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直擊|蔡俊彥上了「突然奧運」一課 振作從承認不安開始

撰文:楊宇翹
出版:更新:

東京奧運劍擊館,百感交集。
有張家朗奪金的振奮、有女重接二連三道歉的失望、有「大師兄」張小倫對劍擊的一種感慨,也有蔡俊彥在男花以第7名告別東京之旅後,承認脆弱的坦白。
「很多人關注和支持,感覺很正;但愈多人加油,就愈去想,打得不好別人會怎樣看待?」
面對突如其來的愛戴,蔡俊彥未能自處,支持因而變了壓力。
他續道:「對俄羅斯的落敗,責任在我;個人或是團體賽,我也很難過。」
01體育記者 高詩琦﹑楊宇翹 東京直擊

▶▶▶緊貼2020東京奧運 終極追星懶人包

面對脆弱,人類有不同是應對方法。

有的避而不談,也有自圓其說,更有麻痺了就若無其事。

但蔡俊彥,選擇坦白承認不安的存在。

蔡俊彥選擇坦白承認不安的存在。(高詩琦攝)

港隊男花憾負俄羅斯 跌入名次賽 吳諾弘表現亮眼

男子花劍第7名完成團體賽事,今屆港隊在奧運的劍擊賽事正式畫上句號。蔡俊彥首個奧運以個人16強、團體第7總結,他難以「收貨」。

「差,打得差。」沒有委婉修飾,蔡俊彥說着。

「原因有好多好多,詳盡講要半小時,但奧運與其他大賽很不同,是另一種壓力,個人或是團體賽,我也很難過。」

男子花劍第7名完成團體賽事。(高詩琦攝)

特別在今天8強賽事,蔡俊彥很手緊。隊友發揮穩定,吳諾弘展現「X-Factor」本能,教練Gregory調動得宜,他認為落敗的一切一切,歸咎自己。「要追分的追分,要守分的守分,吳諾弘超水準,教練調動的膽色,而我呢?我盡力,但發揮不到應有的水準,對俄羅斯的落敗,責任在我。」

+4

奧運與其他大賽很不同,當中除了包含對4年(5年)努力的審視,「突然奧運」的關注也在社交媒體蓬勃的年代,幾何級遞增。一個like一個支持,愛戴熱度有如能量化,要在這世代面對別人的期盼,似乎變了一套未有答案的學問。

「想他們繼續關注,但我未懂得處理」,昨晚凌晨仍在瀏覽社交媒體的蔡俊彥表示,愈多支持愈感動,惟感覺愈溫暖,內心愈複雜。「我打得不好,別人會怎樣看待呢?」蔡俊彥坦言着眼點錯了,因而今屆奧運上了一課。

「我打得不好,別人會怎樣看待呢?」(高詩琦攝)
外界對劍擊隊的關注,確實愈來愈大。(高詩琦攝)

如何在社交媒體活得健康又精彩?蔡俊彥直言此刻無從稽考,但寄望三年內能找出答案:「外界對我們劍擊隊的關注只會愈來愈大,我要在未來三年學習這些事,處理好當中問題;希望帶着今次的遺憾,然後在巴黎奧運發揮表現出來。」

外界對劍擊隊的關注,確實愈來愈大。香港體育學院董事局主席林大輝昨日(31日)接受電台節目訪問時指出,體院正研究在新大樓中增加全新的劍擊館。有份以金牌成就此決定的張家朗則指,歡迎新劍擊館興建:「劍擊館很熱鬧,3個劍種男女隊各4人,出隊的已24人,還有其他全職運動員加青年軍,所以欣喜看到新劍擊館的決定。」

承認、面對,才能停止脆弱的循環。(高詩琦攝)

面對泛濫式支持,內心如何找到平衡?

蔡俊彥仍在揣摩,但至少此刻,他朝向對的方向。

承認、面對,才能停止脆弱的循環。

【港隊8強憾負俄羅斯】

+2
+5

【重溫張家朗奪劍擊首金】

+10

奪奧運金牌後15小時的張家朗:

+3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