生了,我沒有月光寶盒,不能回頭重新再來一次,唯有用正面的心態去面對,自己的路才更寬。」這是一種氣度,但過程肯定不是你和我能想像。我第二次跟她聊天,就在廣州亞運場地大學城單車館,她指指當日「大炒車」的位置:「我恢復訓練時,就在這個場地。我跟你說,我第一次只敢在賽道最下面的欄杆位置繞圈,然後就躲到樓梯下面哭。我告訴自己,明天上一點點吧,一天一天進步。那段時間很痛苦,這個陰影,現在或多或少還在心裏,只是深淺問題,最初騎上戰車,實在恐懼。」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李慧詩】昆明獨家訪問 「得獎與否 我已在玩命」(有片)

【里約奧運.李慧詩】昆明生活 除了單車還是單車(有片)

【里約奧運.梁峻榮】昆明獨家專訪港隊新星 「單車是我生命」

運動員都是人,刁小娟幾次炒車意外後,復操時都怕得要命,兩個輪子一雙腳踏,原來可以好可怕。(黃永俊攝)

單車機訓練最刻苦,雙腿在原地不停轉動,一踩就幾小時,刁小娟(左)卻不覺悶,她只知道要為奧運努力,畢竟30歲才首戰奧運,定當好好珍惜。(黃永俊攝)

時間沖淡一切,至少不快的事都過去了,她又住滿7年拿到特區護照,今年終於如願出戰奧運。等待的過程很漫長,但雙腿每天像機器般轉動,一周復一周,她都麻木了,「我媽生日的時候,我跟她說,怎麼你又生日?好像不久前才替你慶祝了」。談到里約奧運,她忽然靦腆,輕聲在我耳邊道:「你猜我幾歲?」其實,運動員的歲數,從來不是秘密。「30歲才第一次參加奧運,我的人生還有多少次?所以我特別珍惜。」年齡是運動員的敵人,但我相信「三字頭」才迎來人生首個奧運的她,其實沒甚難度,誠如她所言,「之前的不幸運,可以說是磨練的機會吧,正常人都無法經歷,捱過了會更堅強,就算遇到困難,我都跟自己說,再難的我都試過,現在算不上什麼」。看到她的笑容,忽然想起昆明那天的雨後陽光,一掃烏雲和寒風,讓人溫暖無比。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單車】獨家直擊香港隊昆明「集中營」(多圖)

人面對命運之渺子,除了盡人事聽天命,其實什麼都做不了。刁小娟的悲情,但願在里約熱內盧奧運一掃而去。(黃永俊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