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體育的體育人・中村祐人|港日矛盾的足球員 活在當下的戰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中村祐人在灣仔入境事務大樓外舉起等候多時的香港特區護照拍照,於社交平台興奮宣告正式成為了香港人,中村在香港的朋友說,他浪費了日本國籍。

11年前隻身來港落班,期間曾轉戰葡甲再回港至今,當香港人尋求出走國外生活時,他卻放棄日本人引以為傲的菊花紋章,身分介紹自那時起,由日本球員轉為港籍日裔球員。

從新聞看到日本確診個案數字不斷飆升、國民巨星志村健因感染離世、自豪的東京奧運重新倒數,身在2,890公里以外的他心裏難過同時,此時此刻的他是7百多萬香港人之一,以自己的方式守護香港與職業足球。

(《失去體育的體育人》系列由記者訪問後,以受訪者第一身角度撰文)

5月8日,與太太萌加結伴到荃灣的攝影棚接受訪問,家住紅磡的我們很久沒有這樣子跨區遊走了,還好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緩和下來,我們還能出外呼吸新鮮的空氣,抬頭看看藍天的雲朵。

疫情相比起2、3月時穩定了,雖然不能鬆懈,也確實沒之前般不安。

港超聯自3月底因疫情停賽,33歲的中村祐人稱這一季狀態頗佳,有信心復賽後能延續佳態。(黃舒慧攝)

還記得3月22日那天,足總盃4強與富力R&F比賽前,球會對我們說這很有可能是今季最後一場比賽。J-League在2月底已因疫情停賽,之前也聽過不少本地賽事中止傳聞,早有心理準備港超聯會停擺。

聽到這個消息後,是作為職業足球員的「魂」作崇吧。燃起了我想贏的決心,即使決賽復賽無期,也要以勝利作結。

可惜最後在加時平手後,球隊在互射12碼下落敗,但那真的是一場很精彩的比賽,我們都搏盡場上的一分一刻。那時的我在疫情下只管抱著「一生懸命」的精神去踢球,現在想起來有點難以置信,也有點可怕。

在更衣室門外相互道別時,我們都以為3星期後會在場上再見。

中村祐人自小已以職業足球員為夢想,未能在日本競逐的他於2009年來港圓夢,更愛上香港這個地方。(黃舒慧攝)

每年的初夏都是球季的關鍵時刻,習慣在猛烈陽光下度過的我,如今一切練習和賽事忽然全停,除了休季和養傷避戰外,從沒如此悠閒過。

在家抗疫的日子,我也沒因此怠惰起來,畢竟我已33歲了,想盡可能一直踢下去,不想浪費生涯的一分一秒,足球員的狀態可以跌得很快,這段時間絕不可讓自己體態下沉。職業足球員,自小便是我的夢想啊。

我堅持每天早上8時前起床,打掃一下家裏後,便在家中作肌肉訓練個半至兩小時。運動場所和公園都被封了,看到纏上封條的遊樂場,更想念可以自由踢球、熱血的時光。

居港多年,看到這斑駁陸離的光景,不禁想起了在香港踢球的初衷。

中村祐人在2018年10月取得護照後,即被召入港隊到印尼出戰國際友誼賽。(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不經不覺已十年有多,一切由2009年經轉介到當時的天水圍飛馬試腳開始。猶記得在穿上飛馬球衣第一次上陣那天,我在開賽僅5分鐘便射入了加盟首球,你能想像我有多興奮嗎?在人生首場職業足球賽上取得入球,讓曾經在日本猶豫的我恢復自信起來,亦明白到職業的世界競爭有多激烈、淘弱留強是多殘酷。

我,立下決心要成為更優秀的職業球員。

無論是足球、隊友甚至是生活文化,我很快便適應這個城市。大概這就是緣份吧。而把我與香港真正連結起來,是當時飛馬隊友岡野雅行一句無心的玩笑。

「你還年輕,在這裏住滿7年以香港隊為目標吧!」大概他也沒想過,這句話讓我意識起來,一直在我腦內盤旋。

中村祐人為香港傾盡所有,「我已是香港人,需要為香港戰至死為止。」(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兩年前,我終於領到了香港護照,港隊竟然在同一天聯絡我,「中村祐人」這個日本名字將會烙印在香港足球隊的史冊上。雖然因入籍香港而受到不少日本人惡言相向,有人更對我說:「不要再碰日本足球!」

但,這是我的人生。

我喜歡香港,喜歡香港足球,這本護照是我對港足最大的回饋。時至今天,我沒有後悔成為了香港人。

中村祐人勇敢活出自我,全因有太太萌加一直在旁支持。(黃舒慧攝)

轉換了國籍,也不代表在日本長大的我對出生地漠不關心。在新聞看到日本每天新增感染人數以百計時,心裏絕不好受。

弟弟的太太剛生了一對孖胎,我們還未見過面,很想探望他們。日本現在不准外國人入國,這種情況下,「前日本籍」的我也不能回去的,擔心之餘,也只能相信一切會慢慢好起來。有什麼能幫助日本的話,我也一定會盡力做。

可是,那一天,沒錯是3月29日那天,才真正確切地感到世界好像崩壞了。

就在港超聯停賽後一星期,原先對將來泛起不安的我,日本一代笑匠「志村健受新冠肺炎感染離世」的大字標題映入眼簾。

中村祐人與太太非常恩愛,結婚步入第6年的他們仍像一對小情人。(黃舒慧攝)

連深受日本人喜愛、伴隨我一起成長的「笨蛋殿下」也倒下了。原來,一切可以是那麼的突然,死亡是可以那麼接近。

東京奧運歴史性延期、全球各地先後頒布「緊急狀態令」、巨星志村健離世、人們盲搶生活用品,安坐家中看到世界每天悲劇上演、各樣奇怪的傳聞時,當然也會有點忐忑起來。

還好,看到身邊為我做飯的太太,安下心來。

萌加說疫情下最感觸之處,「原來連周末入場看他踢球、那種為他緊張的感覺,在一下子突然消失的時候,理所當然的小事情也是非常幸福的。」(黃舒慧攝)

中村祐人與太太的抗疫溫馨日常(記者險得「糖尿」篇)

+7
+7
+7

這陣子因停賽,與萌加在家中相處的時間多了。原本我們二人就經常在一起,即使是以前在球會操練後,我也不時會合她去買菜、喝喝咖啡。疫情期間,我們的生活沒甚大改變,本來我就會幫忙做家務,打打掃、洗衣服,現在變得也稍微對料理有點概念了。

因為閒在家中,我們還買了黑白棋的遊戲一起玩,但我贏得太多,萌加數天便玩膩了。最近,我們還看了《潛行浩劫96小時》這部動作片,偶爾我也陪她看迪士尼的電影,她說,可以被療癒。

萌加也有自己的憂慮吧。她在日本的朋友因疫情嚴峻,芭蕾舞蹈室停課了,收入當然也受影響,她也想辦法幫朋友解困,一起研究怎樣用YouTube教學之類的。

太太萌加為了支持中村的職業足球夢想,家中都是以無麩(Gluten Free)的健康料理為主。(黃舒慧攝)

心思細膩的她顧慮到我的心情。

因我暫時不能踢球,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工作,她也盡量不會說之後的事情。即使是想了也沒有用的事,就不多談、多想,溫柔的她對我說:「只專注在活好『現在』、『今天』就好了。」

疫症讓世界停頓,「啊……原來世界是可以變成這樣子的」,是我這期間最大的感觸。

無力感以外,同時也感受到人為了生存的努力和強大。

被凍結了足球時光的我,每天在家中訓練、看到太太為小日子而感到幸福時,我對自己說,當一切回復後,一定會更珍惜踢球。33歲的我一定要更努力、不能不努力。夫婦關係也是,更珍惜與對方一起的時間,享受平凡小日子的樂趣。

太太的存在,消除了中村在疫情中的無力感,她對他說:「只專注活好『現在』就好。」(黃舒慧攝)

這陣子更確信香港人真的很強大,在疫情期間仍互相幫忙「自救」,令我很感動。

我可以為香港做什麼呢?現在,為了像我一樣因為「限聚令」不能練球或學習足球的小孩子,我會拍教學影片讓他們有限度地練習,傳達踢球的樂趣。

作為香港職業球員,我想本地足球「熱鬧」起來,即使在失去體育賽事下,我也會每天努力鍛練,讓球迷知道我仍在奮鬥。

以這個身分與大家全力「活好現在」,現在和未來的我,是香港球員中村祐人。

即使在失去體育賽事下,中村祐人仍每天努力鍛練,「讓球迷知道我仍在奮鬥!」(黃舒慧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