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世界盃缺少球后 挪威女美斯為平權拒披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女子世界盃在上週六(7日)於巴黎揭開戰幔。令人可惜的是,首位女子金球奬得主、挪威神射手希格堡(Ada Hegerberg)缺席這項盛事,理由是女子足球在挪威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希格堡已經以同樣的理由杯葛國際賽事兩年,這是一場關於女子足球的平權抗爭。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希格堡可謂女足界的美斯。她為里昂帶來法甲、歐聯雙料冠軍,並且在法甲上陣208場比賽、轟入211球。今屆女子歐聯決賽,她上演帽子戲法,帶領球隊以4:1擊敗巴塞隆拿。她今年只有23歲,兩年前她退出國家隊之際,已經創下為國披甲66場射入38球的紀錄。希格堡缺席世界盃,對於國際足協、乃至足球運動而言,是一件無比尷尬的事。

希格堡是世界女足界炙手可熱的球星之一,助里昂奪得歐聯。(法新社)

去年12月,希格堡成為球后,與男足金球獎得主莫迪歷及最佳年青球員麥巴比一同領獎。(法新社)

挪威在2017年歐洲國家盃分組賽成為三零部隊,三戰全敗一球不入出局,希格堡賽後宣告退出國際賽後,挪威女足失去主力,事件亦令希格堡被挪威足協視為眼中釘。希格堡接受挪威媒體訪問時,形容自己踢國家隊並不能揚起激情和爭勝心,感覺比起為球會效力相差甚遠。更甚者是,當她在國家隊操練及比賽態度有問題,亦不會有任何反響。在里昂的環境跟國家隊很不一樣,至少女子足球受到充分的重視,例如訓練場地及各種設施、球員的鬥心。更重要的是,在國家隊層面,男、女子足球員始終是不同酬的。希格堡期待的是,有朝一日男女子球員不僅做到待遇平等,也可以混合訓練和平等互動。

希格堡在兩年前女子歐國盃上陣,但未能帶領挪威出線,更成為三零部隊。(Getty Images)

希格堡在17年夏季退出國家隊後,同年12月挪威足協與球員工會達成足球史上首份男、女球員同工同酬協議,令國家隊男、女子球員的補助費用相同。女足補助費由由310萬克朗(280萬港元),提升至與男足水平均等的600萬克朗(543萬港元),當中包括男足將廣告收入撥給女足的55萬克朗(49萬港元)。

希格堡與挪威足協鬧翻,但不能否認挪威足協後來有動作,增加女足資助。挪威女足今夏缺少希格堡,在世界盃分組賽首仗大勝尼日利亞3:0。(法新社)

目前女子足運在國家隊層面受到的關注,始終比球會多,所以球員更倚靠從國家隊比賽賺取收入。因此,挪威與希格堡的案例,可望刺激今後世界各地的女子足球員,群起改善待遇。像另一女足大國美國,就出現女子國家隊成員向美國足協發起訴訟,控訴男女待遇不平等,並形容這是足協當局對她們的制度性歧視。

希格堡在金球獎頒獎禮,被主持問要否跳舞慶祝,事件激起性別歧視爭議。(法新社)

誠然,女足的商業影響力遠不及男足,像英超女子聯賽獲得的贊助費約1027萬鎊(1.02億元),規模跟數以十億鎊計的男子聯賽,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要繼續推廣足球運動,的確不能缺少女性參與。故此,從男足獲得的利益補助女足是必需的。男、女子足球的待遇不可能達致絕對平等,當務之急是把兩者的差距收窄、解決女子球員的生計問題。

希格堡坦言昔日在國家隊的惡夢並沒有就此完結,所以她只會以電視節目嘉賓的身份,出現在法國女足世界盃。或許她會繼續招惹非議,像挪威男足國腳、皇家馬德里新星奧迪加特(Martin Ødegaard)就在個人Instagram批評她破壞挪威女足的備戰。但是,希格堡或許不只想着國家隊的事,心中想的是如何以個人的高姿態,讓世人持續關注全體女子足球的待遇問題。

希格堡奪得第一屆女子金球獎,獲一眾里昂隊友歡呼道賀。(法新社)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