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俄羅斯站|雨後排位賽預示新生代上位? 咸美頓犯錯無地自容

撰文:高詩琦
出版:更新:

今季一級方程式格蘭披治世界錦標賽(F1)是近年少見的緊湊,不單兩大車手咸美頓(Lewis Hamilton)和韋斯達賓(Max Verstappen)爭冠極有火花,連中游位置的爭奪戰、新生代車手的急速冒起也令人眼前一亮。
周六(25日)俄羅斯站排位賽,一場大雨過後,情況劇變的賽道仿如最佳測試:經驗是否代表一切?新生代能否打破舊勢力?車隊和車手之間的合作和互信,也顯露無遺。

今站俄羅斯站,賽會事先張揚周六會下起大雨,預告排位賽或有機會推遲到周日正賽前,猶幸大雨雖令F2的衝刺賽第1回合及F1的自由練習3(FP3)都延期及取消,但排位賽開始前及時停雨,能順利開賽。由於紅牛車隊預期在這賽道難跟平治車隊競爭,早已安排韋斯達賓的戰車在周五換上全新波箱及引擎,篤定從尾位起步;法拉利的陸克萊(Charles Leclerc)、威廉士車隊的拉迪菲(Nicholas Latifi)也有同樣安排。

紅牛車隊早已為韋斯達賓的戰車換上新引擎,因超出一季只可用3套引擎的限制,需按例受罰從最後一位起跑。(Getty Images)

賽道情況劇變考起車隊 「金牛」犯錯斷送好表現

排位賽第一回合(Q1),賽道仍然濕滑,全體戰車起用綠圈的「晴雨軚」,除篤定尾位起跑的韋斯達賓未有造時間外,沒什麼意料之外的賽果;但到第二回合(Q2)後半,賽道開始迅速變乾,到此出現第一位「犧牲者」——艾法托利車隊的加斯利(Pierre Gasly)。

加斯利今季表現出色,14次排位有11次排前6名,今周他與戰車在自由練習也展現極佳速度,到FP2單圈速度甚至只輸給兩部平治。Q2前半他仍排在三甲,惟賽道漸乾、對綠圈胎的損耗增加,他多次向車隊要求進站換軚卻遭拒絕;偏偏車隊為其隊友角田裕毅換新軚、其餘車隊亦紛紛換軚,最終加斯利因而未能造出更好時間,爆冷在Q2止步僅排第12位。儘管車隊完賽後立刻透過無線電向他道歉,坦承不讓他換軚「是個錯誤」,但加斯利仍氣得拒絕回答、更不斷拍打「希奴」和軚盤洩忿,片段成為車迷熱話。

加斯利Q2出局怒打戰車洩忿:

不過Q3出現的場面,大概會讓加斯利更為錯過空前機會而憤怒十倍;也反映車隊與車手的互信是如此關鍵。

羅素關鍵時刻賭贏 諾里斯再展光芒

Q3前半,一切如所料,平治兩將咸美頓和保達斯大部份時間都佔據前兩名,惟進入後半部份,賽道開始更乾,威廉士車隊的佐治羅素(George Russell)率先要求進站換上「光頭」的紅胎,希望趁其他車隊仍在用抓地力佳卻慢上許多的綠圈軚之際,做出更快時間;法拉利的辛斯和麥拿侖的諾里斯也立刻跟隨,其他車隊也紛紛反應。

已落實下季轉投平治的羅素,近期在雨戰排位賽屢有好表現,但到正賽速度則常輸蝕。(Getty Images)

最終證明羅素的決定正確無比。跑了兩圈成功讓輪軚進入工作溫度後,諾里斯和辛斯壓過兩部平治,搶走第1和第2位;羅素駕駛的威廉士戰車速度雖較輸蝕,但仍憑輪軚優勢排第3,已是他今季第2次在排位賽跑贏下季隊友咸美頓。

諾里斯上一站駕駛麥拿侖在正賽排第2位,今次更取得F1生涯首個頭位,表現毫無疑問是今季最佳車手之一,不過俄羅斯站素來不利於頭位起步車手,難怪他也苦笑:「索契是唯一我不想排頭位的賽道。」

諾里斯取得F1生涯首次頭位起步,惟由於起步後的長直路,俄羅斯站總是不利於頭位車手,自2014年於索契賽道作賽6屆以來,僅得2次由頭位車手奪冠。(Getty Images)
辛斯為法拉利取得第2起步位置。(Getty Images)

平治方面雖也換上紅軚,卻只能以「一團糟」形容——保達斯順利換軚,但今季平治戰車的老問題是暖軚極慢,最終未能趕及讓紅軚進入工作溫度,無法改善時間,排第7收場;咸美頓更是自製災難,先在最後幾分鐘進入維修站通道時「自炒」撞壞頭翼,結果花上不少時間換翼、也阻礙了隊友保達斯出站,最終咸美頓換好所有部件趕急地返回賽道時,大概因為輪軚太冷根本無抓地力,他不斷打滑、最終車尾撞牆,排位賽也第4名收場。

咸美頓今季14戰過後只得4站奪冠,與過去的統治力相比大為失色。(Getty Images)

咸美頓賽後也坦承一切是自己的責任:「很對不起車隊的每一位,無人會預期一位世界冠軍車手會交出這樣的表現。但一切已然發生,我會在正賽盡力去補救。」紅牛唯一一位進入前10起跑的車手佩雷斯,最終在與比賽工程師溝通的失誤、和在換軚後暖軚時犯錯之下,最終排位第9起步,以他近期的表現也許已不特別讓人失望。

F1圖輯:賽車界「時尚教主」咸美頓的造型,偶爾讓人很驚訝(按圖觀看)

+1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