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失落奧運的自省 張雁宜戒躁底 爭再做一姐

張雁宜與里約奧運資格擦身而過,深知只有繼續提升實力一途。(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張雁宜,一個里約奧運未有聽過的名字,卻曾經是香港隊羽毛球一姐。「太想贏太想爭,到頭來自己根本承受不了」,然後愈走愈下坡,緣慳奧運。又一個4年的周期開始,23歲的她卻未有說什麼要重新出發,「很多時遇到問題都好躁,應該要先處理好情緒吧。」

自省,有時候比光說未來的口號更重要;明天(9月20日)開展的日本公開賽,是她實踐誓言的第一關。

錯失奧運後重新出發的張雁宜,重拾狀態,以表現力證自己。(楊宇翹攝)

日本羽毛球公開賽 9月20至25日

爭奧運資格原領先黑妹

整個奧運積分年,焦點往往放在男單胡贇、伍家朗、黃永棋及魏楠「四子爭兩席」的局面,但直到積分截止計算前最後一項賽事,女單爭奪出現戲劇化結果。2015年的全港羽毛球錦標賽,當時世界排名24的張雁宜決賽勇挫排名27的葉姵延封后,一炮而紅。「整個爭奧運資格旅程都很神奇,一開始分數同黑妹(葉姵延)差不多,但到了下半年未有突破,更在最後幾個賽事打得太差」,事實上兩人踏進2016年後排名大大倒退,惟到了積分衝刺期,葉姵延憑在新加坡超級賽打入16強反超張雁宜,更在其後的亞洲賽再次打入16強;張雁宜則早在32強0:2負中國的王適嫻。雖然張/葉二人肯定無法以排名前16打入奧運,但撇除排名前於港隊、卻因隊友出線而未能出席的運動員,港隊則有1席參賽資格,而那時黑妹憑最後兩個賽事世界排名升至33,反壓36名的張雁宜出戰里約。

未敢想4年後的自己,但2年後的亞運也許是張雁宜羽毛球路的分水嶺。(楊宇翹攝)

「唔好彩」是另類鞭策

緣慳奧運,可惜既失望,惟下坡總讓意識變得敏感,自省來得合時。「因為太想贏太想爭,給自己太多無謂壓力,到頭來自己根本承受不了」,張雁宜更指整年受暗瘡困擾,可想而知壓力有多大。不過回顧一年,除了抵受不了的包袱,有時候彩數亦會把在下坡的你再推向險峻:「有時候抽籤也要講運,最後2場都抽到頭幾名對手,亞洲賽早就對王適嫻,照我的實力根本就不敵別人。」不過,這名23歲女單球手並非將不快的矛頭指向命運,反之「唔好彩」卻是一種另類鞭策。「實力未夠,運氣會主宰一些事;好簡單,如不想由運氣定奪結果,唯有提升實力,『夠班』的話,那管彩數如何」,縱使無緣里奧,但失諸交臂卻令張雁宜踏入另一區域。

2020?張雁宜未想多提。那2018年的亞運?「當是一個中期測驗,始終太多東西要改善」,訪問前練習發脾氣的張雁宜坦言,情緒管理一關最難過。「很多時遇到問題都好燥,應該要先處理好情緒吧;技術有排改,但都要控制好思想才可改好技術,問題是第一步都未做好」,其實自省才是進步的初端,而張雁宜一直都做到。

那天練習發脾氣,但現在的張雁宜學會先坐下冷靜,再重新站起來。(楊宇翹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