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餘熱|石偉雄VS盧善琳:兩種身份 運動員心態卻從未變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香港運動員之所以深得大眾支持,除了因為是代表着香港人,也因他們為專項傾注畢生心血和青春。
出戰過2012倫敦奧運和2021東京奧運的體操「跳馬王子」石偉雄,以及征戰過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的退役滑浪風帆運動員盧善琳也一樣,他們盡力過,無悔每一場比賽,和每一個身為運動員的四年。
一次訪問,我們來聽聽石偉雄和盧善琳的不同。

石偉雄——兩次奧運兩次失手 自處卻如此不一樣

石偉雄。(余俊亮攝)

石偉雄(石仔)剛完成人生第二次奧運回到香港,雖然他在東京的遭遇和首戰奧運時一樣,因失手而無緣決賽,但過後的心情,卻較9年前調整得好上許多,「好多高低起跌,不開心一定有,但今次積極(的心情)多一點。」

夾在兩戰奧運的悲苦間,正是石仔口中的高低起跌:2014年,仁川亞運,一面無人預料過的跳馬金牌;2016年,右肩勞損,筋腱斷開2厘米,硬着頭皮爭取資格最終無果;2018年,雅加達亞運,賽前兩個月肩傷才剛好,加上轉換教練的過渡期,難關交錯,怎練都跳不好,竟又蟬聯金牌。

東京奧運直擊︱石偉雄無緣決賽 那傷痕纍纍的肩上 一直肩負厚望

連看比賽影片也要蘊釀半年的石仔,今次豁達了許多。(余俊亮攝)

今次東奧一跌,他自知有機會發生,但他更相信有機會成功:「我知道這個動作是有風險的,我跳得就有心理準備接受。」準備了大半年,全力主攻難度分達到最高6.0的「李世光」跳和「李世光2」,他輕輕帶過:「有時是運。」

9年前,以坐倒地上作結,成為教練口中的「Loser」,就連看比賽影片也要蘊釀半年。「有趣的是,今次還未有playback(比賽錄影)可以看,以前都很快就有;如果現在有(影片),我隨時都(有心理準備)可以看。」石仔坦言,以前會覺得失手是失敗,但現在失手後,自知要做的是好好檢討,才能促成下一次完美落地。「今屆奧運(距上一屆)5年,下屆(巴黎奧運)則只是3年後的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下年是亞運,之後就又是奧運資格賽,所以要積極準備下一屆。」石仔說。

以前會覺得失手是失敗,但現在失手後,自知要做的是好好檢討,才能促成下一次完美落地。(余俊亮攝)

終於回到香港,可以暫時放下壓力喘喘氣,「回來第一件事最想做甚麼?」記者問。石仔笑說:「休息。」過去一年、半年都處於一個高壓和高強度的訓練中,完成奧運終能休息片刻:「不過也不能毫無壓力的睡覺,因為集訓、比賽又來了。」

石偉雄走過高低起跌,獲得的除了是再一次的奧運機會,更是一個大膽面對失手,能在哪跌倒哪裡起身的自己,這就是運動員的堅強。

回顧石偉雄的東京奧運之旅:

東京奧運|跳馬王子石偉雄的必殺技 「李世光跳」以性命作賭注

東京奧運|跳馬王子石偉雄閉關備戰 放下9年成就由零出發

盧善琳——稱號加上了退役二字 執着卻從來未變

由7歲開始人生都圍繞滑浪風帆,今年29歲的她,暫時放下「主項」找尋其他可能。(余俊亮攝)

為港出戰過2016年里約奧運女子滑浪風帆的盧善琳(Sonia),在退役後曾任學校推廣主任,現於香港排球總會工作,「很多人好奇我為甚麼不回滑浪風帆相關的行業,我會說想暫先跳出框框,感受一下運動員外的人生。」

由7歲開始人生都圍繞滑浪風帆,今年29歲的她,暫時放下「主項」找尋其他可能。運動員生涯,全程只需要專心做好一件事;但退役後一切都不一樣,「運動員一定會有執着,以前就算和教練意見不同,我們都會想辦法達成共識,但出來工作就不一樣⋯⋯你懂的」大家都懂,做打工仔,有時候必須要妥協。

Sonia自言雖可跳出運動員框框,卻不能沒有運動。(余俊亮攝)

不過除了學習社會遊戲規則,放下風帆、遠離訓練、丟掉飲食控制的初期,Sonia笑說人生出現明顯的「巨」變,「當時胖了許多,我現在50多公斤,當時(體重)超過60(公斤)。」這對她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Sonia自言雖可跳出運動員框框,卻不能沒有運動,「現在周末都會去玩下帆、健身,你看我還能保持膚色。」Sonia減肥成功後,仍能穿上緊身衣拍攝風帆硬照,她笑說:「做體育相關行業,也不能太走樣。」退役了卻還是沒放下風帆、不再是運動員卻還是對體格有要求,盧善琳從未放下運動員的執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