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之話・歐鎧淳|是取捨也是人生 主觀鏡頭靠近框取了什麼?

撰文:葉詩敏
出版:更新:

我們都愛看故事,但主角的故事甚或是人生,大概就像瞎子摸象一般,只能仔細地把摸到的部分描繪出來。
來一場「物會」吧。帶來你最重要的物件和回憶,一起聊東西,聊不聊體育的你。
歐鎧淳,這天不談游泳不談奧運,談被攝體與菲林相機。
攝影:楊宇翹

歐鎧淳曾說過:「游水像走路,可以不經思考去做。」故事梗概是一盞鎂光燈,一場奧運揭幕盛典,水外的世界五光十色,人魚公主遂把聲音獻出,以魚尾巴換成雙腿,從此最美持旗手在大眾目光下過着不一樣的生活。

歐鎧淳/香港游泳代表/4屆奧運代表/12項香港紀錄保持者

在媒體上看過以各種形象征服鏡頭的她,被攝已不會感尷尬了嗎?我好奇地問。手中拿着菲林相機的她笑說:「還是會尷尬,雖然很多年了,可以裝作自然但仍是不自然。」

菲林獨特質感記錄生活

4年前,她看到朋友的菲林相機,好奇借了來玩玩,這是她印象中最初接觸菲林與攝影。用一雙眼看世界叫作觀察,用心看世界叫感覺,單眼透過觀景窗框取世界是一念之間的取捨;底片的獨特顆粒與質感,富士偏綠、柯達偏黃、AGFA偏紅、電影染上藍,這些對她而言是別致的世界。

然而,直到去年,疫情下的生活慢了下來,她才認真以菲林為生活記錄。

那一刻跟誰在一起、在做什麼、那件事有什麼特別,翻看的時候便會記得那個感覺。

「是這段時間習慣的一件事,多了拍菲林來記錄,手機雖然都可以,但菲林是不同的。有些時刻想拍低,這個樣子、這個地方,一些事、動作、物件,就會想用菲林的質感作記錄。」

她帶了一部可重用菲林傻瓜機,興奮地分享:「超級低B(輕巧像玩具)但好好用,鏡頭也很銳利。最近試了Portra 160(菲林),陽光下靚到不得了!」以數碼拍攝會不自控地拍下海量照片,她去年試着把節奏變慢,以菲林營造陳舊的氣氛,「那一刻跟誰在一起、在做什麼、那件事有什麼特別,翻看的時候便會記得那個感覺。」

「Don't go with the flow, be the flow.」

她也喜歡菲林的驚喜,總是抱著忐忑的心情打開數位檔案,「期待曬相出來、記起那個時間發生過些什麼事。有時自己都急不及待,好想快點影完一筒菲林去曬相。」

被攝與拍攝,她喜歡後者,隨感覺按下快門記錄身邊的人事物。早陣子,她帶了傻瓜機到泳池練水,「好開心!」她續說:「大家一開始都對鏡頭很敏感,即刻舉V,但他們一舉我就放下機了,等他們看不到我,又或是我舉機擺很久,擺到他們不再想理我時,我才捕捉他們最自然的一面。」自然,才是最珍貴。

「我喜歡邊走邊拍,好像一個朋友陪我一起看東西。」

鏡頭靠近 那些ABCD的樣子

表情A是自信,B是幽幽眼神,C是酷酷的「Chok」,D是迎合商業世界;卻沒有一項叫最自然。

唯有與朋友一起拍照時,她才不必刻意。「不用去『Chok』、擺一個很惡的樣,甚至皮膚要好靚、很有自信。」她坦言很習慣在鏡頭前擺出專業的理想模樣給大家看,「好識得亦好自然做到這件事,但那其實不是最自然的那個我。」

自然的她是什麼樣子?她沉思了一會,在腦海中搜索平日沒有人在意的答案,人們習慣以主觀鏡頭靠近窺探,ABCD以外的模樣大概沒人真正在乎。

嗯⋯⋯可以不用說話就不會說話,外向型的內向的人。

她笑言不太多人接受到她是個愛靜的人,因着運動員身分而被標籤着好動,「大家一想起我便是『動』,找我也是做一些動的事,朋友氛圍都是熱情開心,不是說我不是這樣的人,只是在其餘時間可以選擇時,就會想靜下來。」

她笑言喜歡「唔做嘢」的感覺,什麼都不用做,只是安靜的放空,一班好朋友聚在一起也不一定要「Bilibala」說個不停,她最愛的狀態是「大家坐埋一齊唔講嘢」。

人魚公主的故事還未結束,由香港女飛魚到被中外傳媒冠以最美持旗手,好奇水底世界以外不一樣風景的她,不平凡的經歷與漂亮臉蛋也掀起了人們的好奇,捕光捉影,試圖透過第三身的眸光想看透她一點什麼。自此她躍入水中時,多了一點點雜念,游泳,好像已變得不那麼純粹。雖然,她最後還是達到了等待8年的奧運A標,直接取得去東京的入場券。

無論接受不接受,人可以有多重身分、也自然有很多個不同樣貌。

游水 不只是游水

「大家覺得運動員游水就只是游水,或專注於運動就夠,但要出到一個成績,其實很多方面都需要做得好。」她語帶無奈地指,「很多方面」,不只是平時落水練習、負重訓練做得好、飲食做得好這些基本功,情緒管理、身邊發生的事、周遭朋友,全部都會有影響。

捕光捉影,人們試圖透過第三身的眸光想看透她一點什麼。

「因為你是帶住這些東西落水,所以一切的東西都扔落去做這件事時,你要Make Sure(肯定)我落水時,我個身、我個腦全部都是在那個位置準備去做這件事。」她續道:「就會衍生到⋯⋯一切外界都會影響到。」然後,她又落入沉思。

該怎麼表達呢?連要寫下來的我也都糾結,何況是當事人。「人魚公主」當然也知道與女巫交易的代價,投身到商業的演藝世界,就像把底片抽出拿去沖洗的心情,彼時,她對未知充滿期待與希望,懵懵懂懂的說,盼走進演藝圈,能讓大眾更關注運動員,卻沒想過「這個回力鏢以另一方式回來」,悄悄帶走了游泳的純粹。

大家都喜歡說『食得鹹魚抵得渴』,其實我真的抵不得渴⋯⋯

關於窺探⋯⋯

由體育版到娛樂版,再被「狗仔隊」偷拍,大眾由探究她的臉蛋到窺探她的身世與感情生活。除了她本人,身邊的人和事也被映入大眾眼簾。「好好哋做運動員啦」、「出得鏡就預咗」,刺耳的說話似是有理,是當事人自找苦吃吧。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私生活被窺探變成了「預咗」的事?

「大家都喜歡說『食得鹹魚抵得渴』,要承受帶來的影響,不應該埋怨和不開心。不然就什麼都不要,專心做運動員。」她淡淡的訴說:「所以我其實不抵得渴……不夠叻吧。」事無大小被放大被審判是很痛,但最痛的,其實是那似是大條道理的7個字。

表情E:一個人的自在

閉一隻眼不看不想看的、不看醜陋的,睜一隻眼看大千世界、專挑美好的景像來看,躲在觀景窗後確實愉快。被攝體歐鎧淳不抵得渴,敵不過那「七字真言」,唯以E表情面對,最近她不時在社交網絡更新訓練的點滴,人魚公主翻閱故事的手划在水中,她說現在單身、一個人的狀態最自在舒服,在水中,一個人,純粹、專注。

啊,她其實並不是只有一個人,還有在她Instagram曝光率很高的教練「張教」。

當下,她享受在最自如的水中,最自在的狀態。

【物之話】與香港運動員,不聊體育;聊一件東西,說真實的他們:

物之話・曹星如|他的青春任天堂 陪伴是最浪漫的告白

物之話・李卓耀|一針一世把信念刺進身體裏 做自己有什麼好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