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歐陽耀冲】神之子的敗部復活戰 外闖野望從未終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距港足在2009年東亞足球錦標賽歷史性封王,剛好10年。

無獨有偶,當年以隊長身分率隊擊敗日本隊創下傳奇的歐陽耀冲,在今屆東亞錦期間赴日試腳。

10年又過去,東亞運金牌光芒淡去,外闖葡甲、中超的光環不再後,30歲的「歐冲」相信只有自己能讓自己發光。

香港01記者葉詩敏 千葉直擊

「敗部復活」,有留意日本聯賽的球迷對這日語四字詞該不會陌生,它意指在雙淘汰制的比賽,落敗一場後從「敗部組(負方賽)」贏到最後摘冠,現在泛指在劣勢中扭轉局面。

歐陽耀冲的「神之子」足球故事,由09年東亞運臂戴隊長臂章帶領港隊奪冠展開,效力班霸南華時期曾助球隊在當年港甲3連霸、先後勇闖葡萄牙甲組聯賽球會葡萄牙體育會,以及中超的貴州恆豐智誠,近乎實現了大部分香港足球員的夢想,既是「神之子」也是「天之驕子」。

回流香港約1年半,與其沉醉在已褪色的回憶世界,他繼續尋求「復活」機會。

歐陽耀冲,以隊長身分在09年東亞運摘下金牌的傳奇故事主角之一。(葉詩敏攝)

時移世易,10年來東亞運金牌成員各自修行,歐冲10年間先後在葡甲和中超落班,是本地球壇一時佳話。(葉詩敏攝)

日本冬日的陽光灑落在公園的草地上,「歐冲」正與標準流浪隊友彭林林一起在試腳前一天作輕量訓練。二人獲J League邀請到日本職業足球員工會(JPFA)主辦的TRY OUT(測試日)試腳,歐冲認為30歲的最後一個月,也許會迎來轉捩點,「男人三十而立,就是這個機會了。」坐在公園長櫈的他笑道。

以為女生才會對年齡斤斤計較,原來男生都會有個To-Do-List。如他所言,年少時的他在香港贏過聯賽冠軍、擔當過港隊主力,只有外闖才有新挑戰。「當時覺得已贏盡所有錦標,沒有太大動力去推動自己,老實說在南華多年不算很努力過。」直至踏出香港進軍葡甲一刻,因著捱苦競爭主力位置,天之驕子才明白「一生懸命」的奧秘。

30歲的歐冲,臉上未有留下歲月的痕跡,這些年來內心深處卻有了轉變。(葉詩敏攝)

這天訪問拍攝在蘇我一公園,問他對一日後的試腳可有緊張,「不太緊張,盡量享受吧!」(葉詩敏攝)

見識過更好不甘回流  「還想證明自己」

未知是真的三十而立、性格慢熱抑或這些年的經歷使然,與同期球員相比,「歐冲」比想像中多了一份淡然;與年僅21歲的彭林林走在一起,更顯歷練。筆者入行時,他早已衝出香港,因此對眼前這名球員不大熟悉,老實說只知道大家讀過的故事,加上主觀印象「型型哋」外形不俗,早年也曾與不少網民一樣有片面的看法;這次在千葉,終於一手「Fact Check」。

5年前獨闖葡甲葡萄牙體育會的「歐冲」,25歲便成為繼張子岱與威廉臣後,歷來第3位登陸歐洲職業聯賽的本地球員,風頭一時無兩。直到3年前加盟貴州恆豐智誠,卻不幸因左膝十字韌帶撕裂而休戰,及後轉戰預備組,又因中國足協修改外援政策,球會只能註冊1名港澳台球員,球會終選擇另一港將法圖斯,「歐冲」去年終回流港超聯。

見他坦承南華時期的年少輕狂,也直接問他回流後會否因反差太大而失落。「當然會⋯⋯這一年半,一開頭都開心的,香港始終是自己的家,在這裏生活是好的,但在足球方面則不然。」外闖的野心,其實早在青年隊時已萌生,「小時候代表港隊出去比賽,已經覺得為什麼對中東球隊都要死守,為什麼要覺得無得踢呢?便有感自己不像是在踢波,而是在陪跑。我很想有進步,所以外闖的念頭從沒消失過。」土生土長的他不是不愛香港,只是很早便認清了現實,外闖才能攀得更高走得更遠。

簽幾年掛靴便做教練、講下波,我都想穩定,但對足球真的穩定不到。
歐陽耀冲

兩年前回流香港,「香港始終是自己的家,在這裏生活是好的,但足球不是。」歐陽耀冲坦言。(葉詩敏攝)

可是,在葡萄牙沒有上演一球成名的情節,劇情峰迴路轉跳到中甲在失去正選。回流嘛,好比人生倒退,「回來後都有一點失望和不甘心,畢竟之前在國內無論是設備、資源各方面都很好,加上開季踢了幾場表現不錯,可惜受傷後,即使傷癒也苦無機會上陣,所以都很希望能再有機會於國內踢球,證明自己。」

由國內球會的真草球場、完善設備和宿舍、作客下榻酒店有球會廚師準備賽前膳食,他開玩笑道:「以前是坐飛機去作客,不是坐巴士、坐車去深水埗,落差都幾大的。」感覺有點似是敗走回來,問他不多不少可有介意他人目光,他坦言:「都沒太介意,因為我知道沒什麼人會明白,香港球員外流的不太多,球迷更加不會明白,所以我覺得做到我自己想做的事就夠了,但都好多謝還有球迷支持我。」

與流浪隊友彭林林一起赴日試腳,30歲的歐冲說或許是三字頭的轉捩點。(葉詩敏攝)

試腳在J2球會千葉市原主場進行,二人對能踏入J League球場踢球感到興奮。(葉詩敏攝)

回來後他珍惜所有踢球的機會,只是從沒放棄過表現自己、爭取外闖的機會。大概好比有人渴望出國讀書見識世界,有人想周遊列國,不難理解「外國的月亮特別圓」的想法,更何況是不進則退的香港足球發展。訪問中他說了不下7、8次渴望再外闖,可是他比任何嘴邊說說的人更清楚,外流這回事談何容易,「你看我之前在南華基本上場場都踢,也是很多年的港隊主力,本地各項冠軍也捧過,但那時候都出不了去,是因為在香港踢波,你不主動根本無人會找你。」

足球野心家 放棄長約主動尋求外闖

曾到中國內地、韓國試腳,他說今次日本之行是返港落班後第4次。筆者也認同做人一定要有理想,不要在不該平淡的年紀做平淡的事情,「28歲後意識到時間愈來愈少,出去踢球的機會也愈來愈少,外面球隊簽你會較難,所以都開始有點緊張,又放棄了不少本地球會的合約。」

不願被長約綁死,希望有日得到外流機會時能動身就走,「之前有球會找我,人工絕對不差,但要簽長約也就拒絕了。對還有野心的我來說,不想放棄出外的野心,錢還有機會以後再賺到,為什麼不再去搏一次呢?」聽他說完這回,實在喜歡他口中的「野心」。

是的,「沒有夢想同咸魚有咩分別」,可是夢想這兩字說來太虛無,足球員該要有野心,野心意味行動力、貪望、進取。日本足球,正是因為「J League百年構想」、「2050年奪得世界盃冠軍」的「野望」(野心),加上務實行動,而能在十多年間躍登亞洲之巔。

「神之子」歐冲在關鍵時刻沒讓人失望,於首場7人賽測試即取得全場第一球,展現野心。(葉詩敏攝)

在轉移到大場的11人賽「滿場飛」,積極進攻的歐冲大放異彩。(葉詩敏攝)

時鐘指針轉動一周後依舊循環往復,可是人生逝去的時光不可倒退,30歲的歐陽耀冲更清楚自己想走怎樣的路,他從來不甘於平凡,「中超回流後其實可找到一份不錯的合約、簽幾年掛靴便做教練、講下波,我都想穩定,但對於足球真的穩定不到。在香港踢了多年,錦標贏又贏過了,你問我在香港有什麼要挑戰,我真的想不出來。香港足球先生?是想要的,但不是現在最想做的事,做到又點呢?我想自己行第二條路。」

「日本踢球是夢想。」他也是對日本足球有情意結的香港球員之一,三浦知良、中村俊輔,是80、90年代男生的集體回憶。(葉詩敏攝)

頓時想起「廚師」這條路,他曾在2017年開設餐廳為日後退役打算,網上負評不絕,更多了被球迷嘲諷的「廚師」稱號。「就算上網看到有人罵我,我都幾開心的,至少球迷從來沒有忘記過我。講真都走了4、5年,重返港隊的機會都很微,但大家都會留意我。好與不好的評論,我都是開心的,總有人會不喜歡你。」

你會說他不是傳奇球星高比拜仁,什麼「Haters gonna hate」只是自辯;個人卻相信「If everybody likes you, you're doing it wrong.」,做自己就好。我笑說他跟港將陳肇麒一樣很「話題性」,他笑說:「我同肇麒的個性強點、爭勝心強點嘛!哈哈!」

「見識過外面的世界,更想往外闖。」他從不掩飾外闖的野心。(葉詩敏攝)

「回流加盟夢想FC後第一場,很不幸又受傷休養,到轉投大埔後,又甚少上陣機會,但我是那種給我機會便能表現到的人,好似今季在流浪,踢了幾場就入了兩球,隊中只得我一個華人球員入球。其實踢弱隊更難入球,所以證明在關鍵時刻我就能有表現。」

場景一轉轉到千葉蘇我球技場的試腳日,他在7人賽成為全場第一個入球球員,又於11人賽助攻助守,其禁區內後踭傳球更讓記者不禁叫好,即使是在一眾基本功穩紥的日本球員身旁,毫不遜色。這邊廂他在千葉力爭「復活」,那邊廂港足與日本的東亞錦對賽以0:5落敗。賽後,港隊主帥麥柏倫說,香港與「藍武士」的實力差距源於兩地聯賽節奏差異,更令人明白歐冲不惜一切爭取外闖的堅持。

在日本有一句話:「やる時はやる男」,形容該出手的時候便會認真出手、可委以重任的人。這名渴望外闖的野心家,該是會在關鍵時刻大放異彩的「やる男」,Fact-Checke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