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東奧拳擊賽尚未定案 源自AIBA三宗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京奧運委員會上月公布賽程,拳擊項目安排在7月29日上演。如果讀者心水清,大概記得在去年11月尾,國際奧委會(下稱IOC)對於國際拳擊總會(International Boxing Association,下稱AIBA)的進度報告不滿,並決定暫時凍結2020年奧運會拳擊比賽的籌備工作。

下星期三(22/5),IOC將開會討論應否把AIBA排除在賽事之外。離開了AIBA的拳擊項目,還能否如常進行?想看到曹星如出戰奧運的香港人,應當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問題一:計分方法轉又轉 執法屢傳爭議

AIBA稱得上惡名昭著,第一項爭議是比賽的執法問題。上屆里約熱內盧奧運,AIBA開放拳擊項目予職業選手參加外圍。職業賽事和業餘賽事的規則本已多有出入,賽事也爆出裁判執法不公問題。當中最令人記憶猶新的,是中國的呂斌控訴評分主觀,指「裁判偷走了我的夢想」。而愛爾蘭Michael Conlan和美國的Gary Russell,無不控訴勝利被搶走。

奧運拳擊項目本來開放予業餘拳手參加,而近年業餘拳擊已經引入以累積擊中對手次數為本的計分方法。但是,AIBA卻又跟從職業賽,把計分方法改成以主觀判斷為準的一套,所以惹來外界指摘操控賽果和拳證。IOC在去年11月成立三人小組,對AIBA展開調查報告,其中一個項目就是對於2016年奧運的比賽執法醜聞。AIBA受到的質疑,不單是競技上的內容,還涉及貪腐問題和財政問題。

【里約奧運.拳擊】打至對手頭破血流照出局 頭號種子轟拳總作弊

【里約奧運.拳擊】中國選手料穩勝狂歡 下一秒卻……

干倫(右)在里約奧運8強戰指裁判不公,表明不再參與AIBA比賽,現時轉打職業拳擊。(Getty Images)

問題二:AIBA主席涉販毒 形象受損

第二個問題,是AIBA主席拿基莫夫(Gafur Rakhimov)。這位烏茲別克商人被美國財政部指控為組織犯罪網絡主腦,指他涉嫌販賣海洛英。外界自然對AIBA,乃至該組織籌辦的拳擊項目,有所爭議。因此,現時AIBA改由摩洛哥的Mohamed Moustahsane署任主席。IOC在下月的會議,除了有可能把AIBA排除在東京奧運的賽事,更會討論應否不再認受AIBA。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圖)本月初表示奧委會委會有力自行營辦奧運拳擊,與AIBA爆發罵戰。(美聯社)

問題三:AIBA財困或換搞手 奧運拳擊變質?

第三個問題是AIBA被揭露瀕臨破產。今年3月,AIBA爆出1600萬美元的巨大欠款,需要通過營辦奧運賽事來填債。由於擔心拳擊項目因為AIBA瓦解而停辦,俄羅斯拳擊總會秘書長Umar Kremlev曾經向IOC發信,主動提出為AIBA填債。此舉用意確保這項深受俄羅斯人愛戴的熱門奪金項目,可以如期在奧運舉行。

即便AIBA被禁制,也不代表拳擊項目會因此停辦。組織職業賽事的世界拳擊協會(The World Boxing Association,簡稱WBA),很有可能取代AIBA接辦有關賽事。當然,WBA試圖介入奧運,背後動機都只是因為商業利潤,同時也涉及奧運賽事應否繼續接受職業拳擊衝擊的問題。過去奧運拳擊的賣點,是容許年輕的業餘拳手經奧運成名,例如拳王阿里(Muhammad Ali)、科曼(George Foreman)及劉易斯(Lennox Lewis)。WBA接辦奧運拳擊,會否令賽事變質?

曹星如為戰奧運,從職業轉戰業餘。但奧運拳擊賽事,由誰營辦,仍未有定案。(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