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退役後.梁國威】不是最出色那個 但這十年不枉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個退役香港足球員,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每年默默退役的球員很多。從自己的經歷,他們如何看待香港足球的前景?回望過去,到底在香港做足球員,是喜是憂?

第一個故事的主角是梁國威,因右手天生多出一隻手指,又叫「孖指」,9年職業生涯後平淡掛靴,駕車養家。對他來說,香港足球「無前景」,曾讓他發愁,也是許多基層球員的寫照;但球員歲月,卻又最教他快樂。

攝影:高仲明

梁國威翻出十多件球衣,逐件掛起。其中一件歷史悠久的屯門球衣,「23」的號碼破了個洞,是否比賽太激烈被對手扯爛?他說:「唔係呀,喺舊屋畀芝麻咬爛」,芝麻不是對手,是小狗,「因為被牠撒過尿……」

被小狗咬爛的球衣,那時屯門還未升上甲組。(高仲明攝)

一件球衣一段回憶,梁國威縱反覆說自己記性不好,一講往事還是如數家珍。說起屯門,他少年時本在貨倉工作,閒時愛踢波,2008年獲得黃宏發──那個「一定要道謝的人」介紹下,到屯門足球會試腳,一試成功,隨隊由丙組一路升班,不單成為職業球員,還結識了漂亮的太太Fiona。

然後由橫濱FC、去到東方沙龍奪得生涯首個冠軍,又到曇花一現的夢想駿其、香港飛馬、最後是夢想FC,一個讓他在生涯尾聲還能跟隨好友梁志榮學習、進步的地方。

梁國威生涯多年穿過的球衣,記載了每支球隊的回憶。(高仲明攝)

+2

多年之間,球衣從又厚又闊,變得輕薄貼身還有排氣孔,「但比較易爛」,孖指的生涯也隨球衣變薄而步入尾聲──去年夢想FC因財困解散,當時距各大球會開操不到兩星期,孖指自知難覓新東家,儘管想踢多1年踢滿10個職業球季,還是打定輸數。

猶幸他在生涯最後兩季效力夢想之時,儘管收入足夠糊口,仍因兒子「Bean仔」出生,已多覓一份廢油回收工作,習慣晚上8時睡覺、清晨4時出車一路工作到早上再去練波,讓家人過得更舒適。被迫掛靴後,不想接受也得得接受,就全身投入回收工作,生活算無憂。

回望9年職業生涯,孖指又如何看香港足球的發展?問題脫口不夠0.1秒,他已搖著手叫道:「冇前景、完全冇前景!」

足球令梁國威與太太結緣,兩人在2012年結婚,之後誕下Bean仔和豬妹,一家四口很溫馨。(高仲明攝)

香港足球員 最需要的是錢

常形容自己是「基層小市民」的他很坦白,直言香港足球員、或是香港足球圈,最需要的是「錢」。

球員角度,「錢」就是收入和獎金。當然,球員薪酬水平與能力、資歷掛勾,這球圈裏風光的人可以很風光,月入能列入中產級別的球員很多,孖指也直言效力東方沙龍之時,適逢黎同光大力投資,大約知道隊友們的薪金「是出色的、是好的,我永遠都是最差那個」,他為隊友待遇好而開心,但自己的境況卻是許多基層球員的寫照──「收入當然不好!不好到如何形容?」就是「萬零二萬蚊」,未到「豉油撈飯」的地步,但不能叫好,一言蔽之:「總之踢波無法令我生活質素提高」。

風光的人可以很風光,但這種「風光」能否持續又是另一個問題。

首先,球員欠缺保障:「很簡單舉個例,若我斷了腳,球會能保我什麼?若我要養傷1年,但還有3個月就完約,餘下9個月(沒合約)怎辦?若別人賣人情給你就保你(續約),但真的很沒保障!退役後,若不考教練牌,又有什麼渠道(就業)?」

每季都有球會陷入財困,隨之而來就是欠薪,今季也不例外,這情況孖指當然也曾遇到過。說到底,又一次是「錢」的問題。

夢想FC成為梁國威生涯最後一站。(資料圖片)

效力多支球隊曾陷財困或散班 「投資不是無止境」

沒前景是因為沒資金,孖指很清楚,因為他面對過太多次。「屯門無啦啦搞單咁嘅嘢(指2013/14球季的假波案),橫濱FC(之後曾易名為YFC澳滌)最後又因日本人撤資而不搞、(夢想)駿其搞了一年不搞……」東方仍健在,但在前班主黎展維抽身而去時也曾陷困境,幸最後得現今班主注資,得以延續豪門姿態;飛馬何嘗又不是曾因太陽國際集團撤資而身陷險境?他生涯最後的一站夢想,又因黎展維離開而解散,「不可能要一個生意人無止境投資,沒收入,多有興趣也沒用」。在香港搞波,別說靠門票收入賺錢,這筆收入大多連比賽行政費都無法抵銷。正是「沒錢」,令他的夢想被逼劃上句號--沒錢,說什麼都沒用。

本地波是否應該開賭,多年來爭論不休,雖然政府多次表明短期內不會鼓勵開賭,變相「落閘」,梁國威雖不熱衷賭博,卻認定開賭是唯一出路:「全世界有邊個地方唔賭?需要靠賭令關注度提高、令更多人入場、令球員獲得更好待遇。跑馬能監管,為何足球不能監管?外圍可以生存,因為有收入,政府和足總應該將這些收入留給自己吧」。

作為有家庭擔子的男人,除了追求足球的快樂,也希望為家人帶來安穩。(高仲明攝)

孖指的經歷,是多年來不少香港足球員的寫照。(高仲明)

整個生涯收入不高、沒前景、球隊一次又一次解散……梁國威為何還是當了9年職業球員?

他灌了一口啤酒,笑說:「覺得值得繼續,因為是喜歡的事,雖然唔係叻,但都叫做有認真做過……可以同人講,人生都有十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是一個普通打工仔,我鍾意踢波,我踢緊波,可以大聲同人講,『你係唔係做緊自己鍾意做嘅嘢?』」

梁國威說足球改變了人生,最寶貴的正是家人。(高仲明攝)

+6
+5
+4

家人、錦標、友情 成為最美回憶

喜歡,是因為足球帶給孖指很多,「足球改寫了人生!」說的是他最珍視的家人,陪他走過高低起跌的太太、生了一對可愛兒女,「最重要的就是這3個人」。

生涯中一幕幕情景,仍叫他難以忘懷,夢想散班的痛當然難忘,但更值得記住的是親手奪來的錦標:「我生涯只得兩個冠軍,有份踢(的決賽)就是(2013/14球季)足總盃,感覺就是開心,踢波就是為了贏,還有獎金呢!還要是對傑志呢,那候他們都不差啊,當然我們的實力也好好」,不是正式青訓系統出身,上陣機會卻很多,在競技層面,孖指已很滿足。

梁國威效力東方龍獅期間,為球會奪得高級組銀牌及足總盃兩個錦標。(HKFA)

錦標之外,最深刻的還是得來不易的關係,「每轉一隊球隊,至少能認識10個新朋友,包括球員、職員,還有外援!真的擴闊了眼光,我們基層市民若做普通工作,沒什麼機會認識外國人,那就不會有機會認識他們的生活」。梁國威最熟悉的外援是曾在屯門共事的塞爾維亞中場美高,現年41歲的美高每年仍會回港一次,每次都會跟孖指一家聚會,兩人常透過短訊聯絡。

孖指雖自言英語不好,但每個香港足球員踢波踢久了,英語再差,總會因為要跟外援溝通而學懂一二,孖指也不例外。遇上無法表達的,就依靠科技──「夢想以前有位西班牙外援叫祖亞昆,他常會回港,因為他是加泰羅尼亞人,我會跟他交流社會新聞,大家都覺得同病相憐,就有共同話題了。若簡單英文溝通不了,就用Google,例如我不知道林鄭月娥的職位英文是什麼,找到她的照片,祖亞昆就立刻明白了!」

至少曾以自己的興趣為職業,這段日子不枉過。(高仲明攝)

孖指說起生涯一段段美好回憶時笑得開懷、談起香港足球的前景卻咬牙切齒,大概是婉惜這個他所熱愛的行業因資金、營運問題,難在商業社會中覓前路。「做足球員,我每日都會笑,但我現在駕車時不會笑,只想用最短時間搵錢,但不會『喜歡』。」他指一指遠處商舖,「你看看那邊的地產舖?其實沒人會有興趣賣樓吧,分別就在這裏」,無奈那正是賺錢的行業。快樂和金錢,在香港,大概很難兼得。

「我搵唔到錢,所以唔想佢做足球員……」以爸爸足球員身份為傲的Bean仔,長大後又會有什麼想法?(高仲明攝)

投入在最愛的事當中的人最吸引。Fiona悄悄說,正在上幼稚園的Bean仔常在學校說:「我爸爸係踢波㗎!我爸爸好叻㗎!」拍攝之時, Bean仔在家裏跟爸爸踢波,可愛極了。足球既然帶來了這麼多,那孖指會想Bean仔長大後也當個足球員嗎?

「我想他踢波,但不想他做足球員」,作為父母,出發點自然不一樣,「因為我搵唔到錢……有得選擇,去學彈琴更好,至少教琴能有更好收入」。受過現實洗禮──多次散班、欠薪,誰都會怕。

如果Bean仔像他那樣,真心喜歡足球?

「如果佢真係想做,唔好喊就得,條路自己揀,自己負責任吧……」

談到Bean仔的將來,梁國威說:「希望他不要做個只懂循規蹈矩的人」,如果當足球員,算不算跳出了框框呢?(高仲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