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物寫志】Predator 20上架 新技術還原90年代經典波砵神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94年絕對是波砵設計的「革命年」,當年因為Predator的出現,波砵上首次出現藉鞋身坑紋增加磨擦面,令皮球的傳、射更有力量的設計,見證「功能性」波砵概念的誕生,亦影響了日後波砵的設計思路。時至今日那些皮革製的「古典波砵」,早已是情懷性質地存在。

26年來,不同的波砵技術推陳出新,Predator系列亦跨越朗奴高文、碧咸、施丹、謝拉特、迪比亞路、沙維再到普巴等幾代球員,性能上確實不斷演進,然而外觀方面,始終令人覺得系列跟元祖設計中那種「粗獷野獸」般的線條愈走愈遠。直至今年新上架的Predator 20 Mutator,那表層上佈滿尖刺的形象,終於找回了往日的神髓。

曾經有人形容,Predator就是足球版的Air Jordan,因為它在20世紀大部份時間中,當波砵的設計只停留於純粹的跑動、保護與踢球考量時,「踩界地」製作出打破原有規則的局限。

AJ打破的是NBA對球鞋顏色的禁忌,而Predator呢?就是以前無先例可跟隨的設計,增強球員傳、停、控、射的效率,擺明車馬地打出「100% legal,0% fair」的宣傳口號挑戰舊有制度。

1994年的元祖The Predator。

由奇治莊士東到朗奴高文

90年代初,由於國際足球界愈見關注草地質素的浪潮興起,足夠的運動軌跡更準確,波砵設計亦開始從往日純粹針對運動與保護性能範疇,延伸至更廣闊領域,成為Predator出現的時代背景。而當中不得不提一個名字——前利物浦的球員奇治莊士東(Craig Johnston)。

向來喜愛設計波砵的他,一次在球會指導青年軍時忽發奇想:「若果可以將鋸齒形鞋頭與加闊剪裁加入波砵上,增加足球與波砵之間的磨擦,會否令射門的弧度與力量更強大?這個奇想就成為了Predator這個傳奇系列的開端,於94年化為現實,並由荷蘭名將朗奴高文(Ronald Koeman)為代表穿上出席美國世界盃。這名「重炮手」亦充分展現出這款波砵提升射門力量的特性,直接令這個波砵型號正式現身國際舞台。

Predator 20 Mutator

+2
+2
+2

粗獷設計讓經典重現

元祖Predator的形象十分鮮明,鞋身上增加磨擦面的設計像鳞片般佈置,猶如一隻充滿攻擊性的爬蟲類動物形態,但隨著98年科技感更強的Predator Accelerator推出,反而漸漸失去這種充滿侵略性的獨特神髓。

來到2020年,這系列元祖型號的粗獷味道,終在Predator 20 Mutator中重現。新一代Predator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其針織Primeknit鞋面上,佈滿全新設計的Demonskin物料,其實就是上千粒尖刺狀的軟膠紋理,代替了本來的磨擦設計部分,增加射門時足球旋轉度,亦令運球與傳送更有效率。

從外觀上看起來,它亦能找回26年前那爬蟲類般的神髓,可說是近年來最忠於系列傳統的新設計。同時Predator 20 Mutator亦保留了當代波砵流行的分離式外底和襪套式設計,有型之餘,亦可作全方位的包裹,以取得更貼服的觸球感。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