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造勢高歌《浪子回頭》 台灣政治人物點解爭唱「茄子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請你要體諒我/我酒量不好麥給我衝康。」韓國瑜9月8日在新北市三重幸福水漾公園舉辦造勢晚會,主辦方預估人數達到35萬,韓國瑜在造勢晚會現場選唱了台灣樂團茄子蛋的經典歌曲《浪子回頭》。

茄子蛋的歌曲近年成為政治人物的愛歌,6月29日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上,前台北縣長周錫瑋亦高歌一段《浪子回頭》,而同場的前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則同樣引用茄子蛋「浪子系列」的歌曲《浪流連》。在更早之前,《浪子回頭》也曾被改編成諷刺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的歌曲《憨智回頭》在網路上瘋傳。可以說茄子蛋的浪子系列歌曲從2018年九合一大選一路紅到2020總統大選。

韓國瑜週日在新北市的造勢晚會,據主辦方的資料顯示有35萬人到場支持,韓國瑜並再度高歌。(洪嘉徽/多維新聞)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中)8日晚間在新北市舉辦「2020新北出發」造勢活動,韓國瑜現場演唱樂團茄子蛋的歌曲「浪子回頭」,帶動全場氣氛。(中央社)

《浪子回頭》這首2017年發行的台語歌魅力可不只於此。因為細膩的描繪現實的殘忍無奈以及男生之間的友情,並用台語唱出特有的滄桑味道,因而引發許多共鳴,更在內地的短視頻平台「抖音」意外爆紅,在抖音同名話題被提及高達5億次,許多大陸網友表示「聽著聽著就哭了」,這首歌更被封為「閩南語神曲」,也順利打開茄子蛋在大陸的知名度,在大陸的巡演票常常搶購一空。

但這首歌為何能引發這麼多人共鳴? 並成為政治人物選唱的歌曲,或許歌詞裡真的是反映現實的殘忍和內心的苦悶,因此政治人物選唱被視為一種接地氣、苦民所苦的象徵。

「佇坎坷的路騎我兩光摩托車/橫豎我的人生甘哪狗屎/我沒錢沒某沒子甘哪一條命/朋友阿/逗陣來搏」
《浪子回頭》

茄子蛋的《浪子回頭》在兩岸享有高人氣,被譽為閩南語神曲。(截取自MV畫面)

周錫瑋:年輕人的人生像是狗屎

6月29日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政見發表會上,周錫瑋引述茄子蛋的《浪子回頭》的歌詞,說台灣年輕人覺得「人生像狗屎一樣」,因為沒有未來。周錫瑋在會上舉例,台南的年輕人月薪是新台幣2萬3000元(下同),但照顧一個小孩一個月就要2萬3000元。他也舉例說自己在30歲的時候一個月就有10萬元的薪水,是現在台南市年輕人的4倍。

而無獨有偶,前新台北市長朱立倫在同場發表會,則引述《浪子回頭》的第二部曲《浪流連》歌詞,他在政見會上提到,要讓「世代間成為知己」,他並表示,自己的兒子喜歡茄子蛋的《浪流連》,歌詞中的「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欲怎樣開花,少年家怎樣落地。」講的也是青年人的苦,他所做的,就是要為年輕人找未來。

茄子蛋的浪子系列共有三部曲,《浪子回頭》的第二部曲《浪流連》同樣廣受歡迎。(截取自MV畫面)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欲怎樣開花,少年家怎樣落地。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浪流連》

政治人物選擇貼近選民,能「苦民所苦」,也彰顯自己貼地。因此不難理解以「莫忘世上苦人多」為口號,吸納廣大「庶民」支持的韓國瑜會選用這首歌,而這首歌在兩岸青年間廣傳,引發廣大的共鳴,也彰顯兩岸青年都有的焦慮。

《浪子回頭》兩岸青年都苦的感情投射

2012年成立的《茄子蛋》是由四個大男生組成,成員有主唱兼鍵盤手阿斌(黃奇斌)、吉他手阿德(謝耀德)、阿任(蔡鎧任)以及日前已退團的鼓手小賴(賴俊廷),2017年發行首張專輯2017年發行首張專輯《卡通人物》,就獲得第29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獎與最佳新人獎的肯定。而走紅大陸的台灣獨立樂團,茄子蛋並非個案,這幾年台灣的獨立樂團在兩岸青年間都有高人氣,主要原因是捉住了兩岸年輕人苦悶的心情。

微信公眾號北方公園NorthPark在《三千台團上大陸》一文中,就寫道「一邊是掙扎之後的疲憊,一邊是無法掙扎的困窘,兩岸青年的情感出現了奇異的重合。不同地域、成長環境可能使創作者在意象的選擇上有所不同,而普世的情感卻是黏合兩岸青年的萬能膠。」,在文中並引用《浪子回頭》在抖音上的推薦語「大概聽懂這首歌也就明白何為人間疾苦了吧」,很好地闡釋茄子蛋的《浪子回頭》如何在兩岸青年間引起廣大共鳴和維持傳唱熱度。

而政治人物在選歌、唱歌以歌曲作為議題上,也反映出希望在選民眼中建立的形象以及傳達的意念。從2018到2020的台灣選舉,無法解決的關於年輕世代的「悶」,或許也是《浪子回頭》會一再被台灣政治人物提起並選唱的原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