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陳健樂】怕有壓力不想做歐鎧淳 新蝶后寧做平凡港女

陳健樂認為,獎牌是bouns,不是成功的指標。(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大,做的事情亦不普遍;在香港體壇一樣,惟他們看不見非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

陳健樂,22歲,在今年游泳世界盃破了100、200米蝶泳香港紀錄,昨日更奪得生涯首面亞洲賽個人牌,惟她說:開心就得喇,不一定要游出什麼名堂啊。(陳焯煇攝)

榮譽、名聲,快樂?
「嘩,才不要! 讓我做個平凡港女就可以了」,這女生對於「明星」耍手擰頭。22歲才第一次破香港紀錄,縱使昨日在亞洲賽以破個人最佳(PB,Personal Best)一摘100米蝶泳銀牌,此刻談及女子蝶泳標誌亦未必想到她,「對啊,很多比賽我都在打氣的。咁盡咗力,過程開心就得啦,獎牌不是成功的指標」。大學還未畢業,90後真的可看得化?「無人識我,真的無所謂㗎,無咩壓力幾好吖」,陳健樂表示樂天知命,暗星同樣可以。

直言最怕出汗,但「游泳出咗汗都唔覺」,所以做女飛魚感覺不錯。(陳焯煇攝)

(陳焯煇攝)

小時怕出汗 棄羽毛球短跑

不想太虛偽,也不想扮熟。坦白承認......今年我對陳健樂的印象非常模糊。不過里約奧運結束,未有出征巴西的陳健樂在世界盃短池賽俄羅斯站200米蝶泳,游出2分09.17秒奪得一面銅牌亦第一次打破香港紀錄,「是的,很多人都在十幾歲破(紀錄),我就到22歲才破香港紀錄」,就是這樣她的名字在腦海重新浮現。小時候在沙田第一城學水,又玩過羽毛球和短跑,「跟屈臣氏跑的,羽毛球都打得入青年軍㗎」,陳健樂笑着續道未說完的話,「但我好怕出汗,又不想曬黑,所以選擇游水,哈哈哈。」10歲游到現在的22歲,只有2010年亞運和奧運未曾參與,笑言自己每次都好彩排在施幸余後出賽,她卻未有在意「蝶泳代表陳健樂」這樣的名銜,或者因此在港人意識沉澱:「參加過很多比賽,我不是有獎爭的那批,很多比賽我都在打氣的,不過有得飛來飛去都好開心呀;那施幸余真的是好勁嘛,她真的好強!不要緊啦,無人認得我幾好啊。」

(陳焯煇攝)

陳健樂下年畢業後將轉為全職運動員,並希望2018年可出戰亞運,但再之後的事「再之後再算」。(陳焯煇攝)

做明星有壓力:我寧願無太多人識

「由細到大游得唔好冇太多人知哈哈哈」、「中學破唔到香港紀錄唔緊要啦」、「開心就會繼續游㗎喇」,陳健樂的確「堅」樂。不過成長期間身邊同伴屢刷港績,22歲才首次一嘗破紀錄的滋味,真的沒有卡住?「如果每次都想着破什麼時間、拿什麼牌,實在太大壓力了」,這個女生繼續笑着,「盡了力,過程開心又知道自己學到經驗,那怕只是快了0.001秒,都好成功;獎牌是bouns,不是成功的指標。」於今屆世界盃9站奪3項接力、一項個人蝶泳銅牌,剛剛在亞洲賽游出59.82秒為自己取得此項賽首名個人牌,陳健樂受到的關注亦開始增強。「哈哈哈哈, 讓我做個平凡港女就可以了」,又指「明星壓力」太大,還是低調合她口味,「寧願無太多人識我,想想如像阿淳(歐鎧淳)一樣,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如游得不好別人會揣測是否教練不好?有傷?還是單單的無心游?這實在太大壓力;要出名好辛苦,現在我這樣平平凡凡,游得不好上水望望教練有否黑面,無就去放鬆,哈哈哈這樣我會比較快樂。」陳健樂在想一想補充:「再比我選擇一次,我都會揀平平凡凡。」

(陳焯煇攝)

(陳焯煇攝)

(陳焯煇攝)

「無所謂呀」, 短短的訪問,這句話好像聽了7次。不過此非求其了事,反之有點「睇得開」的感覺。「或者爸爸媽媽從不『怪獸』」,陳健樂直言無壓空間對於成長十分重要,「由細到大他們都不會要求我什麼,每次比賽早上也會沖好咖啡給我,叫我玩得開心時點。」笑言或者自己是「正常」學生所以獲得父母安心,下年將會於理工大學畢業,讀管理及市場學卻未必從商的她表示,轉為全職運動員是畢業後首個打算:「下年畢業,會由兼職轉全職,游得開心就會繼續游。」今年無緣里奧,那2020東京奧運一定是目標吧?「先游2018年亞運啦,到時再看看」,差點忘記這女生性格。見她有常笑稱自己為港女,我死不信邪再問:「無人太多認識你,是否真的不介意?」「無所謂呀,真的無」,陳健樂又笑起來,「覺得現在這樣真的好開心。」不知道為何,那天訪問後我心情也有點快樂。

(陳焯煇攝)

「無所謂啊」,陳健樂並不追求有名有望,平平凡凡也一樣很快樂。(陳焯煇攝)

(陳焯煇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