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直擊︱石偉雄無緣決賽 那傷痕纍纍的肩上 一直肩負厚望

撰文:高詩琦
出版:更新:

石偉雄在東京奧運男子體操資格賽無緣跳馬頭8,未晉決賽。
大家都期望「跳馬王子」在奧運體操賽事創歷史,李世光跳、世上最難、獎牌希望,他那傷痕纍纍的肩上,從來都肩負着無數厚望。
但他不怕。
看着濺在杯子旁的水滴,石偉雄皺了皺眉,「跳了李世光兩個動作後,我就無法接受低級失誤」。
但今天資格賽,他就是失誤了。
從2012倫敦走到2021年東京,他感受過一沉百踩,享受過亞運金牌,還有什麼要怕的?
01體育記者高詩琦東京直擊

石偉雄第二跳的「李世光2」,這樣完結。(高詩琦攝)

下午賽事排第一位出場的石偉雄(石仔),第一跳即施展難度分達到最高6.0的「李世光」跳,儘管落地稍稍不穩,但這一跳得到14.716分。

第二跳他以難度同樣為6.0的「李世光2」出戰,可惜踏跳板後騰空高度不足,轉體後時間不夠,落地時要以手撐地保持平衡。這一跳,他得到13.833分。

完成兩跳後,得到14.274分。最終無緣前8,只列決賽第二後備,基本無緣晉級。

不完美落地,但石偉雄盡力了,無悔。(高詩琦攝)

跳馬只需8秒,「石仔」人生第二個奧運,沒夠20秒就完了。我想起9年前的倫敦奧運,那年他21歲,首戰奧運,在資格賽以坐倒地上作結。當時他呆了半响,撐起身體、反射性地展開雙臂示意動作結束,那一坐,狠狠擊碎他的自信。

賽後在全港直播的賽後訪問裏,他哭得鼻子紅紅。之後半年,他痛恨訓練、痛恨跳馬、痛恨每天叫他做Loser(失敗者)的教練Sergiy。

痛恨自己。

教練Sergiy,喜以激將法激勵石偉雄。(高詩琦攝)

今天說起倫奧那一摔,他淡然地笑,「一齊睇返囉,驚咩」。9年前,他花了半年才鼓起勇氣重溫片段,然後豁然開朗。

「倫敦奧運『衰咗』,『瘀到想搵窿捐』。直至大半年後的全運會,我終於從那個『窿』走出來,Sergiy也不再叫我做Loser。他的激將法,一直很有用。」

跳馬,只需8秒。(高詩琦攝)

2014年,仁川亞運,一面無人預料過的跳馬金牌,那年頭中文媒體仍愛「食字」,紛以「石破天驚」作標題;

2016年,奧運前不久,他右肩勞損,筋腱斷開2厘米,硬着頭皮爭取資格最終無果,資格賽後筋腱更斷開至4厘米,終因手術而休戰至2017年8月;

2018年,雅加達亞運,賽前兩個月肩傷才剛剛康復,而且一時間轉了教練,概念大變,怎練都跳不好,但為了保住體操項目的體院資助,他必需有獎牌,以剛康復的肩真正「肩負」全隊人的命運。偏偏諸事不順,去到賽場,竟「一下子啪返正所有嘢」,蟬聯金牌。

從2012到2018,過山車般的7年過去,曾單單因取得奧運資格便狂喜、想以表現搏人注目、「想出名」的他,今天只拋下一句「做人就係咁」,這份淡然不僅是隨年月而來的成熟,更是在2012的失意與2014的驚喜相冲、化成的燦爛花火消逝一刻而感悟:「不能太陶醉於煙花爆發那一刻,因為爆完就剩下煙,望住啲煙……」他雙手作勢模彷縷縷輕煙,煙由濃轉淡,恰如其心境。

9年間,石偉雄經歷了高低起跌。(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然而花火所求的仍是一刻璀燦,關鍵是如何煉出最精良成份,點燃後可升得最高、綻放得最耀眼,他終意識到:「有危,才有機」。

所謂的「危」,在於一旦出現些微誤差的龐大後果。我問:「對於李世光,你最怕的是什麼?」

「有冇睇彭于晏?《激戰》。」石偉雄拍了拍頭頂。

出現在腦海中,是彭于晏飾演的林思齊,在MMA比賽間遭對手施「過橋摔」—頭下腳上攔腰抱起,頭頂重重轟落地板,頸骨「咔」的一聲。想着,不禁打了個哆嗦。

「而家,我也怕死。」

偏偏2018年亞運後,石偉雄即使傷癒不久,不僅決心練「李世光」,還加入「李世光2(Ri Se Kwang 2)」,兩套動作均是以已退役朝鮮選手李世光命名,現存於體操Code of Points跳馬動作中,其中兩套達最高難度分(D Score)6.0的動作,會在比賽中選用這動作的運動員,全球不出5、6人。

李世光跳,失敗的話,說的不止是輸掉比賽,是輸掉性命。(高詩琦攝)

石偉雄首次公開向傳媒談「李世光(Ri Se Kwang)」是2018年亞運後。其實他早在2015年已開始練習這套動作,曾想以此作2016年奧運的武器,但最終陣前受傷,連資格都拿不到。不過若當時能去里約,就必然會跳李世光嗎?即使有教練Sergiy支持,他自知修行未夠,更重要的是他很怕,「我一直不肯走那一步,一開始是我不肯、我驚」。

14歲時出戰全國青年賽,他狠狠摔落,幸好頸椎未有骨折,但第六、七節椎骨移位,令背上留下一道手術疤痕。

從提升爆發力和衝刺速度開始、再將李世光各動作分拆練習,慢慢組合成完整的一跳,經年累月;即使練成了,如何保持已有的速度、爆發力、技術,再將三者完美配合,是更大學問,更何況跳一次李世光,講求的體能難以想像。

石仔說,跳出完整落地的李世光,每天只能以兩次為限,再多的話,「第二日就『收隊』了」。每日僅兩次,卻是聚沙成塔,2018亞運後到現在3年間,他已完整跳了過千次李世光。2019年世界錦標賽,他再跳同一動作,未料落地失敗,頸部受傷,幸只需做物理治療便痊癒,但亦反映了跳馬有多危險,跳李世光,更是玩命。

石偉雄曾經在李世光跳失手。(美聯社)

不做一件事,藉口五花百門;決心去做,則只需行動。「最後就覺得,還是博一博吧,我不知道我的生涯還有多久,就搏埋佢吧,跳到一年就一年、兩年就兩年、三年就三年,仲有咩要諗先得㗎?」

對,仲有咩要諗?暫列跳馬決賽第二後備,即使最終無緣,自己的第二個奧運真要完結了,他也對得起自己。

石偉雄的努力終不會白費。(路透社)

【香港隊已獲得的東京奧運資格】(按圖放大)

+40

▶▶▶十個搜尋器關鍵字 看你必需知道的奧運十件事

▶▶▶頂級明星逐個捉 今屆不能錯過的沙場老將

數據分析公司Gracenote預測今屆奧運獎牌榜,按圖即睇前30名國家:

+25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