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謝德謙】打四份工的鋼門 守住現在開拓未來

一齊體驗謝德謙的日與夜。(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足球員除了練波和比賽,還有什麼生活?

有人會自發健身,亦有人兼任教練,但如冠忠南區門將謝德謙一人分身多職卻十分罕有,更難得的是今季他工作愈多,表現卻愈穩定,更打破了前東方名將希福特保持的頂級聯賽827分鐘不失球紀錄。

到底謝德謙一天又可以開多少份工?

攝影:葉家豪

謝德謙口才好,平時興趣又多,當主持亦難不了他。

+6
+5
+4

港超聯賽 冠忠南區 Vs 理文流浪

今午2:30 香港仔運動場 票價:$80、$30

日睡4小時 與教練有商有量

晚上11時,now直播香港隊出征黎巴嫩的亞洲盃外圍賽,未有入選港隊的謝德謙擔任評述,收工回家已是凌晨1時半,翌日下午兩時又到柴灣為ViuTV拍攝《體育係》節目,6時半又趕回香港仔練波3小時,以為他已經夠忙碌?「其實我還負責冠忠南區的Marketing工作,最近自己亦開了管理公司。」一天24小時,對謝德謙而言實在太短。

「有時可以睡6小時,但很多時都只睡得4小時,例如星期日我比賽後會到電視台評述西甲至凌晨,試過翌日早上又要練波,的確幾忙。」全職足球員身兼四職,又有沒有和球會申報?「當然有,球會會長黃良柏和教練鄭兆聰(Ricky)都很支持我,我亦有和Ricky都有商量過自己如何分配時間,比賽前兩天是不用開工。始終Ricky球員生涯尾聲時都是邊踢波、邊兼職,他都很支持我去做。」

當日謝德謙兩點回到電視台,預備節目和化妝至4點才正式錄影。

工作講際遇 老婆幫手做功課

一切都由2015年轉會南區開始,當時冠忠巴士與南區合作推出「職業足球員退休保障計劃」,謝德謙自覺在香港當足球員生涯甚短,特別是2014年結婚後,希望盡早為自己打算:「我見冠忠這麼大間公司,老闆黃先生又給予機會,不如試試任職行政及市場推廣的工作,之前的球員進修計劃、球會健身甚至是球員剪髮等都由我安排;今季開始在南港島線通車後,我亦構思了一段主場的交通宣傳短片。」這些工作都可和球會協調,但外面電視台的工作便要靠自己。

「now電視台想找一些『紅褲子』講波,他們見我多嘴便邀請我試試。一開始時我講得不好,因為我記性很差,唯有每次評述前都做很多功課,全賴我老婆是個足球狂迷。你看見我講波時有很多筆記,其實有一半是我老婆上西班牙《馬卡報》為我蒐集資料。」今季開始主持的《體育係》節目,又是多年朋友Keyman介紹下獲參與機會。「踢波最大好處是識得人多,見的事會比較多。現在我自己亦開了一間管理公司,幫香港柔道代表隊找贊助制服及裝備,未來會較多時間專注體育管理發展。」

電視台工作和球會完全不同,講波和主持又是兩回事,謝德謙每次都要做足功課,有時亦要為節目內容出主意。

我盡了球員的責任,同時要為自己的將來負責。
謝德謙

注重飲食保持佳態 破香港不失球紀錄

如此多「副業」,很難相信謝德謙剛於上周(4月1日)打破前東方門將希福特於1993年創下827分鐘不失球紀錄,成為香港頂級聯賽最長時間不失球的守門員,他笑言「返這麼多份工,自然不可以犯錯」。當然這只是客套話,為了保持良好狀態,他特別注重控制體重,尤其節制飲食,即使練波前肚餓亦只會進食水果充飢。而且副業雖多,但他最終還是以足球行先,「我踢波十幾年,可以很自豪地說,自己沒試過遲到」;多年的專注,自然反映在表現上。

自古能者居之,這亦是謝德謙的想法:「既然我兼顧到,為什麼我不試試多方發展?在香港踢完波出路不多,很多人會轉型教練,同時有很多人會轉行,為什麼我又不給自己多幾個選擇?外國足球員比香港球員的練習時間長,可能每日會練6小時;但香港因場地問題,坦白講每天只練得個半至兩小時,我不想浪費時間。我星期一練完波便去電視台錄影,之後再去健身。我盡了球員的責任,同時要為自己的將來負責。」

晚上6時半,謝德謙又變回足球員練波。

由當年18歲出道職業足球員,到當時獲公民老闆貝鈞奇賞識立足港甲;由領着4000元月薪的後備到成為本地一線門將,謝德謙可謂見證香港足球的好與壞。「有次我和電視台導演閒話家常,才知道一個節目的老大月薪真的不算多,可能和我到港超球隊當一個後備門將差不多。」球員收入有改善,可惜尚未打動到球市及其形象。

「我也不清楚是否欠運,香港足球每隔一兩年便有些負面新聞出來,假波、老細撤資,很影響外界投資及球迷的心態。外面的人很少入場睇波,自然不會知道球圈的人有多努力,因為不少資訊都是由電視新聞那分半鐘給你什麼,你便接受什麼,但那分半鐘又可否代表香港足球的全部?」

我們南區的主場在香港仔,但一個月只在那裏練兩次波,康文署覺得這是公眾場地,為什麼要讓球隊練波,連學校book場都較容易。
謝德謙

負面批評對球員的直接影響不大,但球圈形象差了,入場人數和贊助又會減少,長遠對香港足球發展亦不好。身兼球會市場推廣工作的謝德謙自覺足總近年已有不少進步:「在宣傳上,足總的確花了很多心思,開會時我亦感到他們的熱誠,無奈他們人手略為不足。」但說到政策,便很難令人信服:「以每支球隊分配一個主場為例,我們南區的主場在香港仔,但一個月只在那裏練兩次波,康文署覺得這是公眾場地,為什麼要讓球隊練波,連學校book場都較容易。又以我在公民時主場是旺角場,但我們未曾在主場練過波,又算不算是主場?」

講波、主持再練波,要似謝德謙般工作的確辛苦。

有時上天早有注定,係你就是你,盡了力便可以,不必怨天尤人。
謝德謙

恨入香港隊 做後備也願意

像謝德謙般多才多藝,又有多份收入,在本地球圈屬少數,他便認為「踢波收入真的很不錯,但想有更好的回報便要懂得善用足球所帶給你的事」,人脈、際遇及能力缺一不可,要如謝德謙般每一樣都做得妥善便要花出12分努力,但現實亦有他無法觸得到的高牆:香港隊。

「我當然想入港隊,即使入了決選名單,沒法落場都已經值得高興。但很多事都講機會,我出道時香港隊正選門將是范俊業,後者退下來後,我卻又在公民失去了正選,機會落在葉鴻輝身上。有時上天早有注定,係你就係你,盡了力便可以,不必怨天尤人。」

有人說較差的門將會因一次挫折失去信心,好的卻會迅速抬起頭忘掉過去,謝德謙便是捉緊每個機會的好球員。

香港不只得葉鴻輝一個華人門將,還有真才實料的謝德謙。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