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英瀚】脫離港隊踩職業隊 貼錢孤身追尋單車夢

楊英瀚早前出戰台灣賽事,一舉奪冠。(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單車踩得叻的代表首選李慧詩、黃金寶或張敬樂等港隊成員,電視鏡頭及觀眾都聚焦在這些主角,卻難以留意得到在背後默默付出的成員,或者轉戰職業車隊的香港運動員。

楊英瀚,一個2013年離開港隊的單車手,失去了參加奧運的機會,卻沒有迷失自己方向,為的就是最初踩單車的原動力──踏上頒獎台。

又有誰想過,人人叫「楊英」的他,投身職業車隊,只為了勝利、雙輪的速度而貼錢延續夢想。這樣很傻,卻很熱血。

攝影:龔慧

楊英背後的單車之路,單是想像已覺得艱難。

一切源自獎牌夢

「我不想放棄自己的夢想。」回憶3年前離開港隊的日子,現年28歲的「楊英」因一時失意,而離開了有最多支援的香港隊,但靜心下來,卻又覺得自己不應就此放棄,「我覺得未做到自己的目標,最初決定當單車手,是希望在亞洲大型賽事奪冠軍、穿黃衫、去歐洲參賽,現在還未達至自己要求。」想煞停轉動飛快的雙輪,難免發出吵耳的吱吱聲;不想這樣結束,於是他經朋友介紹,加盟了新加坡OCBC車隊。

問楊英瀚的強項在哪?「爬山」。嗯,的確很快,連我們的攝影師亦要求他踩多次重拍。

首闖新加坡 班主卻失蹤

「初初到新加坡時,最大問題是言語不通,我的英文不太好。二來香港隊是國家隊規模,生活上所有事都已經安排好,但在職業車隊出外比賽、往機場甚至平時的物理治療及飲食營養都要自己負責。除了平日獨來獨往,訓練亦要自己一個,沒有車跟,沒有backup,練到肚餓便自己買東西吃,與香港隊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生活。」過去港隊前往昆明集訓,一去便是兩、三個月,當中可能只得數日回港見見家人,又要再出外比賽,但最少可以和師兄弟聚首一堂,訴說訓練辛酸;但在職業車隊中,隊友最多只會在比賽時集合,大約一個月便再各散東西,除了比賽外便得孤身走我路。

可惜這次外闖之旅未有好結果,車隊原先有齊一年全套計畫,但突然來到5、6月時楊英與各個隊友都沒有出糧,又一直找不到車隊經理,結果楊英年尾便失業了。

單車仔的兩節色,是常識吧。

這次挫折沒有打退「楊英」的雄心,其後他轉戰台灣的亞塔騎高士特職業車隊。這支車隊可以平衡到其生活及收入,他亦在2014年年尾台灣登山王KOM的國際組得第2,但車隊所參加的比賽數目和質量都不合乎他的預期,自覺留下來亦沒有意義。結果,翌年年底他聯絡到法國二級車隊Delko Marseille Provence Ktm,可惜因右腳的膝傷舊患復發而未獲留用。

有失落亦有運 3月終獲中國車隊招攬

有人說,路一直都在,只在乎會兜多幾個圈。「楊英」今年3月回港後,聯絡到中國頂級車隊智美恒翔,雙方更一拍即合,「要知道職業車隊和車手的合約是一年一年計算,3月時很多車隊已經『埋班』,已預備好來年的賽程,但對方此時卻很希望我加入,不但給予我副將至主力的位置,也介紹出其來年發展大計。」

今年楊英瀚亦有參戰香港公開賽,僅屈居前隊友張敬樂得第2。(黃永俊攝)

如此順利,不怕一切來得太突然?「當時亦沒有太大猶疑,車隊隊友早在效力香港隊時已一早比賽過,反而有想過車隊的未來持續性,他們希望將車隊發展至歐洲,有機會做到以華人車手挑戰世界,令我很感興趣。」

漸漸上力 爬坡快如平路

轉眼間,這位香港爬山王便像轉了運一樣,3月中在印尼舉行、難度為2.2的亞巡賽事環Floris賽奪得分站冠軍,總成績亦排名第2;8月尾台灣的玉山塔塔加單車賽,楊英更是「單飛」(沒有隊友支援下)出戰踩贏1400多名選手奪冠,被台灣傳媒驚訝地指「他爬坡快得像在平路踩一樣」。對此,楊英只是笑笑帶過:「其實當時我剛好在台灣練車,朋友說那裏有比賽,我便去試試,當為9月9日的環中國賽熱身。」

延伸閱讀:港將楊英瀚台灣賽單飛封王 台傳媒:爬坡快得像平路

楊英翰(紅衫)在2015環鄱陽湖比賽(非亞巡賽系列),曾奪分站第一及大中華車手總成績第一。(受訪者提供)

每次很辛苦時我再想起自己目標,練得這麼辛苦都是為了上頒獎台,盡了力便可以。
楊英瀚

香港無路練 自費到台灣

奇怪,明明在中國車隊效力,何以又會自行到台灣訓練,不留在香港練習?「香港練不了的。」楊英解釋,「香港有太多紅綠燈,亦較少斜路,認真練起來又話你超速,又話馬路不可以踩車,說得我好像做賊般。我試過好幾次被警察截停,被對方警告過好幾次,於是便自費到台灣集訓,一來專心點,二來場地亦較多不同變化。」為了追近世界一級車手水平,楊英更向外國教練購買針對個人訓練計劃,每日規定自己要踩多久、多長距離及強度,然後自己選地方練。

但解決了場地,卻避不過單車仔的死結──悶。「台灣訓練強度較大,亦興幸當地有位前隊友陪伴。不過我的舊隊友又和我有一定距離,由其是在爬山時,我們多要踩上海拔2000、3000米,一路都是自己在踩,做單車仔首先要悶得。」苦笑,因為這是講求速度的世界。「其實好正常,全世界都是跟訓練計劃一個人練,一個人承受。每次很辛苦時我再想起自己目標,練得這麼辛苦都是為了上頒獎台,盡了力便可以。」目標就是要更快,踩得更快才可站得更高,這便是楊英瀚當單車手的初衷。

背後的是車隊標誌,但背負的卻是一個熱血的夢想。

或許我不是效力一級車隊,即使被人說在正在白費心機,但我依然很用心去練。有時我覺得外界應該對車手、或正在努力的年輕人多點機會。
楊英瀚

離開港隊 創更高成就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冥冥中自有主宰;如果當初不離開港隊,現在或可出戰奧運,「楊英」又有否後悔?「我反而慶幸自己有走出來,以前我以為練車是要將整個人交出來,但出到來才知道,原來踩單車亦可以平衡家庭生活。」他又說:「雖然我現在單車界尚未有任何大成就,又去不到奧運,但我依然不後悔;在這段時間我亦有自己的經歷,去過非洲、法國及亞洲不同國家比賽,都是前所未有,就算贏不了賽事,亦贏得不少得著回來。」

楊英隻身走上職業車隊,自然受盡別人冷言冷語;當沒成績時,試過被車手嘲笑,有成績時又被人指靠食藥,背後苦處一言難盡,「或許我不是效力一級車隊,即使被人說正在白費心機,但我依然很用心去練。有時我覺得外界應該對車手、或正在努力的年輕人多點機會」。

更值得人尊重的,是「楊英」對單車的投入已不計代價,「我只可以說現時付出多於收入,現在都在用以前的積蓄。」雖然沒有透露金額,但平時到台灣集訓、向外國教練買入訓練計畫及平時的物理治療等洗費住宿絕不便宜,如果未能在大賽中贏得獎金,職業車手只得很少收入。「現在我將目標放到環中國、環青海湖、環海南島、環福州賽事,這些比賽較大型,獎金亦高,我相信自己可以突圍,甚至取得前三位置。」

請記得這個被警察捉的單車手,他叫楊英瀚。

所有從「楊英」口中說出的話,總是特別有自信。「我不覺得是挫敗,反而是不幸。過去幾年我情緒較為低落,但現在已經恢復過來。」記者最後問他,會否覺得自己貼錢踩車很傻,「都唔會嘅。」那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型棍」?「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都算嘅,你可以當係!」

好笑,全因這故事太熱血。請記住這個在香港踩車、被警察捉的單車手,他叫楊英瀚。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